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新鲜干货

传统行业该如何抉择,是拥抱电商还是壮大实体

2016年10月15日56

互联网从诞生的那天起就注定会给社会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从上个世纪末到现在,互联网在经济领域带来的变化每年呈几何倍数放大。近年来,“互联网+”的概念尤其火热,但凡一个项目与之沾边,凭一个PPT就能ABCDE轮几千万上亿的融资。资本的膨胀与互联网的浮躁一拍即合,再加之权力的骄纵,与互联网沾边的企业纵然盈亏未卜,但拿钱拿地也不在话下。

传统行业该如何抉择

电商崛起,巨头妥协

电商的崛起对传统行业无疑是巨大的挑战。互联网的便捷性和巨大信息量足以打破传统巨头们苦心经营的格局,将利益重新分配。零售巨头们渐渐发现苦日子来了,渠道商也渐渐失去了价值,就连生产商也需要重新审视这突如其来而又蓄谋已久的变化。

在电商影响相对较小的白酒行业,茅台、五粮液等旗舰企业一开始对电商是排斥的。去年的“双十一”,茅台下令封杀电商,但就在2016年8月初,贵州茅台集团与阿里巴巴签订《战略合作备忘录》正式牵手,恍如隔世。贵州茅台镇当地一些生产高端白酒的民营企业诸如邬坛坊等向来供不应求,以“酒好不怕巷子深”自居,如今也开始布局互联网。今年上半年,邬坛坊上线了定制酒平台,算是首次正式在互联网上亮相。这个隐藏在社会顶端人群的品牌以往一直从事高端白酒的定制,百姓甚至少有耳闻,但面对扑面而来的互联网经济,似乎也有些把持不住。

增长乏力,拐点初现

但近些时日,互联网经济逐渐开始略显疲态。依托互联网的小米从2015年开始业绩下滑,到2016年第一季度,出货量已经跌出了前五,下跌速度可谓惊人。与之不同的华为、vivo、oppo、金立等拥有大量实体店的国产厂商销量却在稳步上升。一些大型的餐饮类、零售类、服务类平台报表数字也非常不乐观。由此看来,茅台、邬坛坊等高端酒企拥抱电商的节奏点似乎踩得不太合拍。同样是酒企,做中低端的江小白似乎玩得更合拍。通过结合互联网文化,沉默多年的江津老白干销量倍增,这不由得让人感叹,互联网经济真的是“屌丝经济”。茅台、邬坛坊扑到电商上给人感觉就像一个穿着名牌西装戴着瑞士名表的哥们在路边摊排着队等着买臭豆腐,还老被人插队买不着。对于高端客户,似乎实体渠道更为有效。

成本不低,缘何低价?

在大多数人印象当中,网上买东西要比实体店便宜,这也是人们的购买习惯逐渐由实体店向电商倾斜的重要原因之一。曾经有专家对此做出解释:网店经营者不用承担店面租金、水电费,不用聘请服务员,不用装修,甚至税都不用交。成本低了,自然就便宜。还有人干脆说是少了中间商赚差价。情况真是这样的么?

电商最大的成本在于引流。以目前主流的电商平台某宝为例,首页上小图片称之为钻石展位,俗称钻展。大家可以搜素一下“钻展价格”,便会发现不少商家在这个小广告上每年会花去几百万。另外的直通车、推广等都是烧钱的利器。如果不使用这些推广工具,你会发现你的店铺浏览量几乎为零。

以上举例是在已经有巨大流量的成熟平台。若是商家打算自建一个平台,所花的广告推广费用不是几千万可以搞定的。动则上亿的费用只能用“烧钱”两个字形容。另外,经营电商所花的人力成本也要远远高于实体店。客服、物流、仓储、美工样样缺不了。大家可以搜索一下电商平台代运营的报价,把网店外包出去不但要付服务费,还要按销量提成10%-15%。如果年销量100万,每年费用至少20万以上了。当然广告费还得另算。

电商成本虽然高,但对于消费者确实是具有竞争力的。这就不得不说互联网的确解决了一个大问题,就是信息传递。在没有电商的时代,信息的不对称造成了消费者询价范围狭窄,信息量严重不够,然而互联网的好处就在于信息传递效率极高。以前我们花三五个月都跑不完的实体店,现在通过网络三五分钟就搞定,这样就使商家的价格竞争更加充分。实体经营者显然一时适应不了这样的节奏,一时间被打的措手不及。

疯狂烧钱,速获垄断

滴滴打车刚刚开始运作的时候,可谓是舍得血本。司机补贴,乘客补贴,让司机多赚了钱,让乘客免费打了车。当时出租车几乎每个司机驾驶台上都会为滴滴专门准备一台手机,滴滴这款软件也迅速地钻进了人们的手机里。但是大家刚刚习惯于用滴滴打车的时候,发现对出租车的补贴开始越来越少,渐渐没有了。这个时候发现滴滴专车出现在了客户端,抢走了出租车好多的生意,后来“滴滴打车”直接变为“滴滴出行”,覆盖出租车、专车、快车、顺风车、代驾及大巴等多领域。回想起来,补贴不是白给,是用来买走客户的。现在,出租车的经营状况大不如前了,专车司机得自己买车加油买保险干活再把收到的钱分给平台,乘客乘车也少有补贴。但滴滴出行一跃而上,成为了市值350亿美金的中国第五大互联网公司。

善用工具,紧抓核心

两年前互联网经济最鼎盛的时候,一群人开口就谈什么要做平台,要做闭环,就跟再早些年动辄就去承包个工程一样。好多做实业的企业经营者也都尝试着做平台。回想改革开放这些年,每当有新颖的东西出现,就有一大波人疯狂地去追随,第一波开商店,第二波开工厂,第三波包工程,第四波做电商、做平台等等,但能成为翘楚活得久的寥寥无几。

那些没有随大流,一直坚持做自己事情的企业,却一直走得非常稳健。这不得不提到贵州人和贵州企业。贵州历来是一个经济欠发达的地区,但盛产脚踏实地的企业家。贵州企业家任正非,低调而伟大,带领华为屡创佳绩,这个航母级的企业至今未上市圈钱。贵州企业老干妈真材料实料几十年,不贷款不玩金融不碰资本,一心只做辣椒酱,真心是风靡全球。贵州茅台酒在其他大酒厂搞投资搞房地产发展副业的时候,手握800亿现金趴在账上,曾一度被人笑话,但时至今日成了国内外价值投资的典范。同在贵州茅台镇的酒企邬坛坊一直为社会顶端阶层提供定制酒,在互联网上能搜到的信息却寥寥无几。

到目前看来,茅台、邬坛坊等高端酒企在互联网开始走下坡路时才开始发展电商渠道,实际上是在互联网最浮躁的几年维护好了最为核心的实体渠道和价格体系。大浪平息回归理性后,互联网这个工具也是一定要用的。

作为传统行业经营者,首先应该努力让自己的产品和服务优秀并且有实体去支撑。互联网只是一个信息传递工具,要用好,但要量力而行,产品和服务才是企业的核心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