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今日头条

刘强东接受专访 谈京东与腾讯、阿里之间的关系

2015年12月11日105

近日,京东创始人、首席执行长刘强东接受了《华尔街日报》的专访。对京东未来的发展前景、与腾讯之间密切的合作关系等问题一一解答。

在中国经济放缓的整个大环境下,刘强东依然对中国的消费市场持乐观态度,认为,受其影响最大的主要是大家电,衣食住行领域没有太大影响。

刘强东接受专访 谈京东与腾讯、阿里之间的关系

谈起与腾讯之间的关系,刘强东表示,三分之一的新用户都是由微信带来的,与腾讯之间的合作还在进一步的优化中,希望在与腾讯5年的免费期之内可以将腾讯移动端的用户可以转化过来。在京东与阿里的博弈中,腾讯给了京东巨大的支持。

今年京东的股价上涨了40%,阿里巴巴的股价却下跌了18%。刘强东不可避免地提及到与阿里巴巴集团的竞争关系,在双十一前京东向国家工商总局举报阿里巴巴不正当竞争,刘强东表示至今没收到明确的回复。同时,刘强东在接受采访时称:“一名程序员只需1天就能搞定这件事。你能想象得到花80块钱就能买到一个古驰品牌的手提包吗?”对阿里巴巴饱受诟病的“假货”问题进行了影射。

附采访问答摘要:

(WSJ是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英文的缩写)

WSJ:先说一下大环境,中国经济放缓,为什么电商这边不管是你们还是阿里巴巴好象都没有受到影响,还是在增长?

刘强东:我们主要还是面向消费需求,不管经济好不好,衣食住行少不了,受影响最大的是大家电,其他的没怎么受影响。如果你看日本和韩国,他们当年GDP增长放缓的时候,消费的曲线反而井喷上去了。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中国消费市场还是能起来。

WSJ:说一下和腾讯的关系吧。这次你们Q3财报挺好的,有些人说,这是因为微信带来了很大流量。可以这么说吗?

刘强东:可以这么说。现在三分之一的新用户都是微信带来的,微信和手机QQ客户端带来的这部分用户都是移动用户,质量非常好。我们在深圳本身有上千名员工,主要就是跟腾讯在合作,这一千个员工不做别的事情,就是跟腾讯公司相关部门合作。现在相关的数据打通,不断在优化。

WSJ:你们需要不需要给腾讯付任何的费用呢?

刘强东:5年之内免费。我们希望5年之内能把微信和手机QQ用户都转化过来。我们现在有1.3亿用户,微信有六亿多,所以还有很大的空间。

WSJ:现在快递付费用户有多少?

刘强东:我们连涨了三年的免运费门槛,最早是0元,你买5块钱都免费送到家,然后开始涨到29,59,今年79,明年会涨到99,后年我们可能会取消掉免运费。我们发现每次涨的时候,用户并没有流失。现在每天将近有十万名用户付快递费,就是消费不到79块钱的用户。

WSJ:京东什么时候会盈利呢?

刘强东:我们商城的业务早就已经赚钱了,但因为我们希望能够给股东带来长期的价值,所以要做很多新的业务,比如说金融和云的业务,每年都往里投很多。这些钱其实都是靠商城来输血。所以我们京东商城的业务可以说早就已经赚不少钱了,赚不少钱了才能够去补贴那几大块巨额亏损的业务。

WSJ:上次你们向国家工商总局举报阿里巴巴不正当竞争后来有什么结果吗?

刘强东:目前还没有回复我们,据说他们已经让杭州工商局去调查了,杭州工商局调查的结果应该也出来了,但是目前我们看不到这个结果。阿里巴巴这种做法如果在美国的话可以被罚死。中国就是违法成本太低。当违法成本为零的时候违法店就存在。再者,中国假货存在的原因说白了还是,如果你要是在假货上有利益的话,那么假货就绝对管不好。假货如果真的是损害你的利益的话,是很好处理的。其实在网上管理假货是非常非常容易的,很简单,一个程序员花一天的时间就把它管好了。

WSJ:是吗?

刘强东:当然了。你说80块钱的Gucci还用想吗?二手的都不可能。

WSJ:阿里巴巴投资了不少媒体,你们有没有也考虑也去投资一些媒体?

