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今日头条

百度将出售其游戏业务,并且将迎来部门裁员

2016年10月09日85

近来,百度公司即将出售糯米及外卖业务的消息一直甚嚣尘上。但消息来源及内容不断遭到百度公司及新美大的否认。

目前,笔者得到消息,百度公司的确有一桩业务交易已经被敲定,却不是大家熟知的O2O“外卖”、糯米团购,而是一直被百度公司不看好的游戏业务。

据了解,百度集团已经完成了对游戏业务唯一的公司实体、MSG事业群组之下的全资子公司百度游戏的财务清算,交易也已经被敲定。出人意料的是接盘侠并非来自游戏行业,而是来自传统行业。笔者得到消息后继而向百度游戏BD旁敲侧击小心翼翼的求证,发现百度游戏的员工对此事毫不知情,内部的微信群依旧沉浸在美好的节日气氛的之中。

百度将出售其游戏业务

前段时间,网络上一篇《优步滴滴战争里的年轻人:我们在前线浴血拼杀,元帅在大营里说,我们投降了》引爆网络,让人不胜感慨唏嘘。与Uber员工的不知情相比,笔者了解到,百度在游戏业务出售已经确定的情况下,在国庆之后,百度游戏业务成为百度弃子被出售的消息正式公布之前,还将会有新一波的裁员计划。

这场突忽其来的并购,具体的接盘侠、交易金额与百度游戏裁员的规模目前都不清楚。裁员是否出自收购协议或百度公司的内部决定也不明确,但毫无疑问的是,一批“倒霉蛋”即将成为百度游戏更换新主子之前的牺牲品,成为“弃子”之中的“弃子”。

当年19亿美金都打了水漂?

2013年国庆第一天,百度宣布从网龙手中以19亿美元的价格正式收购91无线,完成了当时中国互联网史上最大金额的一笔并购。当时91无线的核心资产主要由91手机助手,安卓市场,91移动开放平台,熊猫看书,手游门户等组成。然而,百度大手笔拿下91后,移动业务并不见明显起色。2014年,百度多酷与91无线进行业务整合。

91无线涉及游戏的三大业务:分发,发行及游戏门户。三大业务板块各有不同命运。

分发:整合后作为国内App分发第一梯队的91手机助手在强制版本更新中被百度手机助手安装包取代,完成了用户的野蛮清洗。在2014年,百度手机助手超越360成为国内第一分发。好景不长,2015年,企鹅帝国应用宝强势崛起,凭借着微信以及QQ的安装入口迅速蚕食市场,取代了百度手机助手分发第一的位置。

发行:91无线游戏发行业务则被百度多酷兼并,更名为百度移动游戏,形成北京,福州南北两区的发行并存的局面。尽管百度移动游戏在当时所发行的比较成功的游戏作品大多出自福州分公司,即原91游戏发行团队,遗憾的是在随后百度移动游戏持续的人事动荡中福州团队逐渐丧失了对业务的主导及控制权,核心成员陆续出走。2016年3月,百度移动游戏战略升级为百度游戏。与此同时,福州分公司运营团队遭到裁撤,仅有部分商务及客服员工幸免。

游戏门户:91手游网以及安卓网处于独立运营状态,但二者局限于变现能力,犹如鸡肋,很可能被百度公司与百度游戏一起打包出售。

在不久之前,百度向完美世界打包出售百度文学,纵横中文,熊猫看书忝在其列。那么随着百度出售其游戏业务,仅仅3年时光,百度19亿美元收购91无线核心资产将全部沦陷易主,或成为中国互联网历史最佳失败案例。

KPI,内耗,高层动荡、二代与关系户,百度游戏是管理的重灾区

百度公司一直以科技公司自居,由于公司过度依赖搜索业务,竞价排名,加之与网易,搜狐,腾讯等公司比较,并没有游戏基因,因此游戏业务并不为公司所看重。端游时代进入页游时代,百度凭借着搜索引擎,浏览器,门户的优势,在页游领域崛起。然而,遗憾的是,百度并没有利用自身优势抓住页游的风口,从而在游戏的市场站稳脚跟,反而被腾讯后来居上。

2013年6月,百度组建了用户消费业务群组CBG,负责人正是百度凤巢系统的构建者王湛(凤巢系统即后来为人所诟病的搜索排名竞价推广,而王湛对百度公司商业化居功甚伟。)百度多酷(后来的百度移动游戏),百度贴吧划归为CBG事业群组。至此,百度贴吧开始了变现不归路,为后来的血友吧事件埋下伏笔。在这里有两个背景。第一是,百度十年内营收1000亿的目标。导致了群小为表忠心为1000亿添砖加瓦,惟KPI论。二是,李彦宏对贴吧也存在着特殊的情感,渴望贴吧变现成为可能。而2013年贴吧与游戏的营销结合,营收过亿已是不争的事实,确实也令众人看到了贴吧盈利的希望。

