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今日头条

未上市的蚂蚁金服是如何进行投资布局的?

2016年10月07日97

蚂蚁金服不久后的上市或将会成为一个重要时间节点,上市时关联交易会被严格审查,如何厘清两者之间持续性的关联交易,并做到按照市场公允定价,将是蚂蚁金服必须面对的问题。

蚂蚁金服是如何进行投资布局的?

蚂蚁金融服务集团在最近六个月里,密集投资了10家公司,从滴滴出行到百盛中国,覆盖了餐饮O2O、交通出行、影视、私募基金数据、生物识别技术等领域。事实上,蚂蚁金服自正式成立以来,其投融资活动即非常活跃。

据《财经》记者统计,截至2016年9月26日,蚂蚁金服共进行了30起对外投资,其中有1项仍在等待监管部门审批。由于披露信息有限,据不完全统计,其投资金额总计223.7亿元人民币(33.9亿美元)以上。这30起投资不仅覆盖了银行、股票、证券、保险、基金、消费金融等金融类项目,还涉及餐饮、媒体、影视等非金融类项目。

目前,蚂蚁金服是中国估值最高的未上市公司,它被誉为是下一个BAT级别的巨头。2015年7月,蚂蚁金服完成了120亿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估值达450亿美元。而仅在八个月后,蚂蚁金服进行了45亿美元的B轮融资,其估值上涨三分之一,高达600亿美元。

蚂蚁金服副总裁、投融资事业群负责人韩歆毅曾在B轮融资后对《华尔街日报》表示,蚂蚁金服正从中国的金融领域引入战略合作伙伴,以帮助其扩展至中国乡村地区,并为收购计划提供资金。

2016年9月,里昂证券驻香港的通信与互联网行业研究主管梁向奕(Elinor Leung)称,蚂蚁金服的估值可能高达750亿美元,此数字已经超越华尔街投行高盛集团,后者的市值约为700亿美元。这也意味着如果蚂蚁金服成功上市,其市值将有望超过百度,成为中国互联网行业的第三大公司,也是中国最大的互联网金融集团。

在梁向奕的估值模型中,蚂蚁金服的大部分价值来自支付宝,支付宝的估值约500亿美元,占整体估值的67%。另外,蚂蚁金服的小额贷款业务估值约80亿美元,财富管理业务的估值约70亿美元,剩下的50亿美元估值来自于投资及现金。

蚂蚁金服的大部分估值由支付宝支撑,但支付宝的市场地位正面临微信支付的挑战。据艾瑞咨询数据,2015年全年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份额中,支付宝占据68.4%稳坐龙头地位,第二名财付通只有20.6%。但在2016年Q1,支付宝的市场份额下滑至51.8%,第二名财付通增长至38.3%。

自今年2月开始,Apple Pay(苹果支付)、小米支付、华为支付等近场支付在银联的协调下陆续加入战局。此外,美团点评于9月26日全资收购第三方支付公司钱袋宝,获得了第三方支付牌照。亦有市场传闻称滴滴出行也有收购支付牌照的意愿,这些新进入者也会使市场竞争更为激烈。

金融行业是一个服务型行业,它不像诸多其他行业需要提供一种核心服务就可以做大规模,金融需要生态支持。一位互联网金融领域投资人向《财经》记者分析,如果蚂蚁金服要想支撑750亿美元的估值,它不能仅有支付工具,必须通过自建、投资收购、合作等方式来拓展各类金融业务。这才有可能撑起蚂蚁金服整体750亿美元的估值。

基于这些原因,蚂蚁金服自独立以来,便积极通过投资、并购来构建其金融服务生态,而不是像BAT那样等到成熟之后再去投资,这一点是蚂蚁金服更为特殊,也更为主动之处。

蚂蚁金服的投资布局,在某种意义上预示了这家公司的未来。


蚂蚁金服是如何进行投资布局的?

