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玮炜的“重生”与戴威的挣扎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当风潮退却,流量红利消逝,被资本催肥的共享单车,终究还是露出虚胖的底子,卖还是不卖,摆在和面前。

几经波折,卖身美团一事尘埃落定,胡玮炜非但没有出局,还坐上了CEO的位置;而ofo深陷窘境,四面楚歌的戴威为自救苦苦挣扎着。

真真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稚嫩”的团队与“老江湖”

事后诸葛可以有一万种理由去分析它,但正所谓谋事在天成事在人,这样的结局,其实何尝不是早早写在了创始团队的性情与行事里。

胡玮炜和戴威,绝对是摩拜与ofo的魂灵,他们的性情深刻影响着其开创团队的结构和个性。

胡玮炜跟戴威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一个是来自浙江东阳的80后,一个是来自安徽宣城的90后。从浙江大学城市学院新闻系毕业后,胡玮炜在媒体行业摸爬滚打近十年,先是去往了《每日经济新闻》经济部成为了一名汽车记者,尔后又在《新京报》、《商业价值》和《极客公园》做科技报道。

目睹过社会现实的她,身上却也保留着文艺女青年的气质,于是,某次接受采访时,她会随口说出“失败了就当做公益”这样有别于商人本质的话语。

2014年底,胡玮炜辞职准备创业,方向是智能单车,凭借在汽车媒体打拼多年积累下的人脉,很快,她就找到了汽车领域响当当的大佬——李斌。那时候,李斌创办的汽车易车网港赴美上市没多久,又创办了估值近360亿美元的蔚来汽车,与马化腾、刘强东、雷军等超级大佬是朋友,不论是身价还是人脉,都相当豪华。

李斌也确实够朋友,不仅二话不说投下500万的天使投资,还身体力行给摩拜担任董事长撑腰,有了这位大咖背书,胡玮炜的创业之路相对顺风顺水。

野心不大的胡玮炜,深感自己媒体人出身不太适合掌管高速发展的摩拜,于是在2015年秋天,委托李斌帮忙物色一个能力非常强的CEO,于是此时在Uber担任上海区总经理的王晓峰进入摩拜。

王晓峰可是经验丰富的“老江湖”,曾供职于宝洁、谷歌中国、科蒂(全球最大的香水制造商)、Uber以及腾讯,不管是供职于传统行业还是互联网,都留下不错的名声。

当王晓峰加盟摩拜后,全面负责公司具体的研发、运营及市场工作,而胡炜炜则迅速退居二线,全力辅佐王晓峰,只负责活动、品牌及海外部分。在如此默契的配合下,摩拜向城市进发,开始驶入发展快车道。

在吴晓波频道《十年二十人》中,丁磊坚持反对大学生创业,直言“绝大多数人不适合创业,我印象中还没想到过去五年谁是大学一毕业创业就成功的。”这不是魔咒,是赤裸裸的概率事实。

戴威就是一毕业就创业的典范。相比胡玮炜豪华的创业团队,戴威的创始团队显得略“寒碜”,是一群还在象牙塔里的学生。从青海支教回来,他一边在北大光华系读研,一边拉着同学张巳丁和薛鼎在教室里谋划出ofo这创业项目。

起步阶段,ofo只在北大校园内做推广,100万启动资金还是戴威熬夜做了20页PPT“忽悠”大师兄肖常兴拿到的。

初出茅庐的戴威,野心勃勃,有着极强的控制欲,ofo发展上的大小事务,几乎都由他决议,另外几位创始人的角色更像是坐着冷板凳的“候补”。薛鼎曾说过,“CEO进行大局计划,别的更多是补位,咱们坚持了草创的期间,非要界定分工是很难的。”

“重生”vs挣扎

在资本疯狂追逐的那两年,以技术见长的摩拜和以运营见长的ofo,各凭本事成为资本的宠儿。

仅在2016 年几个月时间里,戴威就拿下5轮资,先是金沙江的1500万,之后是滴滴的天使投资人王刚和真格基金,后来经纬中国、滴滴出行、顺为资本等一大批星光熠熠的投资机构也争先恐后入局。

此时的王晓峰也毫不示弱,多次奔走下,背后站着富士康、红杉资本、马化腾等大咖。2017年,风口正当时,资本追着跑,钱自然不是事儿,各路玩家一窝蜂涌入,而春风得意的摩拜和ofo也开始蒙眼狂奔,资本裹挟下的共享单车江湖掀起血雨腥风。

只不过,潮起潮落,热钱来得快去得也快。在流量红利逐渐消失,盈利迟迟无法提上日程的情况下,资本日渐清醒,迅速转舵,由疯狂加码转变为提现退场,町町单车、悟空单车、小鸣单车、酷骑单车、小蓝单车等玩家相继出局,哀鸿一片。

尽管靠着此前的资和走马圈地,摩拜和ofo快速跑了出来,但依旧无法忽略一个尴尬的局面——融资就此中断。

两家合并的事宜被摆到桌面上。最先提出这个建议的是ofo早期投资人朱啸虎,然而年轻气盛的戴威一开始坚决不同意,并称“希望资本尊重创业者的理想”,后来改口愿意谈判,只不过在谈判过程中,因戴威始终不肯接受“ofo的创始团队出局”的条件而告吹。

ofo的创始团队,大多是戴威的追随者,这给了戴威“硬气撑到底”的底气。

成为资本弃儿的ofo丑闻缠身,频频传出资金链断裂、用户挤兑、供应商讨债、“人去楼空”的消息,苦苦挣扎的戴威接连使出姿势不太好看的“自救”方式,先是推送了一条“三无”蜂蜜的广告,接着pp money合作,推出“押金理财”,此外,还不断收缩海外市场。

然而,此举收获的仅是无数于事无补的吐槽,被骂践踏了中国互联网“最后的尊严”。用不太体面的挣扎死磕到底,何尝不是戴威想要的尊严。

相反,胡玮炜这边就“识相”多了。当摩拜大半年找不到融资时,创始人胡玮炜与董事长李斌不管CEO王晓峰的极力反对,始终坚持出售摩拜,2018年4月,在大股东腾讯的牵线下,摩拜以总估值27亿美金卖给美团,摩拜得到“重生”。

在股东大会上,投了反对票的王晓峰对胡玮炜等人抛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规则就是规则,投票就是投票,如果大家做了这个决定,希望大家不要后悔。”

25天后,胡玮炜接替王晓峰出任CEO,在新的赛道重新出发。

戴威和他的ofo,能得到重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