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今日头条

王健林最新重磅观点:要用四大对策把海外消费拉回来

2016年08月26日60

今天,2016飞凡商业博览会暨第十届万达商业年会在京盛大开幕!在下午的中国消费经济创新发展论坛上,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呼吁“把海外消费拉回国”。他指出,想要拉回来,一是要研究海外消费过快增长的原因;二是系统进行顶层政策设计;三是大力宣传国产品牌;四是治理假冒伪劣现象。

事实上,把海外消费拉回来不仅仅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严峻的经济问题,更是一个难以逃避的社会问题。王健林为何要发出这样的呼吁?看看他的分析与判断。

目前全球经济包括中国经济增速都在持续放缓,出口和投资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在大幅降低,现在中国经济最重要的贡献就是消费,大家也指望着提升中国的消费。我们在研究消费时分两个方面,一个是研究如何把国内的消费搞上去,刚才很多专家学者都提供了很好的建议。但还要研究另外一个方面,就是如何把过快外移的海外消费拉回国内。就这个问题我主要讲三个方面。

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演讲

一、海外消费的特点根据官方公布的数据,2015年中国海外旅游消费是1.5万亿人民币,其中8000亿用于购物消费,7000亿用于机票、住宿等;另外一个数据是一家国外权威媒体公布的,中国人在海外购房消费大约1500亿美元,相当于1万亿人民币;这两项消费合计就是2.5万亿人民币。这还不包括一些新兴的海外消费,比方说到国外美容、医疗等,就这两项大的消费就达到2.5万亿人民币。那么这些消费呈现什么特点呢?

一是海外消费增速大大快于国内消费增速。即使在目前中国经济持续放缓,相对来讲比较困难的情况下,去年海外旅游消费也增长了20%。

二是海外消费由奢侈品消费转向日用品消费。现在有一个新现象,就是大家出国去购买很多国内能生产的、其实质量可能也不比国外差很多的日用品,如奶粉、药品,甚至还包括电器,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转变。

三是兴起到海外医疗、体育等新型消费。比方说很多国人去国外体检,到海外整容。因为中国人去韩国整容,把韩国整容行业都抬升起来。韩国首尔旁边一个区的地方政府找到我,说政府出地不要钱,让万达去投资一个有二三十家整形医院的区域,我说为什么呢,他说中国人在这儿整形太多,但是整容行业鱼龙混杂,影响他们声誉,他们就考虑把品牌医院集中起来搞个区域。我说这样还不如弄到中国来,到中国盖这种整形区域不更好吗?但双方没有达成一致,我盖了以后把更多中国人整到国外去也不太好。

这些海外消费的特点都是值得我们研究的,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快速增长?中国的消费现在不能说低迷,消费总额还保持两位数增长,但也不能说热潮,相对以前持续十几年的15%增长速度已经下来了。在国内消费不是说很兴旺的时候,还有大量消费外移就更值得我们研究了。

二、海外消费快速增长的原因首先是价格问题。为什么大家愿意到海外消费,我分析首先是价格问题。市场竞争理论中,第一位的就是价格竞争,然后是质量竞争,再往后才是品牌竞争等等。所以多数人还是便宜就好,价格是吸引消费者最重要的杀手锏之一。很多人选择到国外购买奢侈品、日用品等,首要原因是价格。很多人说是中国关税高,但价格贵不完全是这个因素,它是一个体系,是整体价格体系出了问题。我担任全国政协委员的时候,两次提案降低关税,增加国内消费。后来通过调研,发现确实不完全是关税问题,而是整体体系有问题。

第二是安全因素。为什么大家愿意到国外买东西、消费,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在境外基本可以做到放心消费,目前在国内还不能完全做到放心消费。为什么很多人跑到香港去购物,香港为此限购奶粉,还有人因为多买了奶粉被处罚。这么奇怪的事情都出来过,有人去消费不应该很高兴吗?我认为国内消费环境不安全是造成消费外移的重要原因,也许我的评价有些极端,三十年改革开放安全消费问题还没有完全解决。现在因为电子商务的兴起,买卖双方不见面,这个问题就更难解决。