从颠覆到合作

蚂蚁金服起步于2004年成立的支付宝,当时的支付宝只是一个担保交易工具。当资金沉淀在担保交易中,能否产生利息成为各方关注的问题,余额宝的构想也随之产生。

2013年3月,支付宝的母公司——浙江阿里巴巴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宣布将以支付宝为主体筹建小微金融服务集团,即蚂蚁金服的前身。2014年10月蚂蚁金服正式成立。

蚂蚁金服的第一笔对外投资是在2013年10月,以11.8亿元人民币认购天弘基金管理有限公司2.623亿元的注册资本,持51%股份,成为天弘基金最大控股股东。

天弘基金对蚂蚁金服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当时由于支付宝的担保交易模式,导致大量资金沉淀在其中,天弘基金为支付宝盘活资金起到了关键作用,日后也成为蚂蚁金服理财业务板块的核心支柱。天弘基金亦是蚂蚁金服在未独立之前、做过的两起重要对外投资之一,蚂蚁金服是明确的控股策略。

支付宝于2013年6月与天弘基金合作推出名为“余额宝”的产品,这个产品在支付宝账户内嵌入了天弘基金旗下名为“增利宝”的货币基金,这使得天弘基金的规模在五个月内变成了1000亿元,跃居国内最大规模的货币基金。

另一项则是其2014年对恒生电子的投资。这笔投资至今依然是蚂蚁金服30起投资中金额最大的一例。

2014年4月,恒生电子的控股股东恒生集团以32.99亿元转让100%股权给马云控股的浙江融信,交易完成后融信将通过恒生集团持有恒生电子20.62%股权,马云成为实际控制人。

2015年6月,蚂蚁金服通过认购浙江融信新增股本并收购现有股东剩余股权的方式,获得浙江融信100%股权,马云仍为恒生电子的实际控制人。

恒生电子(600570.SH)是中国最大的面向金融行业的IT解决方案提供商,其客户主要是各类证券公司、公募基金、私募基金、保险公司等。恒生电子在证券集中交易系统的市占率为44%,在基金、保险、信托投资交易管理系统的市占率分别为90%、88%、86%,在银行综合理财平台市占率为75%,是目前中国拥有“全领域”的龙头金融IT企业。

一家基金公司人士说,金融机构的底层系统早期很多是恒生电子开发的,马云控股恒生电子,意味着切入了金融行业后端。正如当初阿里巴巴集团围绕淘宝的布局,今天来看最有价值的就是阿里巴巴对淘宝底层基础设施的布局。

国泰君安证券在2014年分析,当时阿里和恒生电子更多的业务契合点在于投资管理云平台HOMS,马云的入股增加了恒生电子推进HOMS战略的筹码,也契合阿里布局大金融的战略。但由于违反实名制而被指责成为非法集资通道,2015年9月后HOMS被证监会叫停。阿里的这项战略遭遇了变数。据接近阿里的人士表示,阿里内部将之视为一次小挫折,但这不会影响公司的长期战略与投融资策略。

亦有市场人士认为蚂蚁金服与恒生电子的合作被夸大了。瑞银证券指出,由于蚂蚁金服的目标客户偏重个人和中小企业,而恒生电子服务于大型机构客户,这导致双方客户群有较大差异。蚂蚁金服很难为恒生电子介绍客户,反之亦然。虽然自2015年6月蚂蚁金服就成为恒生电子的最大股东,虽然双方联合发起了一些项目,但这些合作更多停留在资本与战略层面,而非日常业务,研发和营销活动也基本上相互独立。双方的合作在3年-5年内难以带来多少收入。

从董事层面来看,蚂蚁金服对恒生电子非常重视,更看重双方长远的生态协同作用。蚂蚁金服自2016年1月获得了恒生电子8个董事席位中的4个,蚂蚁金服CEO井贤栋与蚂蚁金服副总裁、投融资事业群负责人韩歆毅都在其中。

2014年10月蚂蚁金服正式成立后,随即加快了对外投资的脚步。其在2014年剩余的两个月内完成了2起对外投资,在2015年完成了14起,2016年截至9月26日,完成了12起。这28起投资覆盖行业非常广泛,从银行、股票、证券、保险、基金、消费金融等金融领域,还涉及餐饮、媒体、影视等非金融领域。

