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今日头条

从严管互联网电视到严管直播,广电总局在盘算什么?

2016年09月18日149

近日,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一纸《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要求“开展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应具有相应资质”,被众多媒体解读为“直播必须持证上岗”(此处的“证”指《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以下简称“视听许可证”),一时间掀起满城风雨。

电商在线记者通过梳理目前产业链各方意见,发现集中在以下几类观点:直播行业面临洗牌、中小平台可以洗洗睡了;如火如荼的“电商+直播”模式将成昙花一现;更有悲观者认为,无证直播平台将统统取缔,想必也让不少平台心惊肉跳。

这则通知是否是一记直击直播心口的政策重拳?在广电总局出台进一步的细则之前,只有一件事是明确的,那就是叫做“XX电台”、“XXTV”的平台,最好先老老实实把名字改了。

“有证”的平台能否高枕无忧?

按照流传最广的解读,一张视听许可证或可左右直播平台的生死。那么,有哪些平台已经证在手心不慌了呢?

在2015年排名前十(排名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16中国在线直播网红行业专题研究报告》)的直播平台中,YY、映客、虎牙、战旗、六间房都是有证一族,在其首页底部都挂有视听许可证的备案信息;斗鱼、风云、9158、龙珠等直播平台官网则未见相关信息。

然而,在这场风波之中,有证一族真的可以高枕无忧吗?

根据《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中开展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资质的要求:一是通过互联网对重大政治、军事、经济、社会、文化、体育等活动、事件的实况进行视音频直播,应持有新闻出版广电行政部门颁发的《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且许可项目为第一类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第五项;二是通过互联网对一般社会团体文化活动、体育赛事等组织活动的实况进行视音频直播,应持有《许可证》且许可项目为第二类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第七项。

据了解,国家广电总局下发的《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业务分类目录(试行)》,许可类目分为四大类,共17个小项,每一张视听许可证所取得的许可项目都不尽相同。而《通知》明确,只有具有第一类第五项或第二类第七项许可的机构,才可开展直播服务。

YY和虎牙的视听许可证其实是同一张,持证主体是广州华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这张许可证的附页显示,许可业务类别是“第二类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中的第六项:文艺、娱乐、科技、财经、体育、教育等专业类视听节目的汇集、播出服务”。

YY和虎牙所公示的视听许可证

再来看优酷的许可证附页:许可业务类别多一些,包含了第二类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的第四项、第五项、第六项;六间房所持的许可证,许可业务包含第二类第三项、第四项、第六项,以及第三类的第二项:转发网民上传视听节目的服务。

优酷所公示的视听许可证

不难发现,这些持证的直播平台,其实都没有“直播资质”要求的“第一类第五项”和“第二类第七项”许可(另有一些持证平台未公示所获许可类别)。也就是说,按照广电总局的要求,他们同样不能从事相关活动和事件的视音频直播。

“电商+网红+直播”还玩得下去吗?

除了直播平台的生死之外,另一个备受瞩目的关键点是:电商平台基本都没有视听许可证,那么电商直播会受多大冲击?

今年3月以来,各大电商纷纷着手布局直播。天猫直播至今已有500多个品牌参与,覆盖几乎所有品类,并将在今年的双11中唱重头戏。淘宝直播5月正式上线,5月28日,明星吴尊登上淘宝直播推荐知名奶粉,直播1小时交易额120万元,单品转化率高达36%。聚美优品6月开启直播至今,已让电商平台月活跃人数上升15%。唯品会世贸天阶玻璃房直播吸引1500万人观看,乐视、苏宁也纷纷试水……

只要看看“网红+直播”模式带来的这些红利,就不难理解为何电商在这一纸通知面前如此紧张。数月之间,电商直播一路高歌猛进,屡屡刷新纪录,如今正是后续发力的时候,要是忽然被视听许可证的门槛绊一跤,损失一时的销量事小,要是这条导流渠道被堵,那么在电商流量成本高企的当下,就迫切需要找到新的获客途径。

那么,关键的问题来了:电商直播究竟是否属于“无证禁止”的行列?

