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人物观点

王石:坚守与放弃,挑战还在继续

2016年09月18日95

房地产行业已经告别高利润,进入白银时代。2016年即便内外交困,万科还是拿出了一份像样的成绩单。

8月21日,身处股权风波的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发布了2016年半年度报告。报告显示,上半年万科实现销售收入1900.9亿元,同比增长69.9%;实现营业收入748亿元,增长48.8%。

这半年万科的管理层不断受到大股东的挑战,动荡不安。创始人王石的教父光环也被各种八卦新闻不断消费。宝能、华润、安邦、深圳地铁,现在又闯入的恒大,让这场世纪股权之争愈演愈烈、扑朔迷离。

万科被资本青睐,源于其长期以来形成的企业文化、制度安排和管理模式。这也让外界担忧,在强大的资本意志面前,其长期的制度、文化等是否将会被改变。

万科创始人王石

退位让贤

2016年8月21日,在万科半年报发布会的当天,创始人王石和总裁郁亮因为要处理股权事宜并未出席。

2015年7月,新兴民营资本宝能强势举牌万科,并于2015年12月末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曾经的第一大股东华润公开反水,同宝能联手对抗万科管理层。宝能曾一度提议罢免全体董事和非职工代表监事,逼走王石。万科管理层曾透露出共进退的信息。

郁亮曾在2015年12月10日发表过一条朋友圈。“25年前的今天我加入万科,从此与这家时代的企业结下了不解之缘。回首一路走来的种种,那些曾经的艰难、喜悦、挑战、成就,都是生命中最温暖的记忆。感谢王石主席,感谢万科,感谢坚定支持我们的客户、股东和合作伙伴,共同的价值观让我们始终在一起。生命是一场永不停歇的马拉松,面对新起点、新征程,期待着与大家砥砺奋进,同舟共济,奔向万亿大万科!”

王石为人直爽重义气。这样的人常常引起身边的人两种极端的反应,很喜欢他或者很讨厌他。但是,这却并不影响王石凝聚更多的万科高管。

80年代王石创业不久,那时的他连发票都不认识,财务与房地产业务知识更是懂得不多。1999年2月,王石辞去万科总经理的职务,聘任姚牧民为总经理,同时聘任郁亮为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兼财务负责人。这时的郁亮已经在万科工作九年,工作沉稳、专业能力强给王石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这是万科的第一次交接班。交班在当今的万科,早已不是人与人的问题,而是人与制度的问题。在交接班之前,王石就有不再兼任总经理职务的想法。“我时刻感到自己半路出家的压力。毕竟没有受过工商管理的专业训练,我一直很想有深造的机会,锦上添花。当时没有什么危机感,毕竟80年代下海经商一族的文化层面都不高,‘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王石回忆道。

但到了1997年,整个中国内地的企业已经面对着“知识经济”和“全球一体化”的大潮。万科要跟上市场就必须学习和做出改变。虽然在80年代的新兴企业中,创业者既是董事长又兼总经理的很多,但是王石认为新兴企业要做大就必须摆脱权威阴影,走出人治的怪圈。

“权威”是企业的一种资源,但在不规范环境下培养出来的权威人物,往往会伴随着夸大的个人崇拜,一言堂现象。那时王石就已经给自己定位职业经理人,而万科的未来也会致力培养职业经理人。

2001年,郁亮担任万科的总经理,成为姚牧民的接班人,王石正式放权。郁亮加入万科后做过董秘,负责股权投资,接手财务,清晰利落,充分显示了金融功底,但就是没有直接负责过一个地产项目。“那就给他配一个懂行的副手不就行了?”王石想到了办法。

正式放手的这一年王石48岁。这个年龄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辉煌时刻才刚刚开始。很多年过去了,还有人问王石,当年怎么能说放手就放手?