与此同时,蚂蚁金服将自己定位为互联网金融服务生态系统,通过对外投资与内生性发展,逐步形成了五大业务板块:支付、理财、融资、综合金融与金融基础设施。

按照里昂证券的估值模型,蚂蚁金服87%的价值来自于支付、理财和融资三大业务,这些业务中绝大多数是蚂蚁金服自有的,比如理财业务中招财宝与蚂蚁聚宝,融资业务中的蚂蚁花呗、蚂蚁微贷、蚂蚁借呗等等。在其投资布局中,涉及这三大核心业务的只有天弘基金和消费金融公司趣分期,而蚂蚁金服所投资的项目更主要集中在后两块。

趣分期于2015年8月获2亿美元E轮融资,蚂蚁金服领投。一位业内人士指出,蚂蚁金服看重的是其作为大学生分期购物平台可弥补蚂蚁金服在校园贷市场上的空白,以此对抗京东金融的校园白条,当时京东已经投资了校园贷另一家公司分期乐。但随着一系列校园贷公共事件爆发,政策逐渐缩紧,趣分期将目光投向校园之外的消费金融市场,并更名“趣店集团”。据蚂蚁金服人士透露,蚂蚁金服希望借此构筑在消费金融领域的“护城河”。

从委派董事的角度看,据工商资料显示,蚂蚁金服派往趣分期的董事为投融资部朱超,并非相关业务线的负责人,这也可以反映双方的合作更多着眼于战略层面。

在五大业务板块中,蚂蚁金服投资的项目主要集中在综合金融业务与金融基础设施,这两个板块将为未来蚂蚁金服估值进一步增长提供动力。

在综合金融业务中,蚂蚁金服分别投资了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平台网金社、开放式基金在线销售平台数米基金网、台资财产保险公司国泰产险、股权类互联网金融平台36Kr、以不良资产为主的权益类资产交易平台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社交组合证券投资平台金贝塔,其中数米基金网与国泰产险由蚂蚁金服控股。

2014年11月,恒生电子与中国投融资担保有限公司、蚂蚁金服等共同发起设立“浙江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即网金社,其目标客户为中高净值人群,定位于资产交易平台,标准化程度低,高风险高收益。蚂蚁金服方面委派的董事是蚂蚁金服副总裁、财富事业群总经理黄浩。

在非标资产方面,除了网金社,蚂蚁金服还于2015年10月斥资1.5亿美元投资了创投信息及股权投资平台36Kr。

“现在,蚂蚁金服对36Kr的定位是一级市场项目入口。”36Kr创始人刘成城对《财经》记者说,36Kr正在替蚂蚁金服做一个股权类资产的拓展,蚂蚁金服自己做的都是标准化的金融产品,比如货币基金、保险产品等。但36Kr主做一级市场项目入口,提供的是非标、高风险高收益的产品。蚂蚁金服是看重股权、非标资产的未来。在36Kr项目中,蚂蚁金服委派的董事是韩歆毅。

在金融基础设施的投资中,恒生电子是蚂蚁金服对外投资中耗资最大的项目,此外蚂蚁金服还投资了金融数据服务商恒生聚源、新加坡移动支付安全技术开发商V-Key、私募基金数据信息提供商朝阳永续、美国眼纹生物识别公司EyeVerify。其中EyeVerify为全资收购。

2015年之后,一个重要的变化是,蚂蚁金服开始与传统银行在资本层面开始频繁合作。

蚂蚁金服先后成为了两家赴港IPO的传统银行的基石投资者:在2015年12月以28.74亿元人民币入股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占股0.92%;2016年4月以3000万美元入股浙商银行,占股0.32%。

此前于2015年9月,中国邮政集团旗下的全资资本运营平台中邮资本战略入股蚂蚁金服,持股比例低于5%。

中国邮政储蓄银行亦在招股书中表示,在2016年6月其与蚂蚁金服及阿里巴巴旗下的天猫合作,上线“车秒贷”业务,实现了邮储银行业务系统与外部电商平台的对接。

过去几年,阿里巴巴多以金融业“颠覆者”的姿态出现,与传统银行的合作与摩擦兼具。马云曾多次言辞激烈地表示,今天中国的金融机制无法支撑30年以后中国所需要的金融体系。

