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新鲜干货

“网红”死了?粉丝经济的“泡沫”将要挤破

2016年10月15日59吴文雄

真正笑到最后的“网红”企业,一定不是挣了多少钱,而是如何一辈子坚持自我。只有坚信这种理想,才能在泡沫状态下保持独立人格,保持独立思想,保持独立精神。

网红

粉丝经济是对传统经济是一种冲击,它从用户需求出发和用户互动,生产市场需要的产品,然而这种短时间的认同感只能提供起初的热度,不能提供持久的消费动力。各行各业都在讲“网红”,制造“网红”的平台也在加速消灭它们。在商业模式的更替下,粉丝经济只是一个空头支票,企业逞一时豪杰可以,但是靠“网红”成就不了英雄。要让粉丝经济得以持续,企业最重要的还是回归到过硬的综合实力上去。

“网红”死了只是时间问题

“网红”红了的时候,也是频临死亡的时刻。“网红”死了的时候,将是粉丝经济死了的时刻。“网红”泡沫的出现,从一个人到一个现象,最后成为一个产业,它的历史背景是整个互联网文化的走向正在分割,已经进入我们每个普通人的日常生活里。互联网的注意力正在迁徙,开放、自由、分享的不再是一家之言,而是百家争鸣。互联网文化从集体主义到网红手里,这种不受意识形态制约的迁徙,成为粉丝经济快速生长的很重要的基因。

但是,这种基因正在发生改变,首先改变的是圈子和社群。粉丝经济背后其实是一种社群的经济,背后其实是知识经济的很重要的一个载体。如果没有知识经济的话,就不会形成粉丝,也不会形成我们所谓的社群。而中国的现在整个时代,进入到互联网大时代里面,就已经是进入到一个新的知识经济的时代,所以这个土壤形成的。现在,活跃的社群正在消亡,微信里的群正在死去,再过几年之后,人们开始逃离社群。

其次,发生改变的地方在于为“网红”买单的企业。“网红”是一个桥梁的作用,对接用户和企业。“网红经济”的本质是粉丝和被关注者关系之上的经营性创收行为。网红以情绪资本为核心,靠维护社区营收,从消费者的情感出发,企业借力使力,达到为品牌与偶像增值情绪资本的目的。随着企业的改变,支撑网红的那座靠山倒了,网红更多是曝光量,没有形成商业模式的可持续性。

总之,“网红”只是一时的创业机会,“网红”不太可能作为一辈子的生意。这一批“网红”死了,只是时间问题。

“网红”模式死亡的顺序是什么?

“网红”是产品经济,也是人的经济。最近做自媒体内容的这些红人,通过视频或者文字的方式能够吸引大量粉丝,带来相应的广告的转化,甚至是商品的转化。这是产品经济的一个变种。但是,人终究会有疲惫和审美疲劳的时候。等那个临界点到了,网红就会走下坡路。消费者在改变,网红也被迫去适应这种改变,这是个淘汰的过程。

现在“网红”大量涌入,它的质量和粘性已经失去竞争力了。企业通过网红赚的钱已经不成正比,网红背后的所谓体现的创新特色也已经严重同质化,大量的粉丝已成为伪概念,大量用户的关注带来不了利润。过去这个是颠覆我们工业时代商品的运营规则的模式受到挑战,甚至正成为企业主眼里的频危物种。

从现在“网红经济”的现状来看,“网红”死了的顺序,最先死的是网红的包装机构,其次死的是网红自己,最后死的是网红平台以及那些批量制造网红的企业。这是按照生存能力来区别的,一个网红形成不了战斗力,几个网红抱团之后,生存能力加强了但是还达不到永生,最后倒掉的是那些所谓的网红批量制造平台。

“网红”死了,同时这带来一种历史契机。移动互联网的生态圈是包容的,允许网红模式活着,也允许其他变现手段,但不允许一个模式长期霸占人们的眼球。

向死而生“网红”距离资本市场有多远?

在死亡的危机感下,“网红”距离资本市场有多远?

这跟网红的商业模式有关,网红的商业模式有三种:第一种,以产品为导向,根据互联网人喜欢的方式制造产品。第二种,以内容为导向,不断为广告主生产软广。第三种,以人为导向,把自己个人转化为一种经济,一种商业模式。由知名IP推出了很多产品以及周边市场。如果一个企业不能在这三方面找到自己的一个核心的、未来的业务跳板的话,就很可能在互联网大潮下失去用户,进而失去生存的土壤。

另外,网红经济是短暂的,如何利用这股浪潮,你在风口踩对的情况下,能够真正的做大、做强,有很多的这些知名的IP可能因为自己运营的原因,过去有几千万粉丝的这种所谓的网络大V,甚至公知都可能没办法去持续的把这种影响力转化为购买力。那么你如何去在未来的这样一个发展过程中,持续的能够不断地去生产产品。不会因为一个个体的原因,或者因为一个个人的原因,最后出现一个商业的断档。

对于所有网红来说,想要短时间内增强一定要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通过金融的模式、通过股权融资众筹,或者债权融资各种模式,让你这样的一种所谓的粉丝经济和文化变成一个时代的商业模式,需要你有非常强的运营和管理能力,与资本的对接能力,与用户的勾连能力,还有对数据的获取采集以及后续的这种综合的运用能力。

这是一个所谓粉丝到一个达人,再到粉丝经济、再到一种真正的能够去持续的、有序经营的一个企业,你必须实现蜕变。完成不了这种蜕变,等待网红的就是死亡。所以,所有的“网红”都是向死而生的。

现在,我们还能看到很多以粉丝导向,最后建立自己一个所谓商业模式的企业。这些“网红”企业通过多种途径去与用户建立这样一个连接,通过产品与服务不断收集用户的信息,满足用户多元化的需求,痛点,最后每一年更新一次产品的速度,坚持活到现在。但是未来这套打法能笑到最后吗?我并不认可。

对于“网红”来说,你最先要搞清楚的是自己要实现什么价值?怎么对人民有利?你想靠几个产品活着,那样你的眼界太过短浅,你的未来被你走死了。你想靠软文来实现资本上的飞跃,上市对你而言有什么价值呢?真正笑到最后的“网红”企业,一定不是挣了多少钱,而是如何一辈子坚持自我。只有坚信这种理想,才能在泡沫状态下保持独立人格,保持独立思想,保持独立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