2013年7月,李彦宏通过内部信宣布任命李明远为百度集团副总裁。李明远这位百度历史上最年轻的副总裁从此以后被称为“太子”。然而,李明远负责的百度移动·云事业部,作为李明远“龙兴之地”的百度贴吧并不在其列。

2013年10月,百度宣布19亿美元收购91无线。91无线与百度多酷在阅读,游戏有多项业务重叠,整合在即。当时的百度多酷CEO为原7K7K掌门人孙祖德。

2013年11月,原李彦宏助理,百度副总裁张东晨出任百度多酷CEO,直接汇报上级为王湛。但张东晨担任李彦宏助理多年,自然可以直接向李彦宏汇报。此举可以反应李彦宏对游戏业务的重视,同时王湛权柄被削弱。

2014年3月,张东晨宣布整合百度多酷及91无线,成立百度移动游戏。

2014年7月,李明远晋升为E-Staff成员,进入百度最高决策层。

2014年8月百度游戏事业部总监副廖俊被百度开除,并移交司法。据传闻,廖俊将自己外面的公司产品卖给天神,天神又将游戏转手卖给百度游戏。回扣等问题也被曝光。据了解,廖俊由王湛从趣游引入百度游戏,其直接汇报上级为王湛。

2015年2月,百度内部邮件宣布将现有业务群组和事业部整合:移动服务事业群组,新兴业务事业群组,搜索业务群组。王湛的汇报上级由李彦宏变为张亚勤。但游戏业务依然在王湛的控制之下。页游业务百度游戏被贴吧接收。手游业务百度移动游戏CEO张东晨去职。

2015年3月,王菲正式接管百度移动游戏及hao123,出任百度移动游戏CEO。王菲在2011年页游的黄金时代曾经出任百度游戏事业部总经理。曾提出“移动游戏将是移动互联网的前锋”,但任职期间,并未能推动百度的页游业务,取得明显的增长。12年转岗hao123。

2015年12月,百度再次构架调整。百度移动游戏及百度贴吧转入百度MSG事业群组,“话事人”由王湛变为李明远。耗时两年,李明远最终拿回贴吧业务。与此同时,王湛负责的视频,音乐,乐彩,文学业务及团队转入战略办。王湛汇报上级由张亚勤变为战略顾问何海文,大权旁落。

2016年1月11日,百度贴吧血友病吧事件在网络上发酵。受到网民口诛笔伐最终导致百度的社会声誉急剧下降。此时距离李明远重掌百度贴吧不足一个月。而贴吧变现的整个商业体系皆由财神爷王湛打造。血友病吧事件的发生以及发生的时间点引人遐想。

2016年3月,任职满一年的王菲宣布百度移动游戏正式更名为百度游戏。李明远出席站台。

2016年4月,百度再次架构调整,MSG事业群组负责人李明远改向向海龙汇报,不再对李彦宏直接汇报工作。百度内部开始出现“太子被废”的传闻。

2016年5月,百度内部通告,王湛严重违反职业道德,损害百度公司利益被开除。

2016年10月笔者得到百度游戏即将出售的确切消息。

据笔者了解,百度的游戏业务向来是王湛的后花园,多有亲信安插。加之游戏行业公会,刷榜潜规则猫腻颇多,是腐败的高发区域。而游戏部门向来是关系户与二代进入百度的首选,很多都被安排到不被看好的游戏部门,其混乱就更不足为奇了。

百度多酷与91业务合并,张东晨的入局,使得百度游戏业务中原王湛派系,原91派系,张东晨派系,山头林立。待到王菲取代张东晨,百度移动游戏部分中高层出走,百度移动游戏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清洗。张东晨原班底纷纷出局。

王菲在任职之后,起用了大量原百度游戏(原页游)员工,带来了几乎一小套班底。被老百度移动游戏员工戏称为“做死页游的人又来做手游了”。王菲任期内先是完成了对张东晨派系的清洗,随后逐渐清洗了原91派系,直至福州分公司的最终取缔。待到王湛在百度彻底出局,李明远为王菲站台,百度游戏随后对王湛派系进行了最后的清洗。

虽然王湛失势已成定局,但在对待王湛派系的问题上,自称曾做过多年人事工作的王菲显然表现出强大耐心,一直到王湛绝无东山再起可能之时,才完成了对王湛派系的清洗。然而,不知不觉从张东晨到王菲,两年的时光已经过去了,游戏的市场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内耗与内斗分散了太多精力,让百度在游戏领域彻底失去了崛起的可能。百度已经失去了黄金时期在游戏领域安身立命的最后一张船票。

先裁员再公布出售,是百度天性凉薄?