2013年阿里的金融板块规模尚小,其适合以颠覆者的姿态“以小博大”。但是随着蚂蚁金服的业务版图越来越多元,本身不再是一只“小蚂蚁”时,它必须学会与传统银行这样的强势力量合作。

蚂蚁金服总裁井贤栋曾表示,随着蚂蚁金服成为浙商银行在香港上市的基石投资者,蚂蚁金服与传统金融机构之间深入融合的关系正在不断加强,从简单的业务合作走向全面合作,一起拓展市场边界。

防御型投资

在蚂蚁金服的投资中,如果说那些与金融业务相关的投资是为了进攻、为了扩大业务版图,那么另一些看似与金融业务无关的投资,比如口碑网、饿了么、滴滴出行、淘宝电影、百盛中国等,则是为了投资场景,以巩固支付宝的市场占有率,这一类投资是防御。

蚂蚁金服在支付入口和场景方面的投资,主要跟随支付宝的变化而进行。

随着支付宝从担保交易工具逐渐发展为移动支付工具,更多想象空间被打开了。蚂蚁金服首席战略官陈龙曾在2015年7月表示:“未来支付行业的竞争,在支付以外。”这意味着蚂蚁金服以支付宝为平台,开始构建更多金融与生活支付场景。

2015年7月支付宝发布革命性的9.0版本,首次加入两个一级入口——“朋友”和“口碑”,这标志着支付宝从支付工具向场景平台的转变。而在一个月前,蚂蚁金服与阿里巴巴共同投资口碑网,分别注资30亿元人民币并投入相关资源,各占50%股份。当时由蚂蚁金服支付部门负责人范驰出任口碑公司首席执行官。

“仅是支付工具,无法产生足够的用户黏性。”蚂蚁金服人士说,支付宝在尝试变成“线下淘宝”,即生活服务类平台,包括餐饮、娱乐、生活服务等商户都可以直接接入支付宝。

“衣食住行”是消费的四大支柱,其中“食”和“行”频次最高,是兵家必争之地。蚂蚁金服在2016年4月和5月,密集进行了3起投资:联合阿里巴巴投资饿了么和滴滴出行,以及投资阿里影业(01060.HK)旗下互联网售票平台淘票票。其中滴滴出行与淘票票出现在支付宝9.9版本的首页入口中。

蚂蚁金服亦在2016年9月与春华资本联合投资百盛中国4.6亿美元,不过蚂蚁金服在此宗交易中仅投资5000万美元,若按百盛中国100亿美元预期估值计算(百盛中国的整体估值为85亿-105亿美元),蚂蚁金服仅占股0.5%。

并且在此宗交易发生前,肯德基与必胜客等百盛旗下品牌,已经成为支付宝收单业务的一员,其财务投资意义可能大于扩展支付场景的意义。

不可否认的是,蚂蚁金服正在尝试深度介入餐饮行业。蚂蚁金服在2015年6月投资口碑网时,亦在同月投资了雅座在线(C轮),其成立于2006年,为餐饮企业提供基于SAAS的餐饮会员营销服务。2016年7月,蚂蚁金服又投资了二维火,其成立于2013年,专注于餐饮云收银系统。

《餐饮老板内参》创始人秦朝说,雅座由于成立时间早,是以会员系统管理切入餐厅SAAS系统,而二维火是以支付为切入点。不仅蚂蚁金服,新美大在餐饮行业的投资也深入到了SAAS层面,新美大投资了类似的SAAS公司餐行健、屏芯科技和天财商龙,这反映了各家都希望获取更深度的数据,也意味着餐饮行业的竞争开始从C端转向B端。

