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今日头条

蘑菇街裁掉原美丽说后勤部门几十人

2016年09月21日75

知情人士透露,原美丽说的联合创始人、高管基本已全部离开新公司。舆论认为,此次“人员流动”风波或能帮助美丽联合集团解决内部的人力效率问题,但它面临的外部竞争仍然未变。

蘑菇街

今日上午,网曝蘑菇街于中秋节前完成大规模裁员,规模在200人左右,涉及研发、运营、人力等多个部门,裁员多的业务条线以美丽说淘世界为主。

电商在线记者从一位接近蘑菇街高层的人士了解到,蘑菇街近期确实发生过裁员事件,但裁员规模并没有达到传说中的200人之多,“差不多几十个人的规模,主要是运营,后勤部门,产品技术的人没裁。”

上述知情人士透露,蘑菇街和美丽说合并后,留在新公司的原美丽说员工的境况并不相同。陈琪一方面对美丽说产品技术的核心人员挽留安抚,而原美丽说市场,运营,销售人员则被边缘化,这次裁员也以后者为主。

外界纷纷推测此次裁员是合并综合症的大爆发。事实上,过去发生的多起互联网合并案都以其中一方退出画下句号,比如滴滴快的合并,携程收购去哪儿、58并购赶集莫不如此。

合并后的人员退出现象在美丽说也有发生。据电商在线了解,原美丽说的联合创始人马念慈、王新米在合并案发生后不久就已离职了,高管杜郭伟、田笑慈、王曦也已经离职,美丽说系高管基本已全部离开合并后成立的新公司。上述知情人士认为,这些人离开公司原因其实并不复杂,“跟人事斗争无关,主要是和陈琪思路不一致”。

记者联系蘑菇街了解情况,对方公关听闻来意后即挂断了电话,不愿作更多回应。而美丽说相关人士则表示,传言系捕风捉影,正常的人员流动每家公司都有。

本次裁员风波距离蘑菇街、美丽说合并不到9个月。

徐易容的HIGO早已独立发展

今年1月11日,美丽说和蘑菇街正式宣布合并,当时对外公开的说法是:合并后,两大品牌独立运营,整个交易以完全换股的方式完成,蘑菇街和美丽说按2∶1对价。新公司由蘑菇街CEO陈琪执掌,美丽说CEO徐易容将带领核心团队专注于HIGO业务。从当时的公开信息就可看出,美丽说是被合并的一方,蘑菇街CEO陈琪主导了新公司。

合并时双方对外发声称,美丽说CEO徐易容带领核心团队专注于HIGO业务,而据媒体公开报道,HIGO作为美丽说的子品牌并未进入合并后的新公司,而是以一家跨境电商平台的身份独立运营。独立后的HIGO继续关注于女性时尚消费,今年已获得融资。除了徐易容有了新业务,原美丽说的联合创始人、高管基本已全部离开合并后成立的新公司。

今年6月15日,美丽联合集团正式宣布成立,整合了美丽说,蘑菇街和淘世界(2016年4月被蘑菇街收购)三大品牌,以“社区+内容+电商”的模式来服务不同阶段的女性时尚消费需求。在当时的成立发布会上,美丽联合集团就曾表示,“合并之后确实对美丽说的整个业务有一些大刀阔斧的调整”。如今的人员调整也许算是业务调整中的一部分。

传蘑菇街能合并美丽说原因在于陈琪流血融资

两家公司都以淘宝导购起家,美丽说成立于2009年11月,而蘑菇街成立于2011年2月,较前者晚了一年多。

在淘宝生态红利下,由于精耕细作这两家公司都曾活得不错。据公开报道,美丽说和蘑菇街两家平台一度能每天向淘宝导入300-500万的UV,电商导购转化率高达10%,远超其他来源流量转化。当时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周逵同时看了美丽说和蘑菇街,想法是两家都投,但由于两个公司太像了,只能投一家。

随着2013年8月淘宝对相关导购平台的政策发生变化,这两家网站被迫转型,开始自建电商。蘑菇街开始发力时尚买手方向,做女性垂直电商,到2015年又调整为走B2C与C2C路线的社交电商;而美丽说,花重金和资源从淘宝挖淘宝店主和品牌。转型之后,本质上它们仍然在做同一群人的生意,这为未来的合并埋下了伏笔。

在导购时代,美丽说和蘑菇街们能够从海量信息中挑出爆款,做淘宝这类平台做不到的事,从而维持用户粘性。但当这些平台开始自建电商后,除了要维系前端流量,它们还要打造后端的供应链体系。一旦模式做重,蘑菇街和美丽说要面临的竞争对手就变成了原来背靠的大树,比如淘宝。而在淘宝之外,还有京东、唯品会、苏宁易购等其他电商公司对其虎视眈眈。

美丽说融资节奏的停滞似乎能说明转型后的艰难。据公开信息显示,美丽说是在2014年3月获得最后一轮独立融资的。而身处杭州的蘑菇街由于转型速度及人才引进方面都更为迅速,在发展速度上逐渐超过了美丽说,同时蘑菇街在融资节奏有重要的优势,2015年年底陈琪拿到了新一轮的2亿美元融资。一位接近蘑菇街的人士透露,这是在后来争夺同一群人的战争中,美丽说被蘑菇街合并的最重要原因。

事实上,陈琪的那一轮融资也拿得并不轻松,内部消息用“流血融资”这个词形容陈琪的举动。从媒体报道中可以看到,双方的合并是由投资人在穿针引线,这意味着合并成为了节省成本的最佳选择。


蘑菇街,美丽说

合并是行业进入成熟期的表现,华兴资本包凡曾如此解释2015年其主导的包括几大合并案例。回到蘑菇街和美丽说,18~30岁的年轻女性的消费能力毋庸置疑,这也是整个电商市场上竞争最为激烈的领域之一。此次“人员流动”风波能帮助美丽联合集团解决内部的人力效率问题,但它面临的外部竞争仍然未变。

6月15日,美丽联合集团的发布会上,陈琪说目标是要让另一半的人更幸福。但在实现这个目标之前,陈琪要把年轻女性对“美丽”的注意力从淘宝、京东们那里抢到“美丽联合”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