从百度收购91以及张东晨挂帅,可以看出百度对移动游戏的风口有着清晰的判断,李彦宏对手游业务寄予了比较大的期待。当时的马云还在不断鄙薄游戏产业(当然后来又食言重新布局),李彦宏还没有把阿里当成假想敌,将手游业务做大,最终达到与腾讯游戏分庭抗礼,是李彦宏的野心。那个时候O2O并未风起云涌,最终游戏业务分拆出去独立上市,成为百度新的业绩增长点也是百度从PC传统互联网时代转型到移动互联网的新的切入口。

然而,此时百度公司价值观存在着问题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大公司病也不断成为百度游戏发展的重负。在百度的游戏发展过程中,撇开高层斗法以及内耗,派系山头林立导致的效率低下问题不谈。过于依赖百度集团,依靠百度流量的哺乳和输血,在市场上鲜有作为,也使得百度游戏业务注定成为扶不起来的阿斗。

同时,由于百度移动游戏关闭校招,缺乏新鲜的血液注入,大量的裙带关系进入百度游戏的员工,除去百度移动游戏的老员工,一部分是从原页游的百度游戏员工,还有部分从百度其他部门转岗的员工。很多人侵染百度职场多年,已经是职场的老油条,守成而内敛,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简单可依赖”的企业文化可谓是体现的淋漓尽致。这都使得百度游戏业务无法能够适应一个高速发展变化的手游行业。在发行业务并未形成良好的人才储备和积淀,自身又无研发实力。不愿意从游戏的优质内容处下苦功夫,用心打磨团队,借IP热度,投机取巧。随着手游的渠道越来越被弱化,一个靠游戏CP自充值形成十多亿流水的巨大泡沫集合体难免随风而逝。

2015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分水岭。这一年,腾讯,网易两巨头的游戏江湖的格局彻底形成。硬核联盟正在不断蚕食渠道所剩无几的市场份额。然而,百度游戏未能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左右束手。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360游戏。百度,360都背靠自身的应用商店带来的渠道分发优势,都有着搜索引擎带来的巨大流量入口。由于360在游戏分发领域率先被硬核联盟蚕食的情况下,最早感受到了变化的气息。加之在发行领域有着良好的积淀,在发行领域率先破局。

然而,对于过度依赖内部流量的百度游戏,虽然在2015年拿下了《沙巴克传奇》,2016年拿下了《汤姆猫跑酷》,并在暗中投资了一些具有IP及潜力的研发团队,但还是缺乏能够充当现金奶牛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产品,所以在百度移动游戏战略升级为百度游戏的时候,公司的高层内心其实是忧心如焚,套用中国足球解说的一句名言“留给百度游戏的时间不多了”。

而显然,百度公司对于百度游戏这样空有十几亿流水,却没有分毫利润可言的鸡肋资产,无法再表现出更为深沉的舐犊之情和更多的耐心。2016年,“血友病吧”“魏则西”事件的持续发酵使得百度公司在面对大众拷问的时候也不得不反思自己的商业模式和价值体系,陷入一系列公众事件的百度公司危机重重。最后,百度不得不收起原有的傲慢,一直以低调著称的李彦宏最后不得已亲自赤膊上阵,参加访谈甚至国外真人秀,来缓解大众“谈百色变”紧张对立的神经。随后,百度的业务线也开始全面收缩。百度一度被冠以做外卖的名号,不久就传出了百度外卖将要出售给新美大的消息。在网络文学侵权再次被旧事重提的时候,百度竟然打包其文学业务,出售纵横中文网。并开始打击贴吧盗版行为,天呐!在博客时代,有着比现在更大影响力的“国民岳父”韩寒曾经声称到“李彦宏公司楼下”维权都毫无结果,如今百度竟然收起傲慢无礼,转性了。那么,进展缓慢毫无起色的游戏业务被出售,也在情理之中。虽然,百度游戏的财务状况正在逐渐好转,但很难跻身一线发行是不争的事实,取下“百度”的标签情有可原。

那么,回到裁员的问题上来。据了解,目前百度游戏员工大概在300人左右,业务联运,独代,市场等部门,其中联运部门主要以平台产品为主,百度游戏一旦被出售,依靠百度手机助手的联运平台最有可能被裁撤,加之独代运营部门产品线不足,也会存在部分裁员的可能性。那么,这种裁员是壮士断腕吗?首先,出售后百度游戏将再次更名,以发行公司的形象出现在众人面前,目前的人员的确稍显臃肿,其次,先裁员再宣布业务出售着实能够为公司省去不少的补偿金。然而,在已经确定出售的前提下,这种行为算不算重度凉薄,算不算违法劳动法呢?同时,笔者更加关注的是,被收购后的百度公司的高层又将何去何从?百度公司高层大多出自百度公司任命,而并非出自游戏行业,对游戏业务的精通度存疑。那么是否还会继续掌舵新公司?这一切,都要等消息公布后才能揭晓。

古人云,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从当年的人人游戏,到现在的百度游戏,“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不过是中国互联网一朵小小的浪花,但笔者还是希望读到这篇拙文的朋友能够从中有所借鉴。毕竟,在风波诡厄的游戏行业,腾讯始终是迈不过去的大山,一个百度游戏倒下了,还有阿里游戏在苦苦支撑,至于能熬过多久,那就不得而知了。笔者还记得在夏末的一个饭局上,一位出身阿里元老级HR,后在阿里上市会离职创业的兄长对一位想投奔阿里的年轻朋友意味深长的说,小兄弟,阿里已经不是曾经的阿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