基于SAAS系统所搜集的经营流水数据,可以更加精准地判断商家的信用情况,这与蚂蚁金服相关小额贷款产品非常契合,新美大也将于近期推出基于数据的互联网债权类金融产品。先通过信息化绑定餐厅以获取经营流水数据,由此做金融衍生业务,再基于这种深度合作回馈到布局场景,这可能是蚂蚁金服投资雅座与二维火的逻辑。

这些投资与蚂蚁金服的主营业务看似无关,但其首要意义在于布局场景。微信支付,尤其是基于社交关系链的微信红包,给支付宝带来了巨大的危机感。微信支付以红包场景切入,后续和滴滴打车、大众点评、京东合作,添加出行、饮食、购物等丰富支付场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工具类产品的可替代性非常高,存活率极低。所以支付宝必须从纯工具向平台转型。在此背景下,蚂蚁金服急于巩固支付宝的地位,在2016年上半年密集进行了4起场景类投资,支付场景与生态之争,将成为未来一年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竞争主题。

难以完成的“去阿里化”

蚂蚁金服正在印度和东南亚投资本地力量,以试图连接各国支付渠道。蚂蚁金服的这些努力与阿里巴巴的国际化战略几乎是同步的,马云还拥有蚂蚁金服多数投票权。

虽然支付宝目前在国内市场占有率第一,但天花板效应明显。基于中国在第三方支付领域的全球领先地位,蚂蚁金服开始尝试在海外复制支付宝。

蚂蚁金服国际化的首选地是印度。2015年1月和9月,蚂蚁金服对Paytm开展两轮投资,合计9亿多美元,占股40%。Paytm被称为印度版支付宝,是印度最大的在线支付平台。在其9月的B轮融资中,阿里巴巴与蚂蚁金服联合投资。

大部分发展中国家对外资投资本国金融机构持谨慎态度,但印度的政策较为宽松,其允许第三方支付平台49%的股份为外资所持有,还允许全业务银行74%的股份由外资持有。这也是蚂蚁金服选择印度作为国际化首站的主要原因之一。

由于法律限制外资无法控股第三方支付平台,蚂蚁金服与阿里巴巴的这次投资选择了“投资+深度合作”的方式。两者不仅以资金支持Paytm,更是从技术到运营全面深度合作。蚂蚁金服委派了至少20人的团队常驻印度,负责项目对接。目前,Paytm用户数已经超过1.4亿,其中有超过1亿用户是自去年1月与蚂蚁金服展开合作后的新增用户。原本Paytm只有支付和手机充值功能,但在支付宝的启发下,也加入了本地生活服务、电影票、打车等多个场景。

蚂蚁金服国际事业部副总裁彭翼捷表示,蚂蚁金服未来会在全球各个市场挑选像Paytm一样的优秀伙伴,支付宝未来打算做技术标准输出,新兴市场的创业企业不用再从头开始做底层架构,包括弹性可扩容的云平台、风控系统、大数据应用。

除印度外,蚂蚁金服在亚洲其他市场亦有所布局。2015年11月,蚂蚁金服宣布联手韩国电信等公司共同发起设立互联网银行K Bank。K Bank获准在韩国开展存款、贷款、信用卡、理财、外汇等所有银行业务。这是韩国政府时隔23年之后首次发放银行牌照。

在东南亚,2016年6月据商务部审批文件透露,蚂蚁金服旗下的支付宝(香港),将认购泰国Ascend Money增发的股份,占增发后总股权的20%。

据了解,泰国Ascend Money是True Money和Ascend Nano的母公司,Ascend Nano提供小额信贷和个人贷款业务,经营范围遍布东南亚。True Money提供借记卡和电子钱包业务,在几个重要的东南亚市场拥有金融服务牌照。

不难看出,蚂蚁金服的海外投资版图几乎和阿里巴巴海外投资版图扩张一致。2016年以来阿里正积极从印度和东南亚等市场获得更多增长。例如阿里正在印度招募员工,而在东南亚,阿里于今年4月以10亿美元收购了总部位于新加坡的电商初创公司Lazada的控股权,这是阿里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海外收购。