刘强东:不会。我们就关注三个业务,电商业务、跟电商有关的金融业务,还有云的业务。我们就做这三个业务,跟这三个无关的事情我们绝对不碰。京东的核心是中国中产阶级的崛起。我们相信中国的中产阶级正在崛起,因为只有中产阶级崛起了,这个社会才会真正稳定,才会真正走向所谓的和谐。这个群体这几年也确实在不断壮大,你看我们的消费数据也在不断增长。京东的消费者绝大多数以前在其他平台上买过东西,但他们烦了累了,因为买东西要长火眼金睛,要各种攻防战术。他们到京东买,虽然可能我们的价格比别的地方贵一点。我们利润已经比刀片还薄,甚至现在还都是亏钱的,别人怎么可能卖得比我们还便宜?

WSJ:听说你以前在京东内部讲话,称员工为兄弟们,是吗?以前你每年去送一次货,意思是你和大家一样,现在京东上市了,你是亿万富翁,下面的员工尤其是做物流的员工对你的认同感还会很强吗?你怎么让他们觉得你和他们还是兄弟?

刘强东:我要给他们足够的尊重。我是农村出来的,骨子里面渴望的其实是被尊重,渴望的是公平,因为从农村一路走过来,你看到太多不公平的现象。我们兼职和专职加起来50万员工,90%以上来自农村。比如三年前我看到一篇报道,春节的时候有一个六岁的孩子因为父母没有回家过年自杀了,因为我们不能停止营业,大年三十也要工作,怎么办?看了这篇报道以后,我当天晚上就决定,所有员工每年都可以把孩子接到城里来跟父母一起过年,每个孩子补贴三千块钱。现在每年都在执行。我前几天看到几个员工怀孕了,然后发现京东每天在休产假的员工有上千人,因为我们毕竟十几万员工,平均年龄26.3岁,正好都是生育的年龄。我说好,给所有的员工增加30天的产假。整体来讲,我们员工很苦,有些东西我们解决不了的,像冬天很冷、夏天很热,但是尽自己的可能去照顾他们,站在他们的角度去思考。不管我们做的产品还是我们的公司,还是我们对待员工的方式,还有我们对待合作伙伴的方式,可以说这家公司一定是最正的公司之一。

WSJ:但是网上还是有很多关于京东的负面新闻,比如说你们把二手货重新包装当新货卖,还有说你们的商户刷单。

刘强东:刷单我们也承认有,这也是中国多少年来畸形的现象,京东也面临这个问题,我们每天也在补这个漏洞。刷单说白了还是排名,客户买东西很喜欢买销量大的,一看没有销量,不买了,所以很多低销量的卖家产品上线的时候自己先买几单,有几个交易的记录客户才会买,但这个就属于刷单了,就是虚假交易。所以我们在通过技术手段,通过提供全流程的物流服务,最后解决这个问题。中央电视台曾经报道说我们翻旧货,但我们后来发声明了,苹果也给我们提供了各种各样的证据,证明我们是没有问题的。

WSJ:这两年有人说你变得稍微柔和了一些,和你的个人生活有关系吗?

刘强东:我觉得肯定有一定的关系,毕竟一个单身的人和有家庭的人感觉不一样的。过去我回到家里永远一个人,不管几点回去,就是保姆和我,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所以,我觉得人有了家庭会有更多的温情、温暖,反过来也会让你的心态方面更平和一些,说话、做事温和一些。其实核心还是公司到了这个阶段,管理者必须要不断的自我学习和成长,要不断的改变。我管理两万人的公司,跟今天管理12万人的公司,态度、风格完全不能一样,要一样公司就死了,我就变成公司增长的瓶颈。

WSJ:你一般多长时间用一次京东?一年大概花多少钱?

刘强东:我几乎每天都在京东上购物。去年花得最多,有100多万,因为去年家里好几个人装修,所有的电器都是我给他们买的。一般花不了这么多的钱,一二十万吧。

WSJ:你才41岁,美国一些互联网公司的创始人可能会考虑再去做点别的事情。你考虑过吗?

刘强东:我没有,我这一辈子只做京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