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金融“掉坑”简史

不久前,网易理财官网发布了将停止提供服务的公告。

公告显示,因公司业务调整,网易理财将于近期下线所有产品,下线后将不再支持产品的收益更新及赎回等相关操作。

事实上,网易的调整在更早之前就已经开始。

2017年9月,网易理财宣布关闭公募基金、基金组合等产品的入口。随后,弘康保险、国华人寿等在网易平台上销售的保险产品也将后续服务迁回保险公司官网。

理财并非第一个被网易“调整”的业务线。就在理财业务下线的两个月前,网易的众筹网站“三拾”宣布于9月30日期停止服务,最后一个项目定格在网易养猪七年的“光荣与梦想”。

根据《财经》杂志此前报道,整体将面临新一轮的战略调整。

原本的网易金已经拆分,其中小贷业务分给网易考拉,业务划给网易杭州研究院。网易金业务已经转为集团内部支撑业务线。

公司进行业务调整本身并不稀奇,但这种变化背后的战略变迁以及相关行业的起落倒是更值得关注。尽管网易的金融板块一直非常低调,但若复盘来看,它却在整个互联网公司切入金融业务的大潮里,极具代表性。

如果将2012年网易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视作其布局金融板块的开端,它甚至比现在的很多金融科技巨头更早地抓住了支付这个打开金融生态圈的钥匙。而后,趁着余额宝的热度,网易开始大举布局理财业务,也率先成立了众筹平台。甚至,很早就提出过金融科技输出的概念。

不仅如此,与其它几家大举布局新金融业务的互联网巨头一样。网易早早地便在公司内部设立了金融事业部,同时开始战略投资一些外部的新金融平台。从内到外,自上而下地对金融业务进行统筹和部署。

这也是过去五六年时间里,很多互联网巨头介入金融领域的一个缩影——每家公司都有一个金融梦。如今,随着新金融行业监管日益完善、市场竞争愈发激烈,曾经炙手可热的风口也渐渐平息。

金融与科技,场景和用户,需求与服务,找到各自的位置和最佳的状态。当这一点越来越成为共识,对于已经蒙眼狂奔多年的新金融行业来说,这个“梦醒时分”来得也正当时。

1

网易对支付业务的探索早在2009年就已经开始,早期主要是为集团内的游戏、门户、邮箱等业务提供服务支持。

2011年起,央行开始下发第三方支付牌照,网易顺利地在2012年斩获了自己的第三方支付牌照。如果对比后来的京东、滴滴、美团,网易金融业务的起步算是非常早。

而且在之后的发展中,网易支付的服务范围不断扩张。公开信息显示,2014年6月和2015年5月,网易支付先后获得基金销售支付结算资格和跨境外币支付牌照。2017年,网易支付被正式确立为网联的第一期股东。

但显然,起步早并没能让网易支付在市场中获得太大的优势。

即便不与支付宝和财付通两大巨头相比,网易支付的表现也并不尽如人意。根据第三方机构益普索发布的2018年三季度第三方支付用户研究报告,网易支付的市场渗透率甚至不在前15名的名单里。