有接近蚂蚁金服人士称,蚂蚁金服在独立之前是阿里巴巴的金融板块分支,不仅仅是在国际化战略上,蚂蚁金服在很多投资策略上都是与阿里巴巴遥相呼应的。很多阿里做不了的投资,都会让蚂蚁金服去做。

值得注意的是在蚂蚁金服的30起投资中,滴滴出行的Pre-IPO轮融资、饿了么的Pre-IPO轮融资、One97(印度)的B轮融资、口碑网的战略投资,这4起投资案例是蚂蚁金服与阿里共同投资的。

上述接近蚂蚁金服人士表示,对于阿里与蚂蚁金服来说,在对双方都有较高战略意义的项目中,他们会考虑联合投资。最典型的例子是2015年6月,双方向口碑网各注资30亿元人民币,占股各一半,阿里希望借助口碑网挤入餐饮O2O行业,连接线上与线下;而对蚂蚁金服来说,借助餐饮O2O丰富支付场景,守护好支付宝的入口地位,战略意义也非常重大,所以双方有动力联合注资。

这种联合投资形态是否可能产生关联交易,北大金融与产业发展研究中心秘书长黄嵩认为不会,法律认可母公司和子公司一起投资同一家公司,何况蚂蚁金服并不是阿里的子公司。

蚂蚁金服一位投融资负责人表示,阿里集团和蚂蚁金服在业务上有着密切协同,阿里集团提供电商、物流、云计算等一系列服务,蚂蚁金服提供系统的金融服务。因此双方在国际化、农村业务,以及支持整个阿里生态体系上有很多合作,各自分别投入资金和资源。

在投资风格上,蚂蚁金服与阿里略有不同。一位被投企业人士透露,阿里业务范围很广,并且有在更多领域形成优势地位的压力,所以其投资风格相对比较强势。但蚂蚁金服是互联网金融公司,其目的比较明确,如果一个项目不确定是否立刻需要,一般不会寻求控股。

蚂蚁金服是从阿里巴巴集团剥离出来的金融板块。在过去几年间,蚂蚁金服一直想“去阿里化”,但蚂蚁金服的核心价值是支付宝,而支付宝最早依附于淘宝平台的交易。虽然阿里巴巴平台的交易额占支付宝交易比重正在逐步减少,但它正在给双方贡献规模利润。据阿里招股书披露,2012年-2014年三个会计年度,支付宝给阿里巴巴集团带来的税前利润分别为2700万元、2.77亿元和17.64亿元。按照双方49.9%利润抽成比计算,则支付宝在相应会计年度,税前利润分别为5411万元、5.55亿元和35亿元。

虽然蚂蚁金服一直强调自己是独立公司,但不可否认蚂蚁金服的未来某种程度上代表了阿里巴巴的未来。阿里最有想象力的业务板块是物流与金融,但菜鸟网络的发展还不足以成为阿里帝国的支柱,但估值750亿美元的蚂蚁金服可以。

在对外投资上,蚂蚁金服正力图走出一条自己的道路。在目前30起投资中,只有滴滴出行、饿了么和口碑网3起防御型的场景类投资是与阿里一起投的。除了印度的Paytm项目,金融类投资都是蚂蚁金服独立完成。

在蚂蚁金服金融基础设施的布局上,依然闪现着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的身影。虽然2015年6月,蚂蚁金服获得浙江融信100%股权,但马云仍为恒生电子的实际控制人。浙江融信是马云个人控股的公司,不存在VIE结构,浙江融信与阿里集团、蚂蚁金服之间也都没有股权关系。但蚂蚁系高管集体入驻显示,收购恒生集团显然与阿里巴巴集团之间存在密不可分的联系。

同时,马云还是天弘基金的实际控制人——在蚂蚁金服这两个最重要的投资背后,实际控制人都是马云。而据最新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招股书披露,马云还拥有蚂蚁金服的多数投票权。

蚂蚁金服不久后的上市或将会成为一个重要时间节点,上市时关联交易会被严格审查,如何厘清两者之间持续性的关联交易,并做到按照市场公允定价,将是蚂蚁金服必须面对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