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人物观点

李彦宏:面对互联网开始比较保守,技术浪潮无人可挡

2016年09月05日73

2016年二十国集团工商峰会,即B20峰会9月3日下午在浙江杭州开幕,百度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作为B20峰会就业工作组主席出席大会。就在B20峰会召开前夕,也就是9月1日,在第十一届百度世界大会上,李彦宏再一次向世界展示了百度在人工智能领域取得的进展。

李彦宏

李彦宏:技术的浪潮没有人可以挡得住

记者:如果我们看未来的趋势不管是蓝领还是白领,目前来看主要是重复性的工作,都可以被机器人或者是人工智能软件所替代,也就是说就业会受到一定的冲击。那么恰恰你又是就业议题工作组的主席,你怎么向G20国家去表达?怎么去跟他们阐述?

李彦宏:所以还是挺巧的,在我接受了这个位置之后,我一想我们做的人工智能,它很可能会起到相反的作用,它会逃掉开很多这样的工作,但是你从一个更长的历史进程来看,其实每一次的技术革命都是这样的。蒸汽机的发明、电力发明、每一次大的这种技术创新都是淘汰掉了落后的产能,它在短期内可能会威胁到很多人的工作,但是在长期可以带来更多的让人们感受到最好的工作机会。

记者:这就有一个时间差的问题,怎么能让更多的人接受?

李彦宏:不是说让他接受不接受的问题,这个是没有选择的。

记者:你接受不接受都得接受?

李彦宏:没错,技术的这种浪潮就是这样子,没有人可以挡得住,那我们能做什么呢?我们就是把过程管理更加平滑一些,因为在人工智能时代到来之前,还有其他的时代,比如说移动互联网的时代,更早一点的时候是互联网的时代。那么这些个时代其实它带来新的就业机会,已经在显现。所以总体来讲只要经济保持一个比较高的增长速度,那么就业我觉得应该相对来说比较容易解决。

自2000年从美国硅谷回国创建百度公司,16年的时间里,百度从8个人的初创团队成长为拥有四万多员工的上市公司。但要始终站在潮头,却需要对每一次技术革新所带来的机遇和挑战,保持高度的警觉。

李彦宏:面对移动互联网我开始比较保守

记者:说到变化,我们熟悉百度是从它是一个搜索引擎开始的,而且是你们的核心业务,在这种情况下你们是主动变,还是被动去变?

李彦宏:应该是主动、被动都有,因为我们整个IT产业其实是变化最剧烈的一个行业,不仅是在中国,在其他的国家,IT其实我们这几年也是会感受到它的变化非常非常快,当你有一天突然发现说世界变得跟我们原来想象得不一样了,这时候你要被动去适应它。移动互联网其实应该说五年前、六年前、甚至更早的时候,十年前就一定会到来,所以我们要为它做准备。但在这件事情上,我一直持一个相对比较保守的观点,因为我觉得网速很慢,手机屏幕很小,很贵上网,都是想的这些不好的东西。

记者:在迎接移动互联的这个时机问题上?

李彦宏:我觉得我是稍微晚了一点点。后来当智能手机起来的时候,突然一下子,人们的这种行为习惯就变了,智能手机的普及也就是这两三年的事情,那么在两三年之内,突然要完全一个从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的转型,其实多多少少我们有一点被动的。

记者:这个时候你意识到晚了,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

李彦宏:当你意识到说这个大潮已经来了,但是你没有准备好,你就会发现今天说这个事我没准备好,明天又发现那个事我没准备好,后天又发现还有其实20件事,我都忘了去准备了。这个时候你就会心里发慌了,就是这么多的事情,你能在这个市场,这个时代淘汰掉你之前,能够把它做好吗,这个心里他是非常紧张的。