也许万科的高管们都曾记得的一则笑话就是答案。王石曾开心地说:“以前我一上山,万科的股票就要下跌,但现在,我上山的时候,有时候万科的股票还要涨。”郁亮甚至坦言自己在担任总裁的前3年中,“只签字”,不过问任何一位副总裁的事务。而正是这3年的时间,初任总裁的郁亮,与他的团队建立了充分的信任。

王石说一个人再神通广大也总要离开,他不希望自己不在的时候万科走下坡路。“越早放手,对我和万科就越有利。”

辞职当晚,王石睡得很安稳。

在万科30年的发展中,职业经理人经历了各种考验,万科的骨干、中层以上干部都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万科也因为专业化、规范化、透明度的理念得到快速发展。

王石把人才当成万科的核心,但却并没有逾越出制度之外。最典型的案例就是2000年的二林事件。2000年伊始,万科依照制度再次进行中高层人员调整,对北京、上海、深圳等地方公司的一把手进行调动。总部拟将北京公司总经理林少洲与上海公司总经理林汉彬进行对调。对调决定遭到两位元老级高管的同时抵触。

当时人事部提醒王石,如果坚持,可能会流失一位高管。这都是王石培养出来的职业经理人,林汉彬更是1985年就加盟万科,因为精于理财,被公司内部称为“铁算盘”。万科此时正是用人之际,但是王石并没有妥协。结果也是出乎意料,调令发出,两人都提出了辞职,万科一时间遭受到了重大损失。

事后王石表示并不后悔。他在自传《大道当然》中写道,经理之间的调动是万科培养职业经理人的一种制度安排。每项制度都有局限性,既然制定了,就得执行。

夺下控制权

2016年万科进入了世界500强。万科并没有发展其他副业,是中国唯一一个只做房地产住宅开发的房地产商。影视、文化、娱乐、体育,这些时下的大热门产业万科均未插手。

但是,这样的万科还能走多远人们不得而知。也许,王石也深知自己对万科的坚守之路已经变得越来越不容易。

来自万科的中报显示,由于股权事件至今尚未妥善解决,万科的正常运营已经受到影响,主要表现在新的土地项目获取受阻,合作伙伴和客户信心受损,公司业务拓展受到影响以及团队稳定性受到冲击等。同时,股权事件的影响已进一步波及至万科的合作伙伴、客户、员工和其他中小股东。

“鉴于土地招拍挂溢价率持续上涨,公司近年来约七成项目通过合作方式获取。但6月底以来,已经有部分合作方因为担心公司品牌、管理、融资优势不能持续,提出改变合作条件甚至解约,潜在项目拓展面临更大的不确定性。截至目前,公司已有31个合作项目因股权问题而被要求变更条款、暂缓推进或考虑终止合作。”万科董事会秘书朱旭表示。

但是,她随后也坦言,“面对股权事件的影响,事业合伙人自觉维护公司正常运营,有效缓解了股权事件对公司各项业务的冲击。下半年,公司管理层与全体员工将齐心协力、克服困难、全力维护经营秩序,公司也衷心的期待此次股权事件能够尽快得到妥善解决,让公司重新回归正常发展的轨道。”

2014年4月23日,万科召开事业合伙人创始大会,王石希望这一制度可以彻底改变万科现有的管理方式,更好地实现利益分享,并解决万科股权过于分散的问题,抵御野蛮者的入侵。目前,万科合伙人持股计划通过资产管理计划累计持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49%,其购买股票的资金来源和其为公司创造的经济利润密切挂钩,并通过杠杆承受更大的股价波动风险。

30年来,王石在多元化与专业化争论不休的情况下,给万科做了减法;在市场经济起步之初,拒绝诱惑,坚持了职业化的底线;虽然股权设计的漏洞也给现在的宝万之争留下隐患,但在股改之初,王石放弃股权也使万科建立起了透明完备的管理体制及职业经理人团队。这些积淀都成为万科现在可以抵御动荡的关键。

8月4日晚,宝万之争再添变局,中国恒大举牌万科杀入战局。截至8月15日,恒大共持有7.53亿股万科A股,占万科总股本约6.82%,共耗资约145.7亿元。至此,恒大已经超过安邦,成为万科的第三大股东。许家印举牌万科给出的理由是看好万科未来的发展。

许家印对万科股票的强势买入救了处于爆仓线的宝能一命,令万科股权之争局势更加复杂。财务投资和并表控制万科也许许家印都想要,但对于王石和郁亮这些管理层来说,无论谁是股东,他们都希望万科原有的文化和架构被充分尊重,管理团队享有最大的自主权,即对万科的经营管理权。

在万科的中期业绩会上,有媒体问道,“如果有一天王石被迫出局,管理层是否想过去留的问题?”万科的执行副总裁孙嘉坦言:“管理层会尽全力理性地面对一切局面,那么,如果未来有一天真的发生了管理层很难克服的困难,相信大家会理解我们所做出的选择。”此前万科管理层就曾流出过消息,管理层要走就是全体离开。

王石的挑战还在继续,然而,却也并非孤身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