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今日头条

网络直播平台的下半场,直播将改变生活

2016年10月09日107

2016年,网络直播从一个个冰冷的手机应用,变为充斥在年轻人休闲时光的热门话题;2016年,主播们从逼仄狭小的直播间走上大雅之堂,成为每场发布会不可或缺的角色,甚至被昵称为“网红直播团”;2016年,资本市场对网络直播的态度风起云涌,从最初的怀疑观望,到现在的执着狂热。截止2016年10月,网络直播行业除孕育出欢聚时代、9158两家上市公司外,斗鱼和映客也已跻身独角兽行列,在方正证券的预测中,2020年网络直播市场规模将达到600亿,中金在线的研报甚至认为2020年网络直播及周边行业将撬动千亿级资金。

eebb328d-9ed0-4c1e-b230-02b729f97191.jpg

2017年直播的风是否还继续吹,直播江湖是否依然刀光剑影?经济观察报特别邀请梅花天使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君联资本执行董事邵振兴、斗鱼直播创始人兼CEO陈少杰、一下科技联合创始人雷涛、YY娱乐总经理周剑、陌陌副总裁贾维、资深直播行业专家吴云松及易观互动娱乐行业研究中心分析师王传珍等多位业内专家(排名不分先后顺序)对网络直播行业2017年存在的风口、可能的变化及面临的挑战进行深度解析,为投资者提供最准确的信息支持和最前瞻性的意见指导,进一步帮助中产者完成合理的投资配置。

直播风口

针对“直播风口”业内专家呈现两种不同的观点,一种比较普遍的观点认为,2017年依然是直播的风口期,但资本和竞争将更多的集中在垂直细分领域;另一种相对少数的观点则认为2017年直播的风口期已经过去,从业者和投资人的进入应该更加冷静和审慎。

“2017年直播会更加深入到互联网的各个领域,继续成为各个平台创收、变现、造血的一种标配方式。”梅花天使创投合伙人吴世春告诉经济观察报,在他看来直播是内容变现的“利器”,只要这个属性存在,资本就会持续进入。吴世春用投资行为证实了他对直播行业的看好,梅花天使创投在国内投资了果酱直播、小圈直播,在日本、泰国等地的直播行业亦有涉猎。

近期获得C轮15亿元投资的斗鱼直播一直是媒体关注的焦点,其创始人兼CEO陈少杰更进一步的分析了资本选择直播行业的逻辑,他认为,在形式上,网络直播改变了信息的传输方式、用户的社交方式,是比图片、文字更加有力的传播途径,因此开拓了经济增长的新极点;在内容上,网络直播改变了生产与消费的连接方式,意味着内容生产者可以更加迅速的抵达消费者,而不需要经过中间的媒体渠道;在变现上,依托便捷的互联网支付渠道,用户的打赏和购买行为可以迅速完成,进而可以帮助直播平台形成稳定的现金流。

针对具体的投资趋势,吴世春认为在2017年留给平台型的网络直播的机会已经不多了,“再造一个映客基本不可能”,但直播与更多行业结合的机会、融入到其他互联网平台的机会还是有的,同时,他还建议关注网络直播这种商业模式在海外的复制。

缔造了小咖秀、一直播两款产品的一下科技联合创始人雷涛则直言,“大型的直播平台的江湖地位将会在2017年奠定”,他同样提示围绕直播的周边产品、优质内容和用户运营的机会还非常多,依然有可为空间。

易观分析师王传珍则提出了与上述观点截然不同的看法,她认为2017年将不再是直播的风口期,而是业务形态和商业模式趋于稳定的过度时期,投资者和从业者对直播市场的入局会趋于理性和谨慎。

君联资本执行董事邵振兴同样认为,资本投资直播领域最迅猛的时期已经过去,不存在大量资本的涌入,即使投资也是跟投或者PE阶段。“不仅仅是直播,超过图片、文字的更丰富的媒体展现形式、交互形式,都有很大的商业空间,我们会持续在音视频领域投入,不只局限于直播行业。”陌陌副总裁贾维说。陌陌是第一家试水直播的互联网社交应用,显然他们对未来也拥有比直播更大的野心。

监管洗牌

2016年9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发《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以下称《通知》),要求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机构持《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以下称《许可证》)上岗。这一规定也被称为“史上最严直播监管令”,各大媒体纷纷借此唱衰网络直播行业。但在与几位业界大咖对话的过程中,经济观察报发现他们普遍对监管持欢迎态度,并且直言行业的监管并不会影响网络直播的正常发展,还会加快直播行业的规范化、健康化运营。

