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人物观点

罗永浩:所有困难都能解决 我没那么悲壮

2016年03月20日72

罗永浩

罗永浩变得越来越安静,这让关心锤子科技的人有点担心。

这个喜欢穿着黑色衬衫背着双手在发布会舞台上来回踱步的微胖中年男人,是锤子科技最大的一个招牌、符号以及争议点,有关锤子的新闻,一大半来自他。

如果罗永浩变得安静了,那意味着锤子在市场上发出的声音、引发的关注也会相应减少。不过罗永浩似乎自有打算。

自2012年锤子科技正式成立到现在,罗永浩以及他所带领的锤子科技迎来了创业的第四个年头,从深陷争议的漩涡到产品获得认可,锤子科技已经可以在手机行业里立足,但似乎仍未取得他所期待中的成功。罗永浩选择改变。他开始变得沉默、收敛,不再一点就着。

他的工作方式也在发生转变。此前他的全部时间都花在管理工业设计、市场等公司大小事务上,但最近他把三分之一的时间用来招揽人才。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锤子科技陆续引进了多位高管。罗永浩曾说锤子是一家价值观驱动的公司,但现在他也乐见锤子建立各种流程。

春节前锤子科技从摩托罗拉大厦搬到了望京绿地中心,搬完家后,锤子科技破天荒的开了一次年会。罗永浩以前并不喜欢开年会,一是因为不喜欢一些年会常见的噱头,比如请女优助阵,二是不喜欢作为“领导”讲话,所以锤子科技从成立开始到去年从未开过年会。

“但是后来他们劝我试一试,说年会可以搞得不恶心,也不用那么花里胡哨。后来还挺高兴,所以我倒觉得以后应该经常搞一搞。”

外界只感受到了罗永浩的沉默,锤子科技内部则已经感受到了罗永浩的改变带给公司的影响:引进人才、完善团队、建立流程。

锤子科技不再是一家那么匪夷所思的公司。尽管罗永浩最初做手机的决定收获了铺天盖地的嘲笑——这些嘲笑直到现在也仍未消散——但历经各种风波和挫折,锤子科技仍然活着,团队在扩大、完善,他们甚至还租下了一整栋10层的大楼。

罗永浩依然忙碌得没有周末,但他看起来没有以前那么疲惫。

去年12月29日在国家会议中心发布完Smartisan T2后,他就极少在公开场合露面。产能问题似乎是紧箍在锤子科技头上的魔咒,就在Smartisan T2发布的前一天,锤子科技的代工厂中天信宣告停产。罗永浩告诉腾讯科技,切换代工厂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对春节前的产能有些影响,但是还好。

“其实中天信外面媒体都在传出事的时候,我们挪厂的事情已经在同时操办了,只是说原来扣在中天信的一些东西做了一半的,还有一些设备调试的,那些东西不能及时拿出来就会有问题,所以那时候挺焦虑的,现在问题不大。”

更重要的是,罗永浩请来了一位在制造业的大厂有过多年工作经验的COO。“他来了以后应该很快就会有一个本质的改观,因为他也带了一些他的老部下一起加盟。”

罗永浩在想些什么?锤子的下一步要怎么走?这波澜不断的四年又给罗永浩带去了哪些改变?在接受腾讯科技专访时,罗永浩聊到锤子、产能、产品线和Smartisan T2相关问题。

谈团队:“团队建设是我过去失职的地方”

腾讯科技:你们现在高管,合伙人级别的多吗?

罗永浩:合伙人级别的,到今年上半年能到八九个,差不多十个人,就是所有的关键岗位都齐了。

现在觉得招高级岗位的人,比如他要的薪资你是觉得很高,但是很多来了一个月,你发现他一个月干的事情已经值回他一年的薪水还有余。所以你常常发现找对了人是非常超值的,异常超值。

腾讯科技:从什么时候开始想到要慢慢把高管团队建立起来?

