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分”的陈明永

在互联网乃至创投圈,一手打造步步高、重仓网易、加持苹果、又遥控和vivo的,几乎成了神一般的存在。

作为段永平“四大入门弟子”之一,他始终向师父看齐,不仅打法保持一致,就连作风也一脉相承。

当移动互联网进入“偶像”当道的时代,竞争对手们纷纷从幕后走向台前,有人贩卖故事,有人出售情怀,有人包装人设,各出奇招,各得其所。

厚道又接地气的雷军,频频为小米走穴,既能说出“Are you ok”这样的鬼畜金句,也有“一起干了一碗小米粥”这样的故事加持;爱在发布会上抹眼泪的罗永浩,依靠“情怀”俘获一众锤粉;“大嘴”余承东,时不时放一炮,华为也卖得不错;久未露脸的黄章,偶尔在魅族社区打出“亲自打磨”的字眼,也足够让魅友兴奋许久。

可身为OPPO掌舵者的陈明永,偏偏不凑这个热闹,时常躲在幕后袖手旁观,哪怕偶尔露面被问到关于OPPO与vivo同一个老板的事儿,他也是轻描淡写地解释,“段永平不是在美国遥控OPPO的‘幕后大老板’,他是董事长,但和自己持有的股份其实相差无几,都只有10%左右。”

活生生把一出好故事扼杀掉,这要搁罗永浩身上,起码可以全程无尿点地讲一夜。于是,大多数压根不知道有这一号的存在,更别提陈明永的特色了。

其实,陈明永是一个有故事的男同学,这个故事从他遇到段永平时开始。

毕业于浙江大学信息与电子工程系的陈明永,是段永平的学弟,1992年,他从四川一家国营无缝钢管厂辞职,南下中山加入小霸王担任总经理段永平的助理。

那时候,小霸王在段永平的带领下,正如日中天,市场份额逼近80%,到他们离开那一年,营收已超过10亿元人民币。

1995年,段永平向管理层提出股份制改革请求,但遭拒绝,一怒之下,他与管理层不欢而散,决意另起炉灶创办步步高,离开时带走了6个中层骨干,陈明永就是其中之一。

段永平也够义气,他把自己的股份稀释给所有员工和代理商,只占步步高17%左右的股份,这种利益捆绑体制一直被陈明永沿用至今,如今OPPO员工持股比例超过60%,陈明永只占10%。

沿用高举高打的营销手段,步步高很快打响名堂。1999年,段永平段对公司进行改制,按照人随事走、股权独立、互无从属的原则,拆分出三家独立的公司,陈明永接管步步高视听电子(主打VCD、DVD),黄一禾掌管步步高教育电子(主打重点读机、学习机),沈炜执掌步步高通讯科技(主打无绳电话、步步高手机)。

段永平在这三家兄弟公司各持有10%左右的股份,刚开始那几年,三家公司一起共用步步高的名头和生意渠道,不久,三家公司又共同斥资注册了OPPO。

2002年,段永平移居美国,然而就在这一年,索尼、飞利浦等公司的DVD专利费事件大大震荡了DVD行业,受此影响,步步高视听公司被迫关闭,无奈转型的陈明永买断OPPO品牌,成立广东欧珀移动通信有限公司,即现在的OPPO手机。

OPPO最初的产品是液晶电视、MP3、MP4等,杀入手机行业是2008年的事。那时候,随着音乐播放器和DVD市场江河日下,陈明永的日子并不好过,转型再一次摆在他面前。

彼时师父段永平已经移居美国多年,陈明永明白此时只能靠自己。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有一天,他跑去深圳华强北买手机,结果逛了大半天,都没找到一款喜欢的手机,而且,霸占市场的都是诺基亚、三星等国际品牌,国货寥寥无几,那一刻,他决定杀入这个领域。

值得一提的是,沈炜执掌的步步高通讯,做的就是智能手机,也就是现在市场上的VIVO智能手机。也就是说,双方将在同一赛道相遇。为此,陈明永向段永平报备说,“我要做手机。”段永平的回答是,“毕竟曾经是兄弟,如果对方不反对,我也没事。”

2008年5月,OPPO首款功能机——“笑脸手机”A103。

师出同门,又是多年的兄弟,陈明永和沈炜的商业套路如出一辙,不外乎就是从细分领域切入,再通过狂轰滥炸的广告打开营销商路,同时深耕线下,大量设置门店,因此,这两家兄弟公司之间相爱相杀的竞争从未中断过。

关于两家公司的关系,沈炜曾在2014年12月的一场发布会上这样解释,“我们两家事实上已经没有一点关系了,各自独立发展。既是同行,又是对手。”

说来也奇怪,虽然营销套路如出一辙,但也十分奏效,迅速站稳脚跟。除了英雄按套路师承师承段永平,陈明永在作风上也如出一辙,有时候低调本分得近乎迂腐。

这些年,不管外界的风口如何转换,陈明永始终谨记段永平的话:本分。酷爱金庸武侠小说的他,尤其喜欢独孤九剑中的“无招胜有招”。

2013年,手机行业风起云涌,顶着互联网思维光环的小米,冲击着传统老牌手机品牌。单单2013年,小米就卖出了1870万台手机,销售额达到316亿元,而OPPO这个深耕线下多年的老品牌却只有1300万台的销量,对比之下,情况实在危急。

在小米的咄咄相逼之下,多家传统手机厂商纷纷推出互联网子品牌,试图筑起一道护城河,最先反攻的是中兴,抢先推出努比亚。

彼时的陈明永再也坐不住,他给下属刘作虎打去一个电话,询问对方是否有兴趣成立互联网新品牌。刘作虎是他的一名大将,此时正在主导OPPO手机互联网营销变革,自然是最合适不过的人选。

第二天晚上,刘作虎答应了,但开出的条件是:必须跟OPPO分开,独立成立新公司。这情形跟他当年是何其相似,作为过来人,陈明永极其大气,一口答应。

这一年12月,从OPPO独立出去的一加正式成立,与小米等品牌正面抗衡。哪怕是正面鏖战,陈永明也很少攻击友商,在个人微博上,他写下这样一句话,“如果有人朝你扔石头,就不要扔回去了,留着作你建高楼的基石。”

有一次,刘作虎接受媒体采访时从产品经理的角度逐一分析小米、魅族、三星等手机,其中提到小米按钮模具如果能更改一下,可能更好。结果,第二天,一篇标题为《小米还是不懂硬件,雷军对产品没追求》的报道传开。

得知此事后,陈明永狠狠地批评了刘作虎,随即建议他给雷军打电话道歉,并解释事情的来龙去脉,方才平息此事。

与小米的鏖战,双方持续多年,一度从线上烧回到线下。今年双十一,根据京东平台12凌晨提供的,11月11日当天,手机品牌销量排名前十的依次是:荣耀、小米、华为、苹果、vivo、OPPO、360、联想、锤子、一加和魅族。

手机江湖,高手云集,硝烟弥漫,“本分”的陈明永未来将如何应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