记者:像你这样的大公司。在这么大的潮流到来的时候,你晚了,你当时有没有想到会不会把我落下,我可能就完蛋了。

李彦宏:我天天都在想这个问题,有两年的时间,差不多就是2013、2014年这两年,我天天都在想,我是不是真的完蛋了,我是不是就被移动互联网所淘汰了。

时至今日,尽管度过了那场危机,但李彦宏说起那段经历仍然眼睛发亮,声音急促,肢体警惕。技术浪潮不会等人准备好了,再来临。在百度为一步之差、也可能只是半步之差调整步伐时,人工智能已经成为各大科技公司必争的领地,微软、谷歌、Facebook、IBM等国外科技巨头通过成立人工智能实验室、并购初创公司等方式,在人工智能领域多点布局。2013年,百度成立了深度学习研究院,致力于人工智能的开发。

李彦宏:企业家做事情要把握好时机

记者:从PC到移动互联这个时代刚才你说可能是晚了一点,这样的一个经历,对你来说进入下一个时代的时候,会不会让你加倍去,让你提高这种警惕。

李彦宏:它是一个英文叫timing。

记者:时机的问题。

李彦宏:对,就是太早也不行,太早就变成了先烈就会死掉了,所以作为企业家的话,就是不像一个学者,学者他可以预测,十年以后什么样,五十年以后什么样。他们如果说现在讲了一个什么事情,五十年以后被证明是对的,那人家说他是一个先知,他很伟大,但是企业家不能这样子,企业家如果你说五十年以后会是什么样子,我现在做一个什么什么事情去迎接他,那你就死了,没有人会五十年连续给你钱,让你去做这样的事情。所以你要做的事情就是要把握好这个时机,什么时候它快要来了,还没有来的时候,你进去,这个时候是最合适的。

记者:就是你得踩上点。

李彦宏:对,踩上点。

两天前的2016百度世界大会上,李彦宏首次向外界全面展示百度人工智能在语音、图像、自然语言处理和用户画像四大领域取得的成果。语音识别、人脸识别、无人车、机器人助理等技术的落地掀开了未来智能生活的一角。其中,最接近实用和目前发展最成熟的是语音能力,以语音识别为例,准确率能够达到97%,已经超过了人对语音的识别能力。

记者:用在哪儿呢?比如说声音识别。

李彦宏:我们这一代人应该说是跟着键盘长大的,后来又跟着这种智能手机在那屏幕上进行输入文字,其实这都不是最自然的方式,最自然的方式还是用语音来跟计算机进行对话,你有什么需求你告诉他。那么他识别了你的语音之后呢,会给你相应搜索这个结果。而且他也可以用声音给你念出来。在企业的运营当中,语音识别也有很多新的应用。最近我们在做的一个事情,帮助新进来的销售人员,来获得过去老的销售,最优秀的销售,已经获得的这个知识。销售,哪怕是第一天上班,他在给客户打电话的时候,客户问一个什么问题,我们的语音识别,实时把客户的问题识别出来,然后实时告诉他,对于这个问题,我们最优秀的销售是怎么回答的。你看着念就行了,这在过去是不可能的,现在就变得可能了。

人工智能是对人的意识、思维的信息过程的模拟。基于这一点,李彦宏对未来人工智能能达到的程度给出了足够大的空间。

记者:今天是我们两个在对话,未来有没有可能不是一个人的记者,而是一个机器人的记者在跟你交流。

李彦宏:有可能,是有这种可能性的,当然这个机器它不是凭空它就具有这个本事的,它也是通过后天的学习,机器可以就是观察人,比如说所有的记者,他可以比如说把几万几十万的记者,过去十年二十年问过的问题,得到的答案它都学习一遍,学一遍之后它真的是有可能具备几乎是没有一个记者具备的这种能力,但是我要强调的是这个东西仍然是一种学习,它具备的能力比如说某一个记者具备的能力,或者某几个记者具备的能力,那它就学来了,所以这个意义讲,它在某些方面确实有可能会显得比人要强,但是它没有创造性。

记者:创造是人类的特点也是优势,情感也是人类的一个跟别人不一样的地方,那么这个东西未来机器,或者是说智能有可能去往这方面发展吗? 李彦宏:有可能,但我觉得是一个相对比较长远的东西,因为它没有规律,越是也规律的比如说一个游戏,那规则特别特别清楚,计算机都很擅长,越没有规律的东西它就越无助。