罗永浩:去年下半年,去年下半年有一阵特别忙的时候,我生病了,在办公室摆了一个行军床,会议室还躺床上开会,后来开了几天,有其他管理层提醒我说,这个给同事传递了非常不好的信号,你都病成这样还得上班,可见公司管理有多差。

他说完了我觉得很有道理,所以我就回家歇了几天,回来以后当然堆的事就更疲劳了,后来我一想,不管怎么抗拒和回避这件事,到了这个节骨眼必须解决了,因为公司当时已经600多人了,回避不了的问题。

后来我就抖擞精神,出去谈了一圈,尤其是跟手机圈以前的接触不多,后来出去一接触,发现效果非常好,因为他们之前不了解我,就知道是个说相声的,以前他们觉得我可能是想忽悠一把,捞一票走人,或者是个骗子。但是到T1出来的时候,他们拿了机器,行业里很多人对跟我接触还挺有兴趣的。

以前我从来不跟这个圈子的人打交道,最大的问题就是我有社交恐惧,后边转变了意识,就出去结交朋友,发现对脾气的人其实还挺多的。

腾讯科技:你们除了新来了COO,还来其他高管了吗?

罗永浩:最近来了BD副总裁,合伙人级别的马上就进来三四个,还有销售的老大,也是这个月入职。我们来了COO,在所有手机制造业大厂全都工作过,在这个圈子资源人脉都很厉害,他来了以后应该很快就会有一个本质的改观,因为他也带了一些他的老部下一起加盟。

腾讯科技:这几位新加入的同事都是您挖过来的吗?

罗永浩:当然,我现在三分之一左右的精力是用在挖人,这也是过去我失职的地方,因为企业的负责人,创始人应该至少用30%到50%的精力出去谈人,但是我以前有轻度的社交恐惧,所以就不愿意去,下意识地不去,当然我会理解成我在忙别的事,但是深层的心理还是去抗拒这个事。

但是后来意识到这个事绕不过去,包括我以前也讨厌见投资人,但是现在我也都克服的很好,就是一天见十波人没事,所以都是修炼。

谈产品:未来产品线会更全

腾讯科技:你们2015年到今年年初就两款产品,坚果和T2。但其实无论是PC的新产品,还有手机的新产品,都是随着处理器的速度逐渐地推出,你不觉得锤子这个速度太慢吗?

罗永浩:还好,苹果不就一年一个吗,他也没看什么处理器的速度。我们未来的计划是,比如说千元机更新迭代比较快,所以千元机我们可能六个月推一个,其他的还是十到十二个月推一次,只是说我们后面的产品线会比现在全一些。

现在就一个T系列是比较强调设计和工艺的,千元机是针对年轻人的,后面可能还有针对其他不同人群定位的,会做三到四个系列,而且每个系列之间能明显区隔开不同的需求和人群。

腾讯科技:其他公司这种产品线也大多是年轻人的一款,高端的一款,还有什么更细分的方向呢?

罗永浩:比如针对商务人群就是一个好的方向,你看现在厂商商务人群的,无非就是线条硬朗一些,就假定这是一个无趣的群体,这不跟骂人一样吗。

其实商务人群有软件上的定制需求,比如商务人群经常用电子邮件、日历、记事本、备忘录、通讯录,如果通过设计让这些软件的互通性更好、更顺畅,这样对他们来讲有一个切切实实的帮助。

所以我是觉得细分是能做出明显差异化的东西满足不同用户需求的。

说回我们研发慢,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你们问这些问题的时候可能不了解企业和企业的规模差异。

比如我举一个例子,我们的操作系统基本上是有口皆碑的,我们中间融资不顺畅的时候,来谈收购的行业巨头也都是盯着操作系统,但是外面无论是媒体还是其他公司可能不知道的事情是,中国只要能正经推手机产品的品牌厂商,做ROM的团队规模一般是500到700人之间,我们到今天不到200人,所以你知道很多时候事情比较困难或者比较慢是因为你发展过程中人力和财力缺乏导致的。

硬件也是,那些正经做手机的公司,除了山寨小厂,都是两到三款,甚至三到四款并行研发。可是对我们来讲,只有一支研发团队,所以上一个产品一delay,下一个也跟着delay,再下一个又跟着delay。

今年上半年我们会解决完整的两支团队,如果这样后边我们几款产品都是并行。

腾讯科技:从2014年年底到2015年上半年,您基本上属于闭关的状态?

罗永浩:2014年年底,就是锤子T1发完了公关危机那会儿,到8月份发坚果的时候,差不多,以后我也会这样,只不过我们可能到明年就两个月发一款。

谈发展:正在融资,将拓展海外市场

腾讯科技:感觉您对用户接受锤子手机的品牌定位很有信心?

