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今日头条

微信红包照片可能为压力测试

2016年02月02日184

如果现在走进深圳南山的腾讯大厦,听到被讨论最多的话题或许是春节谁该留下来加班。虽然腾讯的加班文化素来有名,但因为多了红包这款产品,这家公司许多员工的春节假期也需要开始搁置。

从2014年开始,每年的春节都让腾讯公司弥漫着紧张氛围,而在最近更是如此,借助于腾讯的社交资源,红包已经成为腾讯用户中使用频次最高的产品之一,即使是像《天天酷跑》《全民打飞机》这样的爆款游戏恐怕都难以企及。

201602025341454375721343.jpg

一位在线支付公司的高管对界面新闻记者说,微信红包在今年春节收发次数将达到上百亿,这个数字将是去年除夕10.1亿次的10倍,也是今年元旦跨年23.1亿次的近4倍。与此同时,腾讯另外一款产品QQ红包也想在春节期间大规模出击。

但即使是以优质技术和程序员著称的腾讯,在面对如此巨量的世界数据之时并没有十足和完全的把握。一个参照是,VISA每天的全球交易最大峰值约为2亿笔,而微信红包的峰值已是其数十倍,包括服务器容量、金融风险控制等问题都在考验着腾讯。

在春节以前,技术上的风险已经有了征兆。元旦跨年期间,微信红包一度因为发送量的大规模增长而造成瘫痪;1月21日,也有许多用户发现微信支付一度瘫痪,包括发红包、付打车费用等场景支付均不能使用;在过去的一年中,微信红包多次发生过短暂的宕机和瘫痪案例。

毫无疑问,这是全球互联网公司都未曾遭遇过的世界级技术难题。腾讯把这样的重任交给了红包底层技术团队??腾讯支付基础平台与金融应用线(下称FIT),他们被腾讯集团要求保证新年红包稳定运行。“我们部门有将近2/3的员工在春节期间要加班。”

腾讯FIT支付安全项目管理负责人周治明对界面新闻记者说。

如今的腾讯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压力测试。就在1月26日,微信意外地提前发起了朋友圈发红包看照片、摇一摇红包的活动,后来腾讯内部人士证实,这是在为春节红包活动预演而设置的压力测试。

红包最早的时候仅是腾讯内部一款测试性的产品。按照广东的习俗,新年开工第一天,员工会向老板和长辈们讨要红包,称之为“开工利是”。在腾讯大厦,有将近2万名员工在新年返工,因此腾讯集团的高管们早期每年春节都会准备大量的实体红包,但后来员工们发现,在高管们的红包里,金额并不是相同的,5元、10元都有。

“我的直接领导腾讯集团副总裁、财付通总经理、FIT负责人赖智明发放的数额不同的红包,是微信拼手气红包的一个创意来源。”FIT副总经理、腾讯QQ钱包总经理郑浩剑说,2014年红包产品风靡起来之前,并没有想过会成为腾讯集团的一个拳头产品,当时只是觉得可以试试,也没有花任何广告费,只是想用社交关系链进行传播。

2013年11月,一次基础产品中心的头脑风暴中,腾讯开发人员希望开发类似用于公司发红包传统的应用;2014年1月,通过微信的社交链,红包的引爆速度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开发团队忙着给微信红包系统扩容,调来了10倍于原设计数量的服务器。

但因为红包产品链条的复杂性以及意外数倍疯狂追捧的超级热度,腾讯数以万计的服务器刚开始也一时难以招架。FIT支付平台产品负责人陈起儒说,相比起腾讯内部其他互联网产品,支付系统更需要建立一个非常大型的支撑平台系统。

支付的其中一端连着微信支付或者QQ钱包业务,而这些产品的下游,还有滴滴、京东等具体业务对接。

支付的另一端则是腾讯公司最无法控制的银行合作方。“腾讯支付接入了100家银行,但银行的能力和系统参差不齐,任何一家银行的系统出现问题,腾讯的用户提现就提不了,红包就无法发出去。”陈起儒说。一位银行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说,红包的瘫痪案例绝大部分原因是因为银行造成的。