人工智能如同一个预言,同时吸引着科学家和艺术家。随着计算资源成本的降低和计算速度的加快, 一种以人类智能相似的方式做出反应的智能机器,正在从想象走向现实。今年3月,谷歌旗下人工智能软件“阿尔法围棋” 在和围棋九段李世石的较量中,一举成名,引发了人们或乐观或忧虑的想象与思辨。

记者:人工智能未来是会向一种什么样的方向发展。未来是我们帮手,还是会颠覆我们。它的方向到底是什么?

李彦宏:其实这个我觉得要分两个层面来看,有一些哲学层面的成分要讨论,其实这些人的不一定是人工智能的专家,至少他不需要懂技术,他需要从社会的这种影响,这些方面来讨论。就好像比如说生物基因工程,你要去改变人的基因,会不会带来不可预知的后果,这个问题确实是一个有价值的问题,但是对于一个企业家来说,我们最主要考虑的还是说,人工智能到底能够给这个社会在未来,比如说五年到十五年的过程中,带来什么样的改变,哪些领域会因为人工智能技术而改变,哪些人工智能的技术到什么时候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会进入一个实用的状态,还是进入一个不可控的状态。目前我们看不到任何一个人工智能的方向能够把人类带入一个不可控的状态。

记者:现在是技术问题还没有攻克?

李彦宏:对,现在是我们人工智能的能力,离人还差得很远,你别看计算机可以打败一个围棋的世界冠军,但是那个是在规则极其清晰的情况下。本质上他是一个游戏,但是人类日常处理的一些事务,比如说开车,随便一个成年人学一学就会了,但是要让一个计算机去学会开车,这是非常非常困难的。人说的话,你能听懂,那么我能不能让旁边的机器也能听到,人看到的说,这是一瓶水,那是一盆植物,那计算机看到了之后,他能不能识别出来这些个东西。人讲一个笑话,计算机能不能笑出来,等等这样一个这些东西,其实从技术的角度讲,现在还非常非常初级,还有很多年的路要走。

在人工智能技术开源上,百度也向谷歌、Facebook等公司看齐,认为未来人工智能得大家一起做。百度公布了百度大脑开放平台和百度深度学习平台,对广大开发者、创业者及传统企业开放其核心能力和底层技术,其中很多部分都将是免费的。而李彦宏更是在不同的场合传播着他对人工智能的理解。

记者:现在我看你在很多场合,都在做关于人工智能方面的讲演,为什么?

李彦宏:对于我来说,我觉得我特别幸运,我本身确实特别喜欢这个东西,不是现在才喜欢,也不是五年前,十年前。20年前甚至就更早的时候,我就非常喜欢人工智能。

记者:为什么?

李彦宏:我觉得跟我的思维方式很类似。

记者:什么叫思维方式?

李彦宏:因为学计算机的时候,有一些课程我觉得很枯燥,就是比如说跟硬件相关的课程,我觉得我老是不能够很快的悟道它的真谛,但是人工智能的东西,我觉得都是常识,人是怎么想的,你就让计算机去怎么想。所以这个逻辑上,我觉得很通,所以我就特别喜欢。

记者:这个人工智能刚才你也说了,这是你自己喜欢的东西,那么现在要把这个转型也放上人工智能上面,这是商机所必然这么走,你不得不这么走,还是说你就愿意过人工智能的生活。

李彦宏:对于百度来说,我们在五年前、六年前就开始了大举的投入这个人工智能。那么我们也认为移动互联网之后,下一个时代就是人工智能的时代,在大的方向上,我估计这个判断是不会错的。

做企业,风险和焦虑不仅来自瞬息万变的科技,2016年年初的百度贴吧事件和之后不久的魏则西之死,把百度和李彦宏推向了风口浪尖。百度的企业良心遭到拷问,这对于一心想把百度打造成一家伟大公司的李彦宏来说,无疑是个不小的打击。

