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人物观点

马化腾:往往懂得“跨界”的创业者最容易成功!

2016年10月11日102

2016年以来,一向低调的腾讯董事局主席马化腾突然高调起来,从6月份开始,三次出席公开的大会,发表了很多重要观点。在7月由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联合香港科技大学李泽湘等教授发起的“X科技创业平台”上,一向很少参与这类社会组织的马化腾,罕见地成为“X科技创业平台”荣誉主席。

马化腾

关于跨界

马化腾说:“给创业者的建议就是,关注跨界的部分。因为一个产业做得很久之后,已经是一片红海,可我们看到,将新技术作用在两个产业的跨界部分,往往最有机会诞生创新的机会,那可能是一片蓝海。腾讯的发展历史也是这样,当年做通信的没有我懂互联网,做互联网的没有我懂通信,所以我做起了当时的QQ。这就是抓到了一个跨界的点。”

“大疆也是,它是无人机,也是flying camera(飞行相机),这两者本来是不同的,本来一个是航模,一个是摄影,但是大疆将它们结合在了一起,一下子打造了一个新市场。我们现在看到的金融科技,还有生物科技、新材料,包括机器人领域,这里都融合了很多学科,跨平台、跨产业的融合机会。我觉得大家应多关注融合跨界的部分。”

马化腾说的是没有错,对于一个行业来说,到了格局已定的时候,任何外来者就很难有机会,特别是比较弱小的企业,就更没有什么机会了。因为,你进入这个行业就不可避免要进入强者设立的规则当中,而在强者的规则中,新进入的弱者是很难有机会胜出的。唯一的解决方案,就是跨界。马化腾做QQ的时候,就是利用跨界思维,其实也是一种产品资源整合。很多人只强调人脉关系的资源整合,但是,始终不懂得产品的资源如何重新整合

其实,现在最火的微信也是在这种跨界思维下诞生的,一个互联网的产品,不仅具备了移动、联通的文字功能、图片功能,还增添了语音功能、视频功能、社交功能,而且,将互联网的免费模式也运用进来。这样的跨界综合,迅速将竞争对手击败。

跨界思维如果运用得好就是“核武器”,乔布斯也是一个运用跨界最成功的典范。苹果手机,同样是手机和电脑的跨界组合。乔布斯是做电脑的,如果来做手机,绝对是一个外行,也是一个弱者,他没有任何机会。但是,乔布斯的伟大之处就是,用做电脑的思维来做手机。他将只能在办公桌上用的电脑,“移植”到手机上,其实就是给电脑装了一个通话功能。这是一种创新,更是一种跨界。

关于团队

马化腾说:“对于团队,我也有一些个人的建议。比如:一些创业团队怎么利用好我们的香港X创业平台。也就是说,如果通过这个平台用好我们的导师,让好的项目经过导师review(评论),然后再作客观的判断,甚至有些项目导师个人可能要投资,这样他才会有代入感,会更加积极,给出真正很好的建议。能不能通过这个平台找到好的合作伙伴(很关键),因为单打独斗是非常难的,腾讯过去也是有五个创业者一起做,互相互补才有可能成功。我们也可以看到在这个平台上还可以找到很多资本,成为资本对接的平台。”

一个好汉三个帮,没有团队那是个体户,不是创业公司。看一下中国现在的众多著名创业公司,都是靠团队取胜。新东方的三驾马车,俞敏洪、徐小平和王强。马云和阿里巴巴的18罗汉。除了互联网公司,实业更是如此,包括三一集团,由梁稳根、向文波、唐修国等合作伙伴组成。

现在的创业公司流行合伙人制,更是把你我变成“我们”,在这个方面,华为其实走在了前面,一开始就让员工全员持股,让员工成为企业的主人。

其实,熟悉历史的人都知道,创业离不开团队的搭建。过去三国演义中的刘备、张飞、关羽桃园三结义,刘邦有萧何、韩信辅助等,无一不是靠团队发展壮大起来的。

关于平台

马化腾讲道:“团队要多利用全球的平台。因为当今的时代已经和我们创业时不一样了,我们当时什么都要自己做,现在已经有很多开放平台可供创业者利用,全球有很好的‘云’,社交网络、电商平台,国内也有腾讯的一些基础设施提供这些服务。创业者要专注解决生活中如何提高效率,以及如何解决用户的‘痛点’,将精力聚焦在这一点,其他的东西可以利用平台来帮你。”

他举例说:“前不久我们组织的一个财团,收购了芬兰最大的一家手机游戏公司,用86亿美元收购了其80%的股份,也就是公司估值超过了100亿美元,可这是一个仅仅180人的公司。这在过去是不可能的事情,大家要知道芬兰才500多万人,比香港还少,为何能诞生如此大的科技企业?正是因为他们运用了全球的云技术,以及服务外包,让他们可以专心于最核心的创意部分,今天我们才看到了他们的成功。”

其实,最后一点才是马化腾最想表达的。2010年之前,腾讯的基因是“开放”的反义词——封闭。2010年之后,马化腾逐步全面开放腾讯,他在给员工们的一封公开信中写道:“我们将尝试在腾讯未来的发展中注入更多开放、分享的元素。更加积极推动平台开放,关注产业链的和谐,因为腾讯的梦想不是让自己变成最强、最大的公司,而是最受人尊重的公司。”

马化腾“开放”的核心,是由原来的to C(只针对消费者)转变为在保留to C的基础上开始to B(针对企业提供服务)。这对腾讯是一种根本上的改变,甚至是一种颠覆式的改变。以前腾讯对于to B的部分极度严防死守,但是,现在则“把半条命交给合作伙伴”

不仅如此,马化腾专门成立众创平台,让众创空间开放成创业者的家园。腾讯开放平台上的创业公司总数量已达到400多万家,总估值3000亿人民币,腾讯“双百计划”项目成功孵化40家市值超过1亿的公司,半年内五家公司达到上市要求。

马化腾带领的腾讯已经由过去创业者和创新者的天敌,变成了创业者、创新者的“守护神”。

可是,让马化腾最为着急的是,他发现一些创业公司并没认识到腾讯提供的开放平台的真正价值。所以,他才会愿意去香港参与“X科技创业平台”,而且成为荣誉主席。马化腾亲自让自己成为“连接一切”的枢纽。

关于进化

永远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符合时代需求的企业。企业要进化、迭代和升级。生存越久的企业,越是具备进化能力的企业。虽然这一点马化腾并没有说出来,但是,我们可以看到,在这一点上马化腾有着强烈的危机意识。马化腾非常拼,是因为他担心自己的懈怠,让腾讯陷入危机之中。

恐龙曾经无比强大,“统治”着地球,但是,有一天,恐龙突然消失了,就是进化没有跟上环境变化的原因。如果创业者让自己的创新理念进化跟上环境变化,那么,他的创业路上出现致命性风险的可能,才会大大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