由于传统银行的IT系统设计基本是代扣、代付或者柜台业务,对时间的要求并没有那么高。举个例子,工资入帐,无论早上、中午、晚上入帐对用户来说并没有太大差别。但移动支付是这一秒要发生的事,所以实时性的要求是非常之高的,这对传统银行提出了非常大的挑战,一秒钟一定要反馈结果,不反馈结果用户就会炸开了锅。

陈起儒说,早期工行、农行、建行都是从分行系统对接腾讯,随着红包和支付的数量增多,这些合作伙伴已经开始用总行的系统来对接腾讯。

不仅如此,支付业务也在腾讯集团内部开始获得更多的资源。最早的时候,财付通只是腾讯里头并不算起眼的部门,在与支付宝的狙击战中,财付通团队并没有获得多少优势。而在微信红包推出之前,财付通在移动支付的份额还不足10%。

直到今年9月,腾讯对内发出《关于“支付基础平台与金融应用线”组织架构调整的通知》,将腾讯几乎所有与金融行业相关的业务都整合在新业务线下,财付通总经理赖智明则被任命为这个业务线负责人。

FIT支付平台研发中心总监李茂材说,为了春节红包正常运行,腾讯已经当做一场战争在调动大量的资源,包括技术的储备、服务器以及架构上的调整。目前准备工作已经进入尾段,系统已经部署完毕而且调通,接下来就是进行测试演练,当出现异常的情况怎么保护好用户的体验。“腾讯的零钱账户跟银行的户头帐户是一样的,这里面有很严格的财会和事务的管理机制。”李茂才说。

按照李茂材的说法,除了扩容服务器增加核心并发能力之外,腾讯现在采用的是分布式的交易系统:首先不同的用户比如全国各地的用户能够散布到不同的地方去完成交易;此外当大量的红包进来的时候,腾讯又做了一套新的入帐系统能够把这些数据存储起来,提前告知用户抢了多少钱,然后这些数据再进行排队,把钱依次精准无误地转入到个人账户。

虽然投入许多资源支撑红包的稳定运行,但从腾讯公司营收角度上来说,红包并不是一个赚钱的项目。

上述银行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说,像红包这样的支付产品,每发一个红包,腾讯需要支付给银行千分之一的手续费,红包本身并没有产生商业价值,但也带来了甜蜜的烦恼??因之而生的实际成本。腾讯2015年第三季度的财报中提到,给用户提供基本上免费的用户间转账功能,带来了显著的银行交易费用。

推广红包的费用也是一笔不小的数字。一位参与过央视春晚红包项目的内部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说,去年春节腾讯花了5000万左右获得了红包项目的冠名,而在当时,腾讯本来预估单个用户绑卡成本是100元左右,而去年红包冠名却让腾讯成功用低成本换取了大量用户。

借助红包产品,腾讯支付业务的翻身仗只用了不到两年时间。如今腾讯的支付产品份额跟支付宝的差距正在逐步缩小。截至去年11月披露的数据,腾讯移动支付(微信支付+QQ钱包)的绑卡用户数已经超过了2亿。

但上述人士提到,今年央视冠名的费用已经从5000万提升到了2.69亿元。腾讯最终以几千万元的差价,落败于此次竞标,劲敌阿里巴巴显然不会继续放任腾讯的突袭。

按照腾讯如今的营收状况,即使红包交易和绑卡用户在短时间内暴增,金融业务也暂未形成规模。2015年上半年,网络游戏业务仍旧占据腾讯总营收458亿元人民币的57.35%;其次是社交网络收入,占比23.5%。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支撑腾讯接近2000亿美元市值的依旧是游戏和社交。

不管QQ还是微信,都算是社交,支付和社交原本是两件事,红包让它们变成了一件事。陈起儒说,腾讯互联网从来就是用免费撬动市场,然后用增值服务盈利。

按照他的说法,腾讯希望用红包培养用户商业支付的习惯,这个链条培养成熟了,业务模式希望能够在话费、彩票,包括互联网金融、还有各种其他的方向上,腾讯可以有一些盈利的空间。

野心已经隐约可见。截至2015年4月,“微信城市服务”就已陆续上线广州、深圳、佛山、武汉及上海5个城市,服务用户超过1100万人次。这其中也用微信支付连接了医院挂号、违章办理、路边停车、零售商等支付业务。

