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今日头条

微信,支付宝都已提现收费,百度钱包却还做不好

2016年09月15日374

3月1日,微信提现收费的时候,“马云承诺支付宝永久免费”的新闻立即占领了大大小小的头条。而这一次,支付宝宣布提现、转账要收费,新闻里却没有一点儿李彦宏的声音。

支付宝

虽然,百度钱包在微博上表示百度余额继续免费,但转发和评论少的可怜,只有29个评论。看看人家支付宝的那条声明,转发都超过三万个。

百度钱包

大概这届百度公关真的不太行。但不会创新,还不会模仿吗?

吃瓜群众看着都着急,是因为作为一个技术出身的CEO本质里还是太老实了吗?李彦宏就这样生生放过了一个为百度钱包做宣传的机会。

李彦宏应该是重视百度钱包的。9月初的百度世界大会上,还请来了百度钱包的代言人胡歌。两个人还进行了一段有趣的对话:

胡歌:之前我听说过人脸支付,如果以后能在一大堆人中进行人脸识别进行支付就太便捷了。以后,我和Robin一起吃饭,到结账的时候,我肯定把头转过去,不给识别,让你买单。

李彦宏:对对对没问题,我以后可以买单。

只是,百度钱包的用户数实在时太少。6月22日的互联网大会上,百度钱包总经理章政华提到,百度钱包推出两年的激活账户数达到6500万。

但你知道,有一个叫Keep的健身App创业公司18个月的用户数就突破了1亿。支付宝在2012年11月支付用户数就超过了1亿,微信支付和QQ钱包的用户在2015年3月超过1亿。背靠百度这个在线搜索入口大树,百度钱包的增长速度实在是谈不上迅速。

百度钱包一直没有给人一个使用它的理由。身边有朋友在用百度钱包点外卖,但像我这样既不是外卖的用户,更不是百度外卖的用户,完全找不到动力去下载一个百度钱包。

当支付宝宣布提现要收费后,我终于下载了一个百度钱包,因为都是用支付宝给房东转账房租。虽然,转账(到他人的银行卡)的手续费并不高,0.1%,可能每个月扔掉的快递纸箱子和农夫山泉的瓶子卖掉的话就比手续费高,但,人们的心里上就是不想给啊。

比较了一下百度钱包的理财产品——百度钱包理财的活期利率(9月14日近7日年化),2.816%,而余额宝是2.306% ,微信理财通是2.624%。从用户的角度看,百度钱包的产品比支付宝、理财通更具优势才对。

但内嵌的应用,明显不在一个量级。我要是没数错行的话,微信支付里有19个功能,包括艺龙的旅行、58到家、美丽说、京东精选、微票儿、美团点评的吃喝玩乐。支付宝里有48个功能,包括淘票票,滴滴,外卖,天猫,淘宝,阿里旅行。

百度钱包呢?只有14个,一屏都不满。你投的蜜芽,携程、去哪儿,倒是给他们个入口啊,留着那么大的屏幕孵蛋吗?连生活缴费功能都还没上线,就算让胡歌代言,SO 能 What 啊

现在,又在传言百度会出售百度外卖。如果属实的话,百度钱包里就只剩个“钱包”了。

有做投资的朋友说:百度外卖可能会外部消化掉,百度现在的问题不是追赶的问题,而是如何把握未来,而O2O布局不是布局未来。

今天(9月14日),BAT市值分别是:阿里,2404亿美元;腾讯,19690亿港元,约2538亿美元;百度,595亿美元。阿里的支付宝还准备独立上市,百度显然没法追。

但是,不要只看到O2O烧钱,看不到用户的价值啊。O2O就是用户,在高喊流量越来越贵,获取新用户越来愈难的今天,还有什么比外卖这样的生意,能更容易抵达用户的吗?

6月,李彦宏在接受《财经》采访时曾说,“百度任何的好与不好,归功和归罪都应该是我。”

里面有个对话的细节,李彦宏说身边的人也会发一些百度的负面信息给他,说你看看外面都在说百度什么。李彦宏会发一些表达他们真实意思的文章,说能不能也转转这些。

显然,他们在说的是关键词或者贴吧的事。

但百度的危机,并不是来自外界的质疑。魏泽西事件也只持续发酵一两个月就过去了。真正的危机,是百度的业务。

PC时代做搜索,移动互联网时代做什么?百度一直没有找到好的答案。

BAT2016年Q2财报,腾讯阿里营收增幅都超过5%,百度只有1%。有人说,百度就像一个守着祖业的土财主,茫然的站在路口,不知道下一步往哪里走。

百度内部也一直在努力探索,有个做教育创业的朋友,去年底曾跟我提到,百度在内部做了50多个企业应用,但都没有成功。

有时候,觉得李彦宏运气真是不好。在出行领域好不容易投了一个Uber中国,结果它被滴滴合并了。合并后,Uber中国的司机和用户都越来越少。

现在,从各种公开消息来看,百度把重心放在了人工智能、无人驾驶,VR/AR上。这是一个对的方向,但是这个方向还有点儿远。

就算以最快的速度看,无人驾驶时代在5年后到来。那么,在这5年里,百度想过自己要做什么吗?

移动)互联网来时代,5年实在太长、变数太大了。盛大、雅虎、人人的的衰败,都是活生生的、就在眼前的例子。

谈论人工智能的爆发,为时尚早。李彦宏的当务之急,还是要抓住眼下看得见的机会。而眼下,百度钱包、百度外卖、百度地图是百度少有的能够看得见的To C的产品。

李彦宏也曾有过艰难的时刻,大概想过辞职。2005年,百度上市前夕,董事会曾想过把百度卖给谷歌。当时,软银孙正义希望百度保持私有公司的身份,而德丰杰的美国合伙人则想把百度卖给谷歌。据说,当时的董事会认为,谷歌给20亿美元就卖,但谷歌只肯给16亿美元。后来,百度上市,并最终占据了中国搜索市场78%的份额。

今天的李彦宏要解决的问题实在太多:投资太过谨慎,没能做出符合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产品,大公司病也很明显——财经的报道里提到,2015年2月17日,李彦宏去百度办公室发现有很多人已经回家过节了,他控制情绪想请高管吃饭,结果一半的高管也休假了

2010年,谷歌退出中国时。美国《商业周刊》做了一期封面文章《Baidu:Be Evil,How Baidu Won China》。那一年,李彦宏打败了谷歌,成为中国第一的搜索引擎,并幻想将业务拓展至全球。

6年后,李彦宏面临了一个尴尬的局面。如果在人工智能、VR/AR、无人驾驶等布局不能成功的话,将来的杂志封面很可能就是:How Baidu Lose China(百度如何输掉了中国)。如果To C的产品没能做好,那么这个封面很可能比人工智能时代更先到来。

我们倒是很想看看,李彦宏如何反击,能否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