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今日头条

期权之争待解,丁香园是创业公司的坏榜样

2016年08月30日75

专注医药领域的互联网公司丁香园日前陷入了期权之争——丁香园CTO冯大辉被曝已离职一月有余,冯在丁香园任职6年,入职时曾被许以期权,现在冯大辉离职,公司却拒绝了他的行权要求,双方至今没有找到纠纷的解决途径。

丁香园

当初的协议细节不够清晰,难以通过法律途径进行裁定,很可能是争议只能在网间发酵却得不到真正解决的根本原因。站在冯大辉一边的人会说,一诺千金,随便反悔合适吗,而在丁香园董事长李天天那边,考虑到目前丁香园的估值包含了未来的预期,由冯大辉按当前估值套现走人自然也不尽合理。这样一来,如果期权协议没有对行权条件做出细致、详尽的规定,结果将注定很尴尬。

在互联网创业公司,出现类似的情况并不奇怪。首先,互联网创业公司是轻资产公司,完全不同于传统制造业企业,两者的区别在于,与传统企业较为倚重厂房、库存、设备不同,在轻资产的公司中,人的因素更重要、甚至在企业发展中所起的作用是决定性的。这对企业的治理结构、特别是利益捆绑机制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机制设置不到位、不周全,就可能带来较大的隐患。此外,由于加入了很多无形的因素,轻资产公司的估值难度、估值的模糊程度也远远高于传统的重资产公司,而不可能做到很精确,冯大辉在评价腾讯7000万美元投资丁香园时甚至直言,“医疗是外界都难以看懂的行业,没有估值标准”,而且当时就有评论称,腾讯给予的估值已经透支了丁香园的成长空间。这些客观存在的情况,都在丁香园期权之争中得到了直观反映,是导致分歧产生且难以调和的重要原因。

其次,互联网创业公司的成长之快、变化之快,往往能够超出公司管理层的预料,这种快速的变化作为一种不稳定因素,需要公司创始人、大股东的充分重视。近些年我们看到了太多“速成”的互联网大公司,其成长之快颠覆了传统商业的逻辑。虽然丁香园至今没有上市,但自2009年以来,丁香园先后完成了A轮、B轮和C轮融资,引入的投资者包括顺为基金、DCM、腾讯,融资额则由B轮的千亿美元翻升至C轮的7千亿,前后仅隔两年时间,估值、财务、股权变化的背后,公司各方面的变化、包括高层人事的心态变化是可想而知的。这种公司的管理自然需要一个动态跟进的配套机制,机制要有足够弹性,能够应对未来可能出现的各种变数。

单就丁香园期权之争而言,我认为,没有将期权协议安排周详,其主要责任在创始人李天天。创业公司的主导者应该奉行的是“先小人后君子”,或者“把丑话说在前头”,而不是因为怕伤感情或者出于其它目的,在一些安排上刻意进行模糊处理。在丁香园期权之争中,如果协议中详细规定了各种现实可能之下的行权条件,就不会出现今天的纠纷,而不管这种模糊是刻意还是无意,如果纠纷最终的经济结果明显对公司有利,那么从社会影响来看,对于丁香园的发展恰恰是有伤害的,起码不利于丁香园招揽人才。何况,冯大辉表示“个人跟公司谈判中,公司永远处于上风”,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由于上市的“造富效应”,阿里巴巴在2014年上市前后,出现了一波不小的离职潮,为了最大限度地降低关键员工的流失率,阿里人力资源部门提前做了大量工作。阿里离职员工带走的是股民的钱,而冯大辉从丁香园离职,对公司来说是人才和资金的双流失,为何缺少应对这种状况的“预案”,是丁香园创始人应该反思的。

丁香园期权之争是创业公司的坏榜样。创业公司往往追求成长速度,而对治理结构的精细化、动态化要求不足,当这种状况在惯性中延续,伴随着公司的成长,潜在问题就可能会被暴露出来,且很容易变得过于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