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今日头条

全民网络直播之后,全民电竞怎么才能爆发?

2016年09月27日69

全民直播时代的风口,风似乎要停了。

全民网络直播

今年9月9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发了《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通知重申相关规定,直播平台必须持证上岗,对于目前在直播生态链中具有话语权的当红主播且进入几乎毫无门槛的主播来说,这一击可谓是直抵核心。如此看来,直播的风口不会再刮风了,稳健运营、特色鲜明的平台和主播才是最终的胜利者。

问题是,既游戏和直播的风口之后,下一股大风又会在哪里刮起呢?

十年积累终成风口

除了游戏与直播外,电竞最有可能是下一个风口。

之所以说电竞会是下一个风口,不仅仅在于电竞与游戏以及直播之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更不是那些电竞比赛高昂奖金的魅力,对于目前的电竞圈来说,终于拥有了足够的普及基础。

一个行业或者一款革命性的产品(比如iPhone)要在短时间内爆发,都源于之前技术积累和市场需求的共同作用。移动游戏的爆发源于智能手机的硬件强大到足够流畅运行精美的3D游戏画面,直播的火爆也是由于网络环境更加优良,带宽和网速的大幅增加让在线直播有了更流畅的体验,加上庞大的市场需求,让游戏和直播迅速成为了资本眼中的宠儿。

全民网络直播

电竞行业也是如此,在完成了软硬件的相关积累后才会最终爆发。此前的电竞领域在游戏项目、行业比赛组织和商业运作的环节上已经积累了足够的经验,从此前的《CS反恐精英》和《星际争霸》到现在的《英雄联盟LOL》和《Dota》,具有竞技价值的游戏作品层出不穷,硬件商、开发商和平台商各方举办的电竞赛事也是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可以说,至少十年前电竞行业就已经完成了硬件层面上的积累。

最大的问题还是出现在软件即社会环境上。

尽管2003年电竞被体育总局列入第99项运动项目,尽管中国有数以亿计的电竞玩家群体,但是受到世人对游戏行业的偏见,附带电竞也无法被视为一个正常的社会行为。最为严重的是受到网络游戏成瘾观念的影响,形成了凡是和网络游戏沾边的行为均被视为网瘾的定式思维。某著名教授以无聊的言论抨击所谓“网瘾”,以及某“专家”将未经安全证实的电击疗法用于治疗所谓“成瘾”并开办机构借此牟取暴利,都是这种偏激思维下的畸形产物。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看待游戏和电竞的眼光逐渐理性,教育部日前公布了2016年的13个增补专业,其中就包括了“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正式将电竞专业纳入专业体育教育系统,才算是得到了社会的认可。但那些以获取暴利为目的的机构仍然存在,说明人们对待游戏和电竞行业的偏见依旧根深蒂固。

尽管电竞开始得到社会认可,行业发展也开始步入正轨,然而目前距离全民电竞的目标还差的很远。行业目前处于被资本主导的节奏下属于一个烧钱的行业,竞技项目集中在少数优势项目上,赛事活动没有尚处在各自为战的状况,电竞选手的筛选流程和培养也是如此,选手之间的待遇差距悬殊,男女选手之间的地位也不平等,各种行业丑闻严重抹黑了电竞的行业形象。这些问题妨碍了更多的玩家向电竞选手的转变,也是电竞向全民电竞发展道路上不可避免的障碍。

何为全民电竞?

全民电竞,顾名思义就是全民范围内可以参与的电竞活动。这样的电竞活动需要考虑到低门槛、适合移动互联网的碎片时间、涵盖不同项目以及设立数量庞大的线下体验赛点,很显然,光靠一个赛事的主办方不可能实现这样的电竞活动。

不论是综合性赛事或是T系列和S系列这样的单项电竞赛,目前的电竞行业都是高端专业以及金钱的领域,选手职业化、外设专业化,每年不知有多少玩家希望能在电竞舞台上一决高下,但事实上能成为一个能够有规律训练的电竞选手已经就是玩家中的幸运儿,而成为电竞红人甚至某某比赛的冠军,几率和中彩票没什么区别。在电竞中成名的红人数不胜数,李晓峰Sky、知名电竞主播小苍等等,但在这超过一亿的电竞玩家群中,这样的人毕竟还是少数。