理财通对微信红包背后沉淀的巨额资金也是虎视眈眈。从1月20日,腾讯理财通正式登陆微信“红包”界面,用户拆开微信红包时,可以用红包金额申购理财通货币基金;而就在刚刚过去的1月26日,微信意外地提前发起了朋友圈发红包看照片、摇一摇红包的活动,腾讯理财通显著出现在这些大型活动界面。

腾讯内部人士透露,这几次活动最大的买家都是腾讯理财通。腾讯理财通是腾讯官方理财平台,是嫁接于微信、QQ等基础上的代销理财平台。公开数据显示,腾讯理财通用户已经突破3000万,资金规模超1000亿元,已上线货币基金、定期理财、保险理财、指数基金四大类理财产品。

从游戏到金融,腾讯借助红包的力量,似乎跨入了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但腾讯的底气还在于,除了微信,这家公司还有一款拥有巨量级用户的QQ,这个全国最多90后活跃的平台,为腾讯的支付以及其背后的游戏、增值服务的交易奠定基础,而QQ红包也在这个群体中得到了更大范围的延伸。

腾讯(FIT)QQ钱包产品负责人代星星说,像QQ这样一个产品本身承载了腾讯很大一部分营收的能力,它在做游戏以及虚拟产品这方面,本身就有非常大的支付市场。所以腾讯一方面服务好QQ生态类的产品帮他们做好移动支付工具,另外QQ也走着跟微信截然不同的红包路径。

虽然在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竞争形态下,QQ钱包一度处于尴尬的位置,外界也一度对其并不看好。但是事实证明,QQ钱包已经在QQ多年的积淀之中,成为了国内除支付宝和微信之后,第三大的移动支付产品。

在QQ的用户群里,18-29岁的年轻人超过了5亿。如今越来越多的90后开始喜欢上抢红包这种游戏。在去年春节,QQ红包收发总量为11.6亿次,除夕当日收发总量为6.37亿次。而90后是绝对的主力军,占到参与人数的55.6%。

在央视春晚冠名竞标失败之后,QQ红包似乎在今年被腾讯集团赋予了更多重任。从去年底开始,QQ红包开始更新玩法,推出了刷一刷商家红包、群组口令红包、加入姓氏标识的个性红包、群发祝福等红包玩法。

就在最近,QQ红包还开放了广告位资源跟商家置换,召集除夕现金红包超额2亿元,欧莱雅、美宝莲、大众点评、挖财、携程、微众银行、滴滴出行、微票等品牌都已加入QQ红包阵营。

基于年轻群体的特性以及QQ强大的群组功能,才有了口令红包、个性红包这样的创意,没想到这个功能推出之后,完全激发了用户的创意。腾讯即通产品部助理总经理冼业成对界面新闻记者说,这种玩法现在激发了一些潜在用户群,比如项目经理可以通过口令红包在群组里号召10点钟开会,创业公司可以通过口令红包推广产品。

相比微信而言,QQ相对开放的生态也让其可以节约更多推广红包的成本。在今年春节,QQ开放了包括QQ闪屏、插屏等此前从未对外售卖的资源位,这样的曝光机会也让品牌方不会吝啬。比如挖财,这家公司在跨年QQ红包中加入合作,并在跨年夜获得AppStore中国区下载第一名,成为“红包营销”的经典战例,也吸引了众多商家关注QQ红包。

跟互联网产品的金融业务类似,在确立了用户的支付习惯之后,QQ也正朝着金融业务投入更多的资源。一方面QQ围绕时尚、高校等年轻群体,跟饿了么外卖产品合作,推广线下支付。另一方面,QQ也正避开微信线下推广的区域,开始走向三到六线城市的金融服务。

我们现在也在尝试和三四五六线城市开展互联网+金融的合作,准备和当地的政府、金融机构、行业业态联合起来,围绕当地经济转型升级的方式把QQ钱包全面加入进去,并成为他们之间一个很重要的纽带。郑浩剑说,这是QQ钱包第一次对外透露线下金融策略。

可以想见,未来,QQ钱包肯定会有更多从线上到线下的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