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今日头条

直播行业像当年的百团大战,最终定是剩者为王

2016年09月13日72

要说2016移动互联网行业有哪两个词最多,除了VR之外,莫过于直播了。

直播火到什么程度呢?从行业的发展速度和圈钱能力就可以以小窥大了。从上市公司到互联网巨头,还有一些独角兽APP,都纷纷争先恐后的进入移动直播领域,就在今年上半年,境内的直播平台数量就已经达到200多个,短时间内诞生了数百家直播平台。

直播行业像当年的百团大战

投资者对于这类项目在寒冬中也表现得十分大手笔,就在上个月,斗鱼宣布完成C轮15亿人民币融资,不到半年时间累计融资20亿。而这在券商们对于直播行业2016年150亿元,到2020年将达到600亿元甚至千亿元的市场预估来说,这样的前期投入显得理所当然。

用户也像预期的那样,一直呈现快速增长。按照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38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的数据,网络直播行业APP的月活跃用户从去年10月的5271万持续爆发增长到今年5月的8585万,几乎翻了一倍。

直播行业已经毫无疑问的成为移动互联网的风口。从下面这张密集的图片中,就能够大致窥见直播行业的“火热”,不管是纯粹的直播APP还是将直播作为功能补充,只要能和直播沾上边的,都在不断加入这个队伍。放眼望去,似乎看到了当初团购兴起,进入爆发期,“千团大战”、“百团大战”前夕的影子。

当年的团购网站自2008年Groupon的成功后,从2010年在国内进入了狂热的跨越式发展,最夸张的时候几乎是每天平均新增4个团购网站。到2011年最高峰时甚至达到了5058家,除了美团这类的创业公司团购网外,互联网大佬们也纷纷建立自己的团购频道。很快,团购网站进入了洗牌期,经历了千团大战和百团大战之后,到2014年6月,团购网站数量仅剩下176家。

团购网站进入2.0时代,经过激烈的厮杀之后存活下来的团购网站,从原本的小打小闹各自为政进阶到了“剩者为王”的阶段,少数的几个领头羊几乎将市场垄断。当时美团、大众点评和百度糯米三家已经占到了84.2%的市场份额,排名前5的团购网站甚至占据了99%以上的市场份额。而到了现在,活下来并且还活得还可以的团购网站也就是这几个。

而从团购行业的发展轨迹来看,现在的直播行业正在走上一样的轨道——行业成为热点,成为资本追捧的对象,在资本推动下,以难以置信的速度快速的催熟发展,虽然还没到团购网站的“千团大战”,但是“百团大战”的影子已经浮现,直播行业正要进入第一轮洗牌期。

这其实并不是直播行业单独的问题。行业内的同质化竞争过于集中必定会导致兼并收购等等一系列挤压洗牌行为。直播行业说白了,仍然在粉丝经济的范畴,到最后就是其实就是比拼内容。我们来看现在的直播行业,主要以这几种形式为主:秀场直播、社交直播、体育直播、游戏直播等,这些中,又以秀场直播、社交直播最为基础,几乎所有平台都会有这些UGC内容,在前段时间的全民直播趋势中,就可以看到一些用户对于直播行业的误解,以为只要在里面说说话陪网友聊聊天,就可以轻松赚大钱。这是门槛最低的内容,也是最没有质量保障的一部分内容,普通人如何吸引流量呢?之前曾经屡屡发生的某些直播平台女主播直播不雅行为等踩红线的内容就是秀场直播、社交直播模式下,为了争夺眼球而发生的。

平台要保证自身拥有充足的流量,就需要产出一些质量稳定,而且具有吸引力又没有法律风险的内容,这也就需要平台投入更多的资源来进行PGC的内容产出。而需要专业度比较高的体育直播和游戏直播的内容就成为了选择。这需要平台具备一定的资金和资源实力,直播平台为了自身的流量保证,积累各界资源,抢夺内容给中赛事的转播权,抢夺明星主播高薪挖角,是必行的。这些直播内容的制作和明星主播都是流量的保障。资源就那么一些,一旦开始抢占稀缺性,就会造成直播行业的一些泡沫。像是miss等明星主播的天价薪资,就是平台对打的产物。

背靠大树的平台在这样的竞争中就占据了优势地位,不差钱,有人才,可以在初期就用资金拉开差距,创造壁垒,小平台受限于自身实力,是没有办法在段时间内跨越这样的壁垒的,大平台和小平台之间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要知道,像是欢聚时代这样的大平台,仅去年第四季度就需要支出1.611亿元的带宽成本,可能是小平台一年的支出了。优质的PGC内容加上明星直播,再加上稳定的带宽,从技术到内容,大平台很快就会将大部分小平台打垮,形成赢者通吃的局面。

而小平台还有一个最大的难关,就是政府关系。在经历了疯狂的野蛮生长期之后,本月9号,广电总局下发了《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直播平台再次迎来了严厉的“监管令”。通知中规定直播平台必须必须“持证上岗”,在目前主流直播平台里面,只有一小部分直播平台已经具备了广电出台的《视听证》,而像是大家耳熟能详的花椒,斗鱼,熊猫TV竟然还没有《视听证》。

并且,通知还规定在开展直播活动前,要将相关信息报属地省级以上新闻出版广电行政部门备案,还不能在互谅网上使用“电视台”、“广播电台”、“电台”、“TV”等广播电视专有名称来开展业务。这一把,连斗鱼TV、虎牙TV、战旗TV,以及王思聪旗下的熊猫TV,都受到了波及。大平台在这样的监管令下尚能有能力有空间可以调整,很多小平台可能受此政策影响,很快就销声匿迹了。

可以预见的是,在广电这一波规定执行之后,直播平台将进入再一次的大清洗活动,洗牌战结束后,现在的两百多个直播平台能够剩下的,可能十不存一,几次“百团大战”之后,和团购网站的命运一样,直播界估计也就只能剩下几个巨头,垄断90%以上的市场了。

如何能够在这样的百团大战中存活下来呢?首先最起码的是,要动用一切资源,让自己跨过政策线,让平台最起码能够正常运行。在此基础上,直播平台们需要从土豪模式转切入“节约模式”,在进入洗牌期后,资本对于投资直播平台已经开始越来越谨慎,如果想要在洗牌期能够好好的活得久一些,就要确保目前自己手上拿着的钱都是花在刀刃上的,不要盲目的跟风砸钱。当时团购网站的百团大战中,美团能够存活下来,和王兴在对花钱这方面的谨慎是分不开关系的。

洗牌期来临,节省成本做好产品是最明智的战术。参考团购网站的几轮清洗战延续的时间,现在的直播行业才刚刚开局,最重要的还是要面向用户打好基础,只要产品够好,在用户群中创下口碑,形成影响力,用内容来黏住用户,就能在这场持久战中占据优势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