罗永浩:当然是这样,这需要时间。我来举一个例子给你讲一下,这是最近我们一个投资人给我讲的,非常有道理。

我们把人群分成四个区块,没钱没文化、有钱没文化、有钱有文化、没钱有文化。

你去看苹果的成功轨迹,苹果今天是最成功的大众品牌,但是它的发展过程最开始打动的是没钱有文化的群体,当然这个不是绝对的没钱,差不多是中产阶级。

这个群体一旦搞定,他就能影响到有钱有文化的群体,然后影响到土豪,最后没钱没文化的群体通过买一个iPhone,显示自己是有社会地位的人,所以就跟着过去消费了,所以在美国像苹果这一类的品牌都是这么一个发展轨迹。

我们实际上也在做一样的事情,因为我们的用户人群跟苹果是高度重合的。

但是投资人提醒我一点,他说中国的发展现状这个群体(没钱有文化)的号召力是比较弱的。他就提醒我如果走这么一个轨迹,在国内会比在美国难,因此建议我们把海外发展早早纳入议事日程。

腾讯科技:海外发展说的是日本吗?

罗永浩:我们肯定是美国、欧洲、日本,不是印度、巴基斯坦这些。

腾讯科技:你的投资人提醒你去海外发展,会比照中国的这些手机公司吗?

罗永浩:其实是没有太多的可比性,智能手机行业我们笼统地会说它是一个红海,竞争非常恶性,非常激烈,但我们自己不这么看。

你现在看智能手机行业里最成功的两个品牌,一个是苹果,一个是三星,从初期人群来看,苹果是偏文科、感性的,三星是偏理科、理性的。

我们有时候被认为是参与一个红海竞争,我不同意这个观点,原因就是去往三星这条道上挤满了全世界所有的手机厂商,几乎一个不落。但是往苹果这条路上去,我觉得全世界就我们一家,我们T1的用户39%来自于苹果,赛诺老觉得这个数据不可信,最后他们测也是一个样子。

腾讯科技:我看今年有一个预测,说中国市场增长会停滞或者会非常低。

罗永浩:对我们是重大利好消息。

腾讯科技:对,我看你的微博上说也是重大利好消息,现在也这么看吗?

罗永浩:当然,因为你看这两年出风头的全是以超低的价格去高速增长的市场上赚取新用户的,所以如果新用户一直增加,这个势头会被一直证明有效,这样虽然不赚钱,但能不断地融资、扩大规模,这对我们这种企业来讲肯定是坏消息,我们还是做好产品的企业。

但是现在这个(趋势)一停,下一步换机的人肯定想买更好的手机,迫使整个行业必须往更好的产品和差异化这个方向去,所以浮躁喧嚣的东西会告一段落,这对我们肯定是重大利好消息。

腾讯科技:融资大概多长时间会考虑?

罗永浩:融资正在谈,这一轮也快结束了。

谈人生:“我不觉得有什么问题是解决不了的”

腾讯科技:有没有什么是你之前深信不疑,现在深表怀疑的东西?

罗永浩:基本没有,我这三年半里面有一些东西,原来我高估了它的作用,现在发现它依然是很管用的,只是说没有我估计的那么高。

但更大的当然还是有一些这样的想法,比如公关,我最初认为企业只要不做什么缺德的事,公关是不需要的,当然后来看了很多案例,知道公关是企业的必修课,不管你做没做错事,不管你做没做坏事,它都是必修的。

还有就是有时候会产生困惑,如果一个人有彻底的道德洁癖,也没有可能运作企业?你作为一个个人是没问题的,但是你要做一个企业,如果你有彻底的道德洁癖,有些事情还是挺让人困惑的。

腾讯科技:你觉得你做企业的这几年遇到过中年危机吗?

罗永浩:这个就是我想说的,中年心理危机一定是闲出来的,姜文就说解决中年心理危机的办法特别简单,生个孩子。所以对我来讲,从早忙的跟狗似的,根本就没时间想,就没有中年心理危机。

腾讯科技:西西弗斯的神话,经常会被认为是人生价值和意义的隐喻,你会赞同或者有过这种想法吗?

罗永浩:不会,但是我们聊市场的时候倒是讲过,这些和堂吉诃德这些东西都是特别适合用来讲品牌故事用的,就是你讲一个这样精神的东西,但是实际上我并没有这个感觉,因为我觉得所有困难都是能解决的,所以没那么悲壮。如果你有一天在我们的宣传材料里看到用了类似的,那一定是策略性的,不是真那么想,我不觉得有什么问题是解决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