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人物观点

程维:最大的成功不是收购优步,是赢得了两个人的心

2016年08月04日61

程维如果没有遇到马化腾和柳青滴滴出行不会有像火箭一样发展速度,如果没有马化腾和柳青滴滴还在和快递打价格战,根本没有时间去应对外敌优步,更不可能有精力去收购优步中国;如果没有马化腾和柳青网约车合法还有可能要推后好几年。

马化腾,程维,柳青

那么,程维究竟是如何让马化腾和柳青成为自己生命中的贵人和高人呢?

8月1日,滴滴出行宣布将收购优步,收购后滴滴成为了唯一一家有腾讯、阿里巴巴和百度共同投资的企业,而公司估值将达到350亿美元。滴滴出行创始人兼CEO程维将加入Uber全球董事会,成为首位在美国顶级科技公司担任董事的中国人,这在此前没有先例,这也意味着中国的80后企业家正在逐步走入一线企业家行列。

年仅33岁的程维只用了四年时间就带领滴滴取得了今天的成就,在这一代年轻企业家里,程维在格局、心胸、眼光、能力等方面都是上上乘。但程维有今天的成就,有一项能力一直被大家忽略,这就是他的情商超高,具有像三国刘备那样招贤纳士的能力。也正是因为如此,他赢得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心,正是这两个人的“拼命”相助,程维才能迅速取得今天的成就,这个男人叫马化腾,这个女人叫柳青。

1.马化腾:无兄弟不传奇

2012年,滴滴成立后不到半年,腾讯就向其抛出了橄榄枝,但是,这个时候程维非常的犹豫。程维曾经是原来阿里巴巴的员工,拿腾讯的投资肯定会有心理障碍。而且,一旦拿到这笔战略投资就意味着过早站队,也就是要与阿里系为敌,因为那个时候,阿里已经投资了快的。但是,腾讯似乎是势在必得,2013年春天,腾讯投资部总经理彭志坚首先请程维吃饭进行说服。后来,一件更令程维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腾讯董事局主席马化腾在北京参加两会期间专程请程维吃饭。

要知道马化腾对于年轻创业者来说是神一样的人物,这样的一个人要请程维吃饭,不可想象。更重要的是,当时的滴滴在打车市场上太小了,一天才一两千单。我们在这里不得不佩服马化腾的格局、眼光和能力。这顿饭之后,2013年4月,滴滴获得了腾讯集团1500万美金投资,程维多了一位大哥马化腾。程维这位大哥绝对没有白认,2014年1月马化腾促使微信与滴滴达成战略合作,开启微信支付打车费“补贴”营销活动,在微信巨大流量入口的带动下,滴滴打车的用户到当年3月超过1亿,日均单达到521.83万单。500万和腾讯投资前的每天才一两千单比,此时的滴滴和之前简直是天壤之别,滴滴成为移动互联网最大日均订单交易平台。

随后,在马化腾的主导下,滴滴在2014年完成C轮1亿美金融资,2015年7月,滴滴出行完成了30亿美元融资。

但是,如果你觉得马化腾只是在钱上帮助程维这个小兄弟,你就太低估二人的兄弟之情了。我们总觉得为兄弟两类插刀这样的事情,只会出现在江湖中的哥们弟兄之间,但在马化腾和程维之间也真的就发生了。

2015年和2016年7月份之前,滴滴出行面临最大的困境是网约车的合法性问题,经常会出现有地方政府查处滴滴车司机扣车的事情。甚至在2015年5月,专车和出租车司机对峙街头、公安成立专项活动查处专车等等。

此时的滴滴出行的处境的确是非常的危险,如果政府对私家车参与滴滴出行不合法的靴子最终落地,那么滴滴出行就基本上宣布灭亡。另外,滴滴出行的竞争格局也是非常复杂,国内有易道、神州专车国外有Uber,真是内忧外患。

此时的马化腾意识到,必须从更大的格局上,来帮助滴滴出行和程维。这才是兄弟情深。

2016年5月,马化腾出手了,在出席贵阳的大数据论坛上的时候,马化腾有机会和李克强总理汇报。当时的汇报时间非常有限,但是马化腾提及最多的正是是滴滴出行合法性的问题。面对如此重要的场合,马化腾为了兄弟程维也是很“拼命”,“在“互联网+”产业过程最后一公里,还有一个监管的问题,也就是这种业态的变化实际上是对传统的业态有很大的冲击,最简单的像私家车能不能进入运营,每个人有闲散资源,有车,有开车的时间和能力能不能成为生产力,这是个问题,现在的政策还没有完全匹配,还需要更多的适配调整,这也是一个蛮大的问题。”马化腾如此解释他为程维为滴滴为出行产业向总理进言的原因。

谈到马化腾和程维的兄弟之情,我在这里透露一个任何媒体不曾报道过的细节,这也算是《格局决定一切》微信公众号独家披露。

今年,6月16日腾讯在北京举办一场互联网+指数发布会,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的马化腾高调亮相。这可以说是腾讯在近几年最重要的活动,腾讯最重要的合作伙伴都会来捧场。京东的刘强东来了、美团大众点评的王兴来了、58同城的姚劲波来了,但是,唯独滴滴出行的程维没有来。在会前我问过腾讯方面,我说这场活动滴滴出行最好有人也参与,腾讯方面回答说程维在美国赶不回来。我说柳青能不能来,腾讯方面表示柳青也在美国。

我后来给程维直接发了微信,看他是否能协调时间,程维回信:实在抱歉。从程维的回信中我能感觉出来,他非常想来捧场,但是为什么不来呢?一定是有更重要的事情,一定是涉及到企业生死存亡的事情,会是什么呢?是滴滴出行需要融资吗?不是,因为滴滴出行出行5月份刚刚获得苹果公司10亿美元投资,显然这个时候不差钱。程维和柳青两个人同时在美国这足以说明这件事情的重要性,难道是和竞争对手Uber谈判?我当时判断,这种可能性极大,今天果然印证了!