雷涛进一步解释说,这个《通知》是广电部门对之前出台法规的重申,并是单针对直播,相关规定在直播火爆之前就有。如果参照视频点播行业,要求持证上岗,在互联网行业并不是新鲜事,关键在于监管部门具体的落实方法和方式。本次强调的平台和主播持证主要是针对开办新闻、综艺、体育、访谈、评论等各类视听节目的直播平台,对从事自制内容的直播平台的影响可能比较大。

邵振兴和吴世春两位投资人则认为,在复杂多变的互联网生态下,经常会出现政策法规的颁布落后于实际行业发展的情况,但大多数时候政策和市场会逐渐磨合,最终找到平衡点,比如早年的淘宝。不会因为监管法规的出现最终导致行业的衰落,最终做出选择的还是市场。“‘政府+资本+平台’三方将逐渐形成有效互动,一定会有一轮洗牌,之后行业健康发展的格局将逐步形成。”资深直播行业专家吴云松说,他同时建议没有拿到《许可证》的直播企业依靠“有证”的企业曲线救国,或者从内容方面入手,转投直播的上下游产业或者细分领域,但那些仍然保持粗糙模式的直播平台,无论大小,都将会被淘汰。

趋势

“直播,向左是娱乐,向右是社交。”分析师王传珍精准的对未来的直播发展方向进行了概括。陌陌、微博、QQ、映客相对而言,更侧重于社交关系和流量转化,辅之以内容;而YY、斗鱼则相对侧重于准专业内容(PUGC)和自制综艺的开发。另外,同样受资本追捧的还有直播+类应用,既直播和垂直类行业的结合。

吴云松将网络直播的未来发展趋势概括为四化,一是社交化,本质上说,直播是领先微信、微博的新一代社交形式,更具社交功能的产品会持续获得关注;二是内容化,直播将演变为一个产业,产业链布局越齐全、调动资源的能力越大、平台可承载的内容和造星功能越多,则越容易成功;三是垂直化,直播正快速向垂直领域延伸,除了传统的游戏直播,直播+电商、直播+体育、直播+在线教育等形式将变得越来越多且趋于成熟;四是广告平台化,直播延伸出来的商业价值将得到体现。

一直以赚钱著称的YYLIVE这次却出乎意料的提出,再次变现能力将成为直播行业的“大考”。虽然突破性的独创了打赏这种盈利模式,但YYLIVE却认为突破目前虚拟打赏这种单一变现模式,或许将成为直播行业的一个考验。但在资本层面,吴世春对网络直播的盈利模式持乐观态度,“现在直播还投入阶段,在抢市场份额、在建立基础设施,包括丰富的更多的收入模式,从长期看,直播的盈利模式是不成问题的。”

玩家

对于网络直播行业未来的市场份额,被提到较多的观点是,会有几家大型的综合直播平台,以及诸多相对有差异化的垂直领域平台。

综合多家观点,具体可以阐述为,核心区域是专注直播的大型平台,会有两到三家具有突出优势的,比如专注综合类娱乐直播平台YYLIVE、社交类视频直播平台映客、以综艺和游戏直播为主打的斗鱼直播等;第二圈层是与原有的强流量平台进行联合的直播平台,比如一直播之于微博、淘宝(天猫)直播之于阿里,NOW直播之于QQ,这些直播将成为传统大型平台的重要补给;最外层则是垂直类直播平台,比如教育直播、旅游直播等等。

至于腾讯、阿里、百度的进场是否会强有力的改变直播格局,受访专业人士也呈现两种不同的观点。吴云松认为,直播行业的流量并不来源于传统互联网行业的流量,百度秀吧、小米直播、阿里优酷的来疯等并没有占据绝对流量优势。花椒来源于360的流量主要集中于Android系统。

邵振兴则持相反观点,他认为直播行业最终也将和团购、视频领域一样,受到几家巨头互联网公司的深度影响,虽然几家巨头开始布局的时间并不是最早的。

最后,几位受访对象提醒从业者和投资人,不要单纯为了直播而直播,要在创造内容和链接的基础上,将直播作为内容和流量的变现工具。直播是一种方式而不是内容本身。

2006年,美国总统候选人接见选民,人们纷纷拿出手机捕捉两位候选人;2016年,同样是总统候选人接见选民,大家纷纷背过身体,为的是将总统候选人和自己放进同一个取景框,方便直播。也许现在探讨直播的商业模式、未来想象和盈利空间还为时尚早,但美国大选的对比图,却直观的告诉我们,生活正在被直播改变。

直播江湖,风继续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