针对目前电竞行业的现状,电竞评论人丹妮认为,目前的电竞就像一个哑铃,这个哑铃一头端体积小分量重,另一端体积大分量轻,中间的握把还不结实。丹妮解释说,分量重的一端是成熟的高端电竞赛事,集合了近乎全部的电竞选手、主播和商业赞助,但注意力都在少数几款游戏上,另一端是数量庞大的全民游戏玩家,这个群体数量庞大、涉及的项目范围很广,目前还没有成体系的游戏竞技赛事活动,而且对这个职业的前景存在疑问。中间脆弱的握把则是平台商,目前这块的市场几乎是个空白。

由于智能手机的普及,让游戏日益走进人们的生活,全民电竞的基础—全民游戏的现象已经存在。问题就是如何将全民游戏转化为全民电竞。

昵称是“东东OB”的游戏主播表示,像LOL、CS、星际、炉石、Dota这样的重度游戏比赛固然吸引人,但是需要选手长时间投入训练,并有足够的物质和精神辅助环节支撑,而很多诸如跑酷类、音乐节拍类小游戏也具有比赛价值,而且并不需要长时间的投入就可以进行比赛,这样的游戏竞技比赛也很有市场价值。

在这方面,以社交关系链起家的鹅厂具有更敏锐的市场嗅觉。日前正值旗下休闲游戏《天天酷跑》三周年的日子,鹅厂也因此举办了三周年的游戏跑酷比赛。历经一月的赛事比拼,主办方通过线上初赛、线上复赛、线下城市赛三重选拔,选出了16位酷跑达人参加在广州举行的《天天酷跑》三周年超级联赛总决赛。

“休闲类的轻游戏一样有竞技和经济价值,如果能够激活这个领域,电竞行业将迎来爆发。但这只是全民电竞爆发的必要条件,要真正形成一个上下有序、健康发展的行业性生态,这远远不够。”

“我们要做的是将那个哑铃的握把变得更加结实。”丹妮如此说道。

激活全民电竞

要做到全民电竞,仅仅靠激活休闲类游戏的竞技市场远远不够。全民电竞需要的是一个业余和专业赛事分布合理,有完善晋升机制的体系,而这个体系需要一个平台充当这个哑铃的握把。

这个握把需要一个PaaS模式的平台来担当,这个平台具有整合第三方电竞资源打造周期性小型竞技赛事的组织执行能力,以及对电竞赛事的宣传推广能力尤其是支持中小型电竞活动的推广资源,平台本身的构建可以借助于SaaS的方式解决。同时根据LBS手机定位,平台为玩家推荐附近的比赛,解决玩家参赛距离和区域性赛事的精准推广问题,让玩家便利获取精准赛事信息,通过平台报名完成线上比赛和线下比赛,这样将数量众多的网吧变成电竞场所,起到线下电竞赛点的作用。

有了平台的支持,将小型的业余赛事与大型的专业赛事相连通,打造一个上下有序的全民电竞赛事生态链,不过最麻烦之处在于,构建一个公正看待游戏的环境,能将电竞视为这个时代特定体育项目的社会。民间有很多有志向和潜力的竞技高手,或许是擅长项目不同,或许是家庭环境不许,这些人并没有成为电竞队伍的一员。而职业电竞选手过独木桥式的成功概率和未知前景,注定了目前的电竞只能和模特一样,是一个吃青春饭的职业,这增加了进入电竞行业的门槛。

有很多潜在的电竞高手,他们要么在学校里,要么在办公室里,他们能在跑酷游戏中跑出超高分数,但是他们没有证明自己的机会,甚至有些人出现在某些学校的电击室,这实在是太荒谬了。我国有1.2亿电竞玩家,但参赛玩家却不足1%。如果能够有一个完善的职业和业余赛事体系,理性的社会舆论环境、清晰的职业发展道路,激活这个庞大的市场几乎是没有任何疑问,全民电竞也将如iPhone一样火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