记者:监管永远是滞后于科技进步的,在这样一个过程中,你们更多的是怎么去约束自己。

李彦宏:除了法律之外,其实还有道德,还有舆论,还有很多很多你周边的这些朋友,你的亲戚,那么他们会给你各种各样的这种反馈吧,对于百度来说,我们是要挣钱的。我们需要有收入的来源,这个收入的来源对于百度来说,今天最主要就是广告。每天有数亿的广告创意提交上来,那么有些个方面我们确实过去了解不是那么透彻,它也许有一些来推广的企业,确实不是那么规范,那么我们要想办法不断去规范它,让它好的东西尽量还在明显的位置,不好的东西我们能够把它去掉。过去这几个月因为医疗的事件,我们其实一个季度砍掉了20个亿的收入。

记者:你觉得社会会接受,你的这种考虑吗?

李彦宏:长远来讲对这个企业的未来是好的,所以我们是自愿去做这样的事情。百度这样的一个企业,影响力已经很多了,确实是每天有数亿的人在依靠百度来获得信息,他查阅什么东西,百度上说什么他就信什么,这样就是说我们的责任确实是非常非常大的,我们需要在做事情上要更加地去考虑它的社会效益,而不仅仅是一个经济效益。

记者:就像你自己说,希望把百度不仅做成一个大公司,而且要做成一个伟大的公司,恐怕伟大的公司在某种程度上 您就得经受住各方面 把它放在显微镜下观察?

李彦宏:是的,在这方面我没有抱怨,我觉得伟大的企业,其实都是经历过,很多很多磨难的,如果你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你就不会成长,你就不会变得更加坚强,你就不会变得,更加能够适应未来,各种各样的不确定性,所以我觉得某种意义上讲,这些个事情,都是我们成长过程当中的,一个必修课,我们必须得过这个坎,才能够真正变成一个,影响力更大的企业。

记者:你创办百度公司以来,它发展的速度,在科技上,在技术上发展的速度,和它到了一定体量之后,社会对它的期待,以及社会与它之间的这种互动,可能很多东西,是你没有想到的吧。

李彦宏:确实是我没有想到的,一方面客观事实就是这样的,很多新东西技术,它一定是先出来的,监管随后才能够跟上,我们其实并不是个案,别的这些公司也会被骂,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危机,它们也会挺过来,那么我们能做的就是看长远,我能保证的,我尽量知道我哪做得好,我多花点精力把它做得更好,让人们看到我们做得好的东西。

对于李彦宏这一代互联网企业家来说,引领技术创新的同时,不可避免也要面对社会责任的话题。就业议题是往届二十国集团峰会,即G20峰会核心关注的主要议题之一,也是国际工商界关注和讨论的重点。

作为B20就业议题组主席,李彦宏提出G20智慧(SMART)创新倡议,就是建立一个供政府、私营部门、院校和研究机构共享资源、知识和成果的开放型网络,以推动技术创新为目标,促进全球经济发展与就业增长。

记者:虽然我们刚才说了半天人工智能,感觉你已经是高屋建瓴看到以后,但是你心里面还会有这种,不知道明天在哪,会有这种担忧吗?

李彦宏:永远都有,每一天都有。所以有时候我碰到一些其他行业的人,他们经常问我的一个问题是说,你现在还每天去上班吗?我说我当然每天去上班了,他们就觉得说有点不理解,你这么大个老板还天天去上班。也许在很多行业,真的就是做到一定规模之后,你可以不去天天上班,那也不行。

记者:我不仅问你天天上班,还问你天天加班吗?

李彦宏:那是一样的,我即使不在公司,我也在想着这摊事,对。

记者:做到现在了,你还愿意做吗?

李彦宏:我想过,但是我选择了还是接着做。我这个人天生是一个喜欢新东西,喜欢挑战,我总觉得说如果我能够挑战胜利了,我就会进入一个更好的状态。人活着其实,我觉得这样更有意思一些。如果每天都过同样的生活,再好的生活,我也会觉得枯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