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今日头条

科技繁荣带来了一切,唯独没有带来足够就业

2016年10月15日46

在短短15年的时间里,技术革命为我们带来了谷歌搜索、Facebook好友、iPhone应用、Twitter“咆哮”,以及亚马逊网站上无所不包的商品。

唯独没有带来大量就业。

截至去年年底,Facebook和谷歌Alphabet合计雇佣员工74,505人,比微软少了1/3,尽管两者的合计市值是微软的两倍。2012年,Instagram被谷歌出价10亿美元收购,当时,这项照片共享服务还只有13名员工。

在美国企业将硬件生产转移到境外以后,计算机和芯片部门的招聘便大幅缩水。新兴科技巨头所需的员工相对较少。科技初创企业不像以前那样大量涌现了。生产率和工资增长放缓。随着中低收入的常规性人力工作被机器取代,收入不平等现象也日益加剧。

科技繁荣带来了一切

科技繁荣了,但没有美国工人的份

计算机和电子公司的就业继上世纪90年代出现攀升以来,至今已下滑40%以上,少数科技部门的就业出现增长,但幅度较小。

这一结果与上一代政治领袖、科技企业家和经济学家的预测相去甚远。2000年,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在他的最后一份国情咨文中表示:“美国将领导世界走向共同和平与繁荣,走向科学和技术的最前沿。”他的经济团队宣称,“迅猛的技术变革”是美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之一。

人们对科技繁荣的美好期许和实际结果形成巨大落差,这在一定程度上致使全美民怨沸腾。在今年的美国大选中,政治局外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之所以能异军突起,与此不无关系。

相比于中国颇具侵略性的进口所带来的破坏性影响,以及美联储等政府机构经济指导不力所引发的民愤,科技引发的失望显得更加微妙。通过这些令人惊叹的新机器和创造它们的企业,美国人原本指望获得更大的经济收益,结果等来的却是贫富差距的进一步拉大。

“这一代人看不到父母辈和祖父母辈所经历的那种进步,这让他们感到越来越沮丧,”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家埃里克·布莱约夫森(Erik Brynjolfsson)说,他的研究工作记录了技术对贫富收入差距的拉大作用。“这种挫折效应溢出到了政治舞台。”

1997年,《时代》杂志将计算机芯片制造商英特尔公司CEO安德鲁·格罗夫(Andrew S. Grove)评选为年度人物(格罗夫已于2016年3月去世)。1999年当选的是亚马逊公司CEO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当时,各企业为应对千年虫,斥资数十亿美元将计算机重新编程,乐观的投资者给尚未开始盈利的网络初创企业赋予了巨额估值。

结果2000年年初,网络泡沫破灭,2001年,经济陷入衰退,全球化趋势进一步深化,使技术经济迎来转折点,它对美国经济的影响也由此转向。

美国科技公司加快改组,将供应网络转移到中国和亚洲其他地区——那些充满增长潜力和廉价劳动力的地方。硬件制造商将生产集中到海外,继而将产品供应美国和外国的计算机制造商。

据美国劳工部统计,上世纪90年代以后,美国计算机和电子公司的总就业人数从2001年的187万减少到了2016年的103万。同一时期,半导体厂商的就业人数减半,降至35.9万人。

20世纪90年代,美光科技公司(Micron Technology)成了科技产业超越硅谷小圈子的成功典范。美光公司位于爱达荷州博伊西市,由爱达荷农民和商人创办,其中包括已故亿万富豪J.R.辛普劳(J.R.Simplot)。麦当劳公司大部分的冷冻薯条都由他提供,辛普劳的皮卡车牌照号还是“MR SPUD”(土豆先生)。

从1994年到2000年间,美光员工人数翻了两番,达到18,800人,增长主要来自美国地区。80年代,该公司还与日本打官司,以限制芯片进口,保护其在美国的大本营。

如今,美光已经成了科技公司将就业出口到其他国家的范例。截至2013年(最近一次公布的数据),美光在美国雇有11,300名工人,少于2000年的14,000人。美国以外的员工人数则从4,800人飙升到了19,600人,主要是在中国和亚洲其他国家。

证券申报文件显示,同一时期,美光公司美国区员工的百分比从74%下降到了37%。该公司于2014年停止披露这一数据。美光发言人称,美国以外地区的增长很多都来自收购。

“我们旨在替换资源,以支持不断增长的客户群,其中既包括在中国利用低廉劳动力成本的跨国公司,也包括中国本土制造商,”2004年,时任美光销售主管的迈克·萨德勒(Mike Sadler)告诉分析师。此人现任美光战略总监。

半导体行业协会称,半导体仍是美国的重要产业,是美国第三大出口项目,仅次于汽车和飞机。

越是科技巨星,越不擅长创造就业

首次公开募股(IPO)可以促进企业增长,有助于催生更多职位,但如今,举行IPO的企业寥寥无几。若将2000年网络泡沫破裂前五年上市的公司算作一个整体,那么,他们雇佣的员工比后来上市的所有企业的员工总和都要多。

苹果公司就遵循了类似的轨迹。在苹果职业生涯的早期,在创建另一家计算机制造商NeXT之后,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就将重振美国制造业作为一项使命。布伦特·施拉登(Brent Schlender)与人合著了一本乔布斯传记,他说,在一家苹果工厂里,从生产线上下来的Macintosh电脑“就像假日酒店出炉烤面包圈一样快”。

2011年乔布斯去世之时,苹果公司几乎所有产品的生产都在美国以外,主要是在亚洲。苹果于2004年停止在美国生产产品,一直到2013年,美国本土的生产活动才得以重启,苹果开始在德克萨斯州奥斯汀生产Mac Pro电脑。