第三是服务问题。在海外消费的确能获得上帝的感觉,北京有句话“有钱就是大爷”,海外消费还真的有当大爷的感觉。国内消费无论是服务态度还是服务环境,可能都还有差距,消费体验感不好。这里面涉及很深刻的研究,万达有自己的商业研究所,成天研究消费心理学。很重要一个的观点,就是消费很大部分是为别人消费,为面子消费,不是为了需求消费,为需求消费是基本的消费。很多中高端的消费,都不是为了自己,那就非常需要很好的服务,很好的环境。正因为价格问题、消费安全问题和服务质量问题,我们的消费正在严重外移,而且持续地快速外移。

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

三、把海外消费拉回国首先,我们要有清醒认识,海外消费想限制或者制止是不可能的,我们要做的就是研究两个方面:一是研究把其中的一部分消费拉回到国内,不要让它再持续高速外移,否则会对我们国家的生产、消费乃至发展都会产生一定影响,所以要把一部分拉回来。举例来说,海外旅游和购房消费2.5万亿人民币,哪怕把三分之一拉回来就是将近1万亿,什么概念?中国去年GDP67万亿,经济增长率6.9%,如果有1万亿回来,GDP增长就多一个多百分点,企业就不会那么难受,现在企业利润比刀片还要薄。所以我觉得要研究把这一部分拉回来,不仅增加消费,还会增加税收和就业。二是要研究海外消费过快持续的增长,对国内消费冲击究竟有多大。这个问题大家都是在嘴上说,缺少一个分析判断,这种两位数高速增长,还会持续多少年?最终中国国民消费能力究竟有多少会丢到海外?对我们国内消费影响究竟多大?现在还没有看到有人真正在研究这个问题。媒体经常会报道,说2015年中国海外旅游人次、消费额位居全球第一,说全球很多消费场所都在讲中文,都有会说汉语的导游导购,说中国人都很有钱。其实这完全是一种假象,中国人均收入还远远没有到海外消费的程度,能出去消费的大概只是中国国民的十分之一甚至二十分之一。中国人还没到真正富到国内消费装不下而非要到海外消费的程度,对此要有清醒认识。

其次是系统进行顶层政策设计。

让外移消费回来一部分,这不是一个海关关税问题,也不是简单一个质量问题,它是一个综合因素,所以需要国家层面出台顶层设计,而且是系统的顶层设计。比如中国商品为什么不做到和在国外一样质量?为什么我们中国质量标准就是要比海外低一点呢?为什么不做精呢?我们要下决心来解决这个问题,而不是嘴上说说,我们应该把消费、就业、税收以及经济繁荣更多地留给国人自己

第三、大力宣传国产品牌。由于中国近二百年来国力衰弱,形成崇洋媚外的现象,其实消费外移很重要的原因是舆论因素、从众心理,就是觉得国外比中国好。其实许多国外品牌就是在中国生产。但因为我们自己没有品牌,我们要用更高的价钱买回来。中国的舆论不仅要宣传中国国产制造业品牌,也要大力宣传中国的服务业品牌。宣传不是一朝一夕,要持续,要真正去发现、进行比较,树立国人对国产品牌的信任。

第四、治理假冒伪劣现象。之所以消费外移,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假冒伪劣现象根治不绝,大家对国内消费失去了信心。奶粉因为一个三鹿公司出了问题,打击的是整个乳制品行业。所以还要下决心从重打击,不能给这些假冒伪劣产品藏身之地。不用说美国欧洲,哪怕在日本韩国香港卖假货就要判刑,但在中国我们见过有几个卖假货判刑的?古人有云,乱世用重典,现在虽然不是乱世,但是治乱就要用重典,只有从重从快地打击这些假冒伪劣,才有可能建立我们中国人对自己品牌的信心。

的的确确,我们在研究消费时注意到这样一个非常明显的现象,就是国人消费在快速持续外移,我希望有关方面能对这个问题引起重视,出台真正管用的政策,大家共同努力,中国人更多买自己的产品,让我们企业更好过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