根据通知原文中所述:不符合上述条件的机构及个人,包括开设互联网直播间以个人网络演艺形式开展直播业务但不持有《许可证》的机构,均不得通过互联网开展上述所列活动、事件的视音频直播服务,也不得利用网络直播平台(直播间)开办新闻、综艺、体育、访谈、评论等各类视听节目,不得开办视听节目直播频道。

按照上述规定,无证平台不得直播的内容,包括重大政治、军事、经济、社会、文化、体育等活动、事件的实况,以及一般社会团体文化活动、体育赛事等组织活动的实况。

不难看出,这些条款对体育赛事类直播平台如风云直播会造成非常直接的冲击。而目前电商直播的主要玩法,是利用名人效应,邀请明星、网红,或某一领域的专家,策划事件或营造场景,对商品进行说明和推介,一般是网红边播边卖,消费者边看边买,是一种注重体验的强互动营销模式。

这种模式显然有别于重大活动事件的实况直播。但是否会被归于一般社会团体文化活动,或者新闻、综艺、体育、访谈、评论等各类视听节目?这要看广电总局后续会出台什么细则、采取什么行动。毕竟,通知中对直播节目内容,相关弹幕发布,直播活动中涉及的主持人、嘉宾、直播对象等作出的具体要求,至今尚未详细发布。

截至发稿前,仍未有电商平台针对直播问题作出正面回应。

办证有多难?直播归谁管?

既然在狭缝中生存如此费力,何不办个证,光明正大地做直播?

事情没那么简单。相比于几乎没有“硬门槛”的《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而言,视听许可证要难办得多。参考广电总局官网上的视听许可证办理要求,申办此证的企业需要满足几条标准:首先必须是国有独资或国有控股单位。其次,申办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的,注册资本应在1000万元以上;提供新闻、影视剧、文娱、专业等多种内容视听节目服务的,注册资本应在2000万元以上。注册资本的门槛尚在其次,但国有独资或国有控股这一条,恐怕要难倒一大片了。

事实上,对于直播平台的监管,之前一直是《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的发证单位——文化部出手较多。今年4月,文化部将斗鱼、虎牙直播、YY、熊猫TV、战旗TV、龙珠直播、六间房、9158等网络直播平台列入查处名单,主要原因是涉嫌提供含宣扬淫秽、暴力、教唆犯罪等内容的互联网文化产品。7月,公安部也提枪上阵,展开了为期三个月的“网络直播平台专项整治”。

广电总局此次出手,被解读为和文化部、公安部的“事后追究”有别的“事前监管”,即通过发许可证的方式建立起准入机制,对市场进行引导和规范。

事实上,这并非广电总局第一次以这样的姿态出手,眼下的场景似曾相识。2014年,广电总局就曾以“重申”181号文的方式对整个互联网电视行业严加监管。2015年发布的《互联网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管理办法(修订征求意见稿)》,更是堵上了互联网电视利用视频APP来暗度陈仓的道路。其时,面对这一系列号称史上最严互联网电视监管令的文件,业内给出的解读也与如今对直播监管的解读如出一辙:“互联网电视产业链面临洗牌”,“野蛮生长之后将经历阵痛,发展脚步将放缓”。

当时广电总局对于互联网电视的策略,就是要通过一系列的文件来将其定性、归类为广播电视业务,从而实现监管。这一目的在国务院新修订的292号文,即新版的《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中已经实现。那么,此番广电发文监管发展之势如火如荼的直播,是否也是想将直播业务收归麾下?毕竟,自从互联网电视开始生长、各种“盒子”层出不穷,到直播平台兴起,直播占领移动端,这期间,属于广电的有线电视业务受冲击不小。

这是一盘多大的棋?目前看来,还需观其后招。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直播既不是这棋盘上的第一块拼图,也不会是最后一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