在这里我要特别说明的是,对于滴滴没有人参加大会,马化腾没有任何的不快,这和论坛当中谈到滴滴出行和程维的时候马化腾的反应就可以感受到,这才是兄弟啊。

2.柳青:柔美的力量

如果没有柳青滴滴出行要具备今天的大格局、大视野还需要几年,如果没有柳青滴滴快递不可能合并,如果没有柳青滴滴出行也不可能这么快收购优步,如果没有柳青,程维要取得今天的成就,还要等待很久……

谁说男女之间不能有真正的友情,程维和柳青就是,我觉得柳青就是程维的“红颜知己”。当然,在这里我有必要对“红颜知己”重新定义。红颜知己是男女之间最高尚的一种情感,绝对没有所谓的“雨水之欢”,而是,一种彼此的相互欣赏、相互尊重,是彼此事业上的帮手和合作伙伴。

柳青的父亲是中国企业界教父级的人物联想的柳传志。柳青在2002年哈从佛毕业后,她就进入了高盛,一干就是12年。柳青在高盛的最高职务是高盛亚洲区董事总经理,这个职务在投行里面已经是金字塔塔尖的位置,此时柳青的年薪超过千万。  可是,出于对程维的欣赏以及对中国未来出行市场的看好,2014年6月柳青放弃了高盛的优厚待遇,加盟滴滴出行,并且最终成为了滴滴出行总裁。

柳青的到来一下提升了滴滴出行的格局。柳青对滴滴出行的改造是:做到高起点组建,远战略发展。柳青在高盛12年,她不仅让滴滴做得更大,而且让程维和滴滴具有了更大的格局,而柳青的人脉圈子也是非常的广泛,做成了很多觉得做不成的事情。

2015年的情人节滴滴出行和快的合并了,而这次合并的主导者就是柳青。当时,滴滴出行和快的都已经杀红了眼,两家公司每个月都是几个亿几个亿的烧钱补贴用户,程维就说签字批钱的时候手都在抖。这个时候女性柔美的一面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加上柳青和腾讯、阿里巴巴高层的关系都非常好,正是柳青用女性特有的柔美和智慧让滴滴和快递化干戈为玉帛。在滴滴和快的合并大会上,程维说:“我们完成了一件互联网历史上都没有人做到的最成功的合并,因为互联网历史上还没有竞争到这种程度的对手完成了合并。”而这个头功必须记在柳青身上。

合并了快的结束了网约车出行的三国演义,但是,柳青和程维面临着更大的挑战,这就是他们和优步的楚汉争霸。柳青也非常清楚这样打下去也不是办法,这个时候,柳青在高盛12年的国际化的积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对于滴滴出行来说柳青的这个特长何其宝贵,她的这个优势和程维有了极强的互补性,是一种完美的结合。

柳青的高明之处并不是急于找优步谈合作,而是迂回找到了苹果,在2015年5月份让苹果投资滴滴出行10亿美元,有了这个铺垫之后,滴滴出行在和优步谈判就有可更大的主动性和筹码。

网约车一直没有合法的身份是滴滴出行最大的羁绊,是一个定时炸弹。如果说马化腾在网约车合法性走得是高层路线的话,柳青则是通过一点一点突破体制的束缚为滴滴出行,为网约车市场合法性在“拼命”。

柳青以她独有的柔美和智慧以及高超的公关能力,逐渐获得了政府的信任,2015年5月网约车市场迎来了标志性的事件,滴滴出行正式接入上海官方平台,获得营运资格。柳青说:“我们一直希望与各地政府共同解决出行难题,此次上海合作成功,也充分说明了政府对滴滴出行的支持和鼓励,这真是一个好时代。”

正是程维和柳青的合作,成就了滴滴出行的传奇,而这样男女搭配的组织架构正在创业公司里面流行。比如,华为的任正非和孙亚芳、海尔的张瑞敏和杨绵绵、格力的朱江洪和董明珠、罗辑思维的罗振宇和脱不花,还有喜马拉雅FM余建军和陈小雨。

特别有意思的是,余建军和陈小雨他们两个的故事和程维、柳青的故事惊人的相似。陈小雨在上海证大做投资总监的时候,认识了余建军,不久就成为了喜马拉雅的联合创始人、联合CEO。

男性阳刚,女性柔美,在商场这样阴阳结合所向无敌!目前,有一家创业公司叫Girlup就是在做这样一个平台,力挺女性创业者,公司创始人吴静表示,要让每一个公司都有一个女性合伙人,这也许是以后创业公司的标配。

我们说武力让人低头,柔美让你点头。当两位男性谈判无法进行的时候,女性的这种“柔”能够保证谈判不破裂,为成功留有了余地。一个企业的CEO最牛的地方不是自己能干多少,而是让自己团队激发斗志和充分调动外围的资源为其所用。无论你是创业还是没有创业要想成就一番伟业,除了自己足够优秀和出色之外,你还必须要遇两个人,一个是男人,一个是女人,这两个人是你生命中的贵人和高人。男人要像马化腾这样的兄弟,女人要像柳青这样的红颜知己。

当然,你会说这太难了,但是,难,你才会有机会,没有人会随随便便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