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人物观点

王小川:To B 比“互联网+”更难做

2016年05月17日54

王小川

5月17日消息,搜狗CEO王小川日前在北京“第二届中国与全球化圆桌论坛”上分享了对于中国互联网发展的看法。他表示,To B 比“互联网+”更难做。

王小川认为,今天我们看到的情况还不是这样,对消费者的为什么发展起来了,ToB的没有发展起来?我们应该来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我认为ToC现在发展的非常好,尤其在中国这样得天独厚的环境里,ToC对消费者免费,这样可以吸引大家。ToB怎么做?是免费吗?经济形态是不一样的。所以我觉得互联网+离互联网企业并不比离传统企业更近,这不是说我们已有经验再往前迈一步的东西,而是一个新的东西,我们的经验并没有涵盖它。

以下为王小川分享整理:

大家好,我确实是从技术开始的,误打误撞到互联网行业。1999年互联网一下起来了,很多学生以兼职打工的方式做互联网,做管理,做公司,所以没有互联网机会的话,我可能就到微软研究院做学术去了。作为技术人的话,有一个本性,更愿意把事情的定义弄清楚。刚才我们提到了互联网+,什么是互联网+?我觉得大家连互联网是什么都不知道呢,就别互联网+,我今天就把这件事情说清楚,这是非常需要去考虑的问题,也希望能听到一些反对的声音。

一、互联网到底是什么?

比如说总理讲国际化、全球化,全球化反对声音就提不出来了,这可能是一个误导。互联网是第几产业?它是什么东西?到底在干吗?互联网都没明白呢就别互联网+了,这是我的一个出发点。互联网企业今天我们有这样一个定义,互联网+是个筐什么都能往里装,这就没完了。

亚当斯密《国富论》一开头就在讲,他讲财富的积累是来自于分工的,分工提高了效率,财富才能积累。我们讲了好多财富的问题,一定要回到这个本原上去。包括费孝通写过生育制度,人口多了才能分工,你有一万人才有食堂,才有理发店,人少了没有这样的必要。另外一个就是通天塔的故事,人类很骄傲,想修个塔见上帝,越修越高,上帝觉得人藐视他的威严,于是让不同的人说不同的语言,大家没法沟通,所以塔就修不起来了。

我们从村庄到县到城市到全球化有这样的力量,但是后面有一个负担,就是物理传输问题和信息传输问题得不到合理化,你全球化就做不到,通天塔就修不了。生产力提高,社会分工的时候能把它融合成一件事情很重要,就像交通一样,有飞机、汽车,互联网信息也希望能够沟通起来,这是互联网的本意。

二、To B比“互联网+”更难做

今天我们看到的情况还不是这样,方方一开始讲,一开始是ToC的,对消费者的为什么发展起来了,ToB的没有发展起来?我们应该来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我认为ToC现在发展的非常好,尤其在中国这样得天独厚的环境里,ToC对消费者免费,这样可以吸引大家。ToB怎么做?是免费吗?经济形态是不一样的。所以我觉得互联网+离互联网企业并不比离传统企业更近,这不是说我们已有经验再往前迈一步的东西,而是一个新的东西,我们的经验并没有涵盖它。

三、互联网发展曾经依靠的优势,将在未来变成负担

另外为什么大家今天特别爱提互联网,觉得提到这个是阳光、积极、向上,特别正面的词汇,我们从这几点思考它的源头和危险。

全球我们有上市公司,前十大互联网公司中国已经占四家了,美国是六家。再往后两三年,可能就五五开了,这是全球能够在一个行业排名的时候,中国唯一有一个行业能在全世界做到势均力敌的较量。而它的领先性的话,以前我们说的PC互联网时代比美国落后多少?落后6个月。一个模式在美国只要有了,中国6个月后就复制到了。但是到移动互联网的时候,我们其实已经开始领先了,就不是落后几个月的问题了。比如说支付的问题,游戏创造的问题里面是走在前面的,跟国外朋友交流,跟这些投资人交流,中国开始输出自己的这样一些模式,所以开始在提什么时候能把经验输出去,做全球化的一个事。

其实这个事情我们要想清楚,为什么会这样?我看到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现象,跟一些政府领导在聊互联网的时候,你叫宽松也好或者叫不知道怎么管也好。有个领导好多年跟我谈特别感叹,说互联网像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孙悟空,我说你的意思是说它很厉害吗?不是,是说它没爹没娘,不是在一个体系里生长出来的,而是很自由的长出来的,不知道怎么去管。

现在80后、90后的孩子们,因为互联网更便宜,品质更高,就形成了特别正面的代名词,但是背后我们知道这是基于三点出来的,因为中国人口众多,人少的国家是做不了的,因为你人多所以摊销的成本很便宜,这不像开餐馆,开的多了能力就下降了。另外我们本来就落后,越落后就变得越领先,像媒体行业。为什么互联网先起来的是搜狐、搜狗,是媒体方面。另外吃苦耐劳的精神很好,我们比其他国家勤奋得很多,所以就使得我们可以领先。

这种优势再往下,我觉得会有新的压力。互联网公司走出国门是蛮难的,像阿里、腾讯在做努力,是小有成绩。我并不认为中小型的互联网公司有这样的机会,因为你不是卖实际产品,本来价格就为零。文化又跟别人不一样,所以互联网公司走出国门是很难的一件事。在当地做款游戏可以,而不是把游戏做好了就可以把它放大出去,所以对互联网公司是什么,或者全球化当中会带来一些压力和思考。

四、对前沿理论的要求变高,未来要在技术上向全球看齐

刚才也提到了数据的问题,互联网从连接走向了智慧,走向了人工智能,我们原有的优势是靠连接人多的优势。刚才说全球十个互联网公司中中国占了四家,如果说高校的话,中国就只占两家,而且排名不在特别前面。未来的趋势是互联网再往前走,从连接走向智慧的时候,针对学校里的前沿理论,数学的东西会有更高的要求,所以我认为即便我们是互联网,能不能在全球保持领先的位置也要去考虑,先不用谈互联网+。我们在技术上都应该向全球看齐,现在看到很多有困难的地方,这是我想提对互联网现实的理解。

五、共享经济遭遇信任危机,希望通过技术解决

另外提到共享经济,共享经济在中国,我认为对我们是巨大的颠覆,很多都超出了我们思维的体系。比如说我们说一个东西,像Uber的模式,滴滴的模式,原来我们国家的经济建设,政策的制定都是以公司为基础的,政府、公司是这么一个治理,但是发现每个人变成既是消费者又是生产者,或者个人把自己家里的私人财产去做共享,现在对我们的政策法规来说是很大的背离的。我们监管上就面临着巨大的挑战,我们说奇点临近,未来可能就没有公司的形态了,或者80%的公司不是这样的形态了。

我们文化上也有一个缺陷,就是在中国这样一个信任的成本是偏高的,大家之间做分享的时候会变得更困难。我们知道在国外比如说Airbnb的模式,你住在别人家里会很放心,在国内发展不起来,原因是没有这种信任度。陌生人到我家里来我能相信他吗?这是一个挑战。不过大的方向是好的,连接和互联网能解决效率的提高问题,这是中国必须要解决的事,但是我希望从技术方面大家多思考一些,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