苹果表示,它在美国雇用了约8万名员工,占公司员工总数的2/3。在美国区员工中,约半数从事零售工作。

苹果发言人表示,该公司正在“一些新兴行业创造就业机会,就比如App经济中(即为iPhone开发的应用)”,并通过采购美国制造的组件和材料,成为“美国制造业的主要贡献者之一”。

乔布斯传记作家施拉登说,2001年iPod投产时,在美国境外组装iPod完全说得过去。“组件很难制作,把它们组装起来是一项劳动密集型的工作,因为所有东西都很小,他说,“你必须手动将它们拼接起来。”

计算机硬件生产的外流趋势很快蔓延开来。IBM诞生于纽约州的恩迪科特,并在那里建立了第一家工厂,当初正是它使计算机变成了一项大生意。

然而,从2001年到2015年,在恩迪科特所在的布鲁姆县,其周边地区的计算机和电子制造业就业人数减少了约2/3,只剩下3055个职位。纽约州劳工部分析师克里斯蒂安·哈里斯(Christian Harris)说,很多被裁员的工人都被仓储和运输公司招去,而那里的工资只有科技制造业的一半。

美国科技产业工人从经济馅饼中分到的份额变小了。据美国商务部统计,截至2014年,计算机和电子零部件制造的员工报酬相当于该行业产值的49%,远低于1999年的79%。

虽然软件出版等行业创造了一些新的科技就业,但这方面的增长小于科技制造业就业的流失。

自2002年以来,科技初创企业的数量开始减少,波及就业创造。在2014年的一项研究中,经济学家哈维尔·米兰达(Javier Miranda)、约翰·哈尔蒂万格(John Haltiwanger)和伊恩·哈撒韦(Ian Hathaway)表示,科技初创企业贡献的新增就业从1992年的64,000增长到了2001年的113,000。但自2011年下降到79,000以来,这一数字就一蹶不振。马里兰大学经济学教授约翰·哈尔蒂万格说,全球竞争和美国国内监管收紧都是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

另一个问题是,上市可以让科技公司的早期员工获得丰厚回报,并促进公司增长,进而催生更多的工作,但如今,选择上市的科技公司变少了。

佛罗里达大学沃林顿商学院教授杰伊·里特(Jay Ritter)称,2001年到2015年间,共有548家科技相关企业举行IPO。相比之下,从1990年到2000年,这样的企业共有1853家。

最新一代的热门科技初创企业吸引了大量的风险资本融资,并被赋予巨额估值,其中Uber独占鳌头,截至今年6月份,该公司估值已上升到680亿美元。

源源不断的财富使得硅谷欣欣向荣,但却成了经济两极分化的典型,如今,这一趋势已经波及全美。

2014年,Facebook斥资190亿美元收购WhatsApp时,该消息服务在全球拥有超过4.5亿用户,创始人扬·库姆(Jan Koum)一举成为亿万富豪,身价达到几十亿美元。在收购当时,WhatsApp只有55名员工。

经济学家将这种现象称为“技能偏向型的技术变革”。增长的战利品落入了极少部分人手中,这些人有技能、运气好,且在新技术利用上近水楼台。

当前,美国股市市值排行前五的科技公司分别为苹果、Alphabet、微软、Facebook和甲骨文,市值共计1.8万亿美元,比2000年的五巨头高出80%。

其雇员人数则比当年少了22%,截至去年年底,当前五巨头共雇佣员工434,505人,而2000年时,思科系统公司、英特尔、IBM、甲骨文和微软总共雇佣了556,523人。

自动化的威胁

2014年12月,在位于加州特雷西的亚马逊仓库中,机器人正在帮助执行订单。亚马逊美国约有三分之一的仓库使用机器人。

亚马逊美国约有三分之一的仓库使用机器人,这些小型机器人共计4.5万台,负责自动化的订单处理。这些机器人形似装有轮子的面包箱,可以举起装满商品的模块化货架,把它们运送到分拣员跟前。

亚马逊发言人称,自2012年初开始使用机器人以来,该公司已经新增员工约20万名。亚马逊在全球范围内雇有26.8万名员工。

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家布莱约夫森说,目前的机器人还不够灵巧,不能识别不同尺寸的包裹、选择正确的包裹,并将它们安全装箱。这些是仓储工作中的基本技能。如今,研究人员正试图让这部分工作也实现自动化。

未来几十年,机器很可能取代各种新型的常规工作。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从1991年到2001年,秘书人数减少了约35%。纺织服装工人数量下降了37%。

长期以来,面对自动化带来的裁员,那些拥有科学学士学位的人似乎都高枕无忧,因为他们的认知体系对计算机来说颇为复杂。另外,受教育程度较低、提供个人服务的相关从业人员,比如家庭保健助理或按摩师,似乎也很安全。

但哈佛大学经济学家大卫·德明(David Deming)估计,2000年至2012年间,程序员、图书管理员和工程师等领域的就业也开始遭到侵蚀。咨询公司麦肯锡公司估计,未来几年,由于已有技术(如亚马逊的机器人)的普及,价值高达2万亿美元的人类经济活动将被自动化。

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山景城的Knightscope公司出产守夜机器人。目前投入执勤任务的约有三十多台,巡逻地点包括商场和企业园区,比如微软的山景城和萨克拉门托国王队的新场馆。每个机器人每小时租金7美元。

“机器人不会抱怨,”Knightscope联合创始人兼营销和销售副总裁斯泰西·斯蒂芬斯(Stacy Stephens)说。“你不用给它们缴纳养老金。也无所谓工伤赔偿。”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