这或许与网易的主营业务有关,门户、游戏、邮箱这些业务都缺乏交易场景,即便游戏充值是高频率付费行为,但也依然难以衍生出其他金融服务,更难以跨出生态圈外去拓展业务。

这种基因上的缺陷也直接影响了网易后来在金融领域上的拓展。不过,在最初的发展阶段,支付业务的顺利上马还是为其金融板块下一阶段的爆发奠定了基础。

2

这个爆发的关键点,正是开篇提到的理财业务。

借着当年余额宝推出之后的热潮,许多手握流量的互联网平台顺势开始与基金公司合作推出类似的产品,网易也是其中之一。

2013年底,网易理财上线,与汇添富合作推出货币基金产品“现金宝”。现在网易金融官网上也依然有“现金宝”留下的记录——8分钟售卖5亿。

作为一家老牌的互联网公司,网易在流量方面的优势毋庸置疑。而且据馨金融了解,彼时网易动用了集团内各种渠道推广理财业务。

比如下面这个与《大话西游2》合作的营销活动,玩家通过在游戏中寻找隐藏的项目,就可以获得理财红包,而该游戏一直是网易游戏的拳头产品。

随后,网易不断加码理财业务的布局。过去几年里,曾经红极一时的投连险产品、万能险产品,基金产品以及金交所产品,网易的理财线都有涉及。

在此基础上,网易金融还上线了一个智能金融产品,为个人用户和机构提供智能金融服务,包括数字化资产配置、大保险、精准营销、用户画像系统等。

现在回过头去看,尽管支付是网易金融起步的基础,但理财业务才是网易金融板块爆发的关键。直到2015年5月,网易金融事业部正式成立时,旗下主要就支付与理财两大业务线。

这个时间点也是许多互联网公司成立金融事业部或者子公司的高峰。

3

很快,成立了独立事业部的网易金融开始加速拓展业务条线,不断扩张金融布局。

2015年7月,上海网易小贷公司获批,之后网易开始试水借贷产品。2016年年中,网易众筹平台“网易三拾”上线,打着“众筹不是”的口号,以门户的姿态布局众筹业务,与京东金融等最早一批进入众筹领域的电商平台抗衡。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网易金融在2016年还布局了如今正在风口上的金融科技to B服务。

当年6月,网易金融与清华大学签署合作协议,在智能金融和大数据征信等领域展开合作;12月,网易北斗智能风控开放平台正式上线,并选择了新昌农商行作为首家合作伙伴开启大数据风控产品的对外战略输出。公开信息显示:

网易北斗是一款智能化、开放性的风控平台,通过四大用“新”和七大“赋能”实现了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七大风控业务模块,并且结合反欺诈、风控因子等场景应用,引入随机森林、神经网络等前沿机器学习算法进行建模,综合近千模型,调控数万变量,最终形成一个生态化的大数据风控体系。网易北斗可以为中小微企业和个人融资服务提供获客、征信、授信、管理和催收等多样化的服务。

馨金融获得的一份资料显示,2017年初,网易对金融业务的表述是:通过支付+大数据风控+智能金融管家+众筹的多元产品匹配进行互联网金融2.0阶段金融科技的业务模式探索。

从支付生态到智能投顾、线上借贷以及众筹和金融科技输出,网易的金融业务布局不仅全面,而且看起来非常超前。但可惜的是,这些业务都在2018年遭遇了重创。

4

众筹业务的退场可能是最不令人意外的。

网易介入众筹行业时已不算一个好时机,彼时,众筹行业的整治已经开启,整个行业已从高速发展的阶段急刹车。但是网易依然大举进入,且希望与自身的基因相结合——深耕泛文娱内容领域的项目孵化和生态建设。

显然,网易的逆势布局不敌整个行业的衰落,两年之后,“网易三拾”草草收场。

不久之后,理财业务也开始清盘。

一方面,尽管理财产品的销售规模在前期增势迅猛,但曾经红极一时的“爆款产品”都随着近两年金融监管的趋严逐渐退出市场。随着产品收益率的下降,这些业务对用户的吸引力越来越有限。

另一方面,网易在理财业务方面的布局始终缺乏一个稳定的根基——牌照。一直到现在,网易依然没有拿下基金代销和保险经纪牌照。随着监管趋严,导流与代销的区别愈发严格,网易理财的合规问题也愈发凸显。

如今看来,曾经颇具前瞻性的金融科技输出业务,也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再无音信,在最新的网易金融官网上,理财、众筹、金融科技输出都不见了踪影。

5

2018年,新金融的市场环境和监管环境急剧变化,这使得涉及相关业务的互联网公司不得不面临多重压力。

例如,网易在过去几年投资过的两家互联网金融平台:惠人贷与立马理财先后爆发风险事件。

其中,惠人贷商务顾问(北京)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被警方立案,且平台被列入公安部非法集资案件投资人信息登记平台。而网易资本在2015年参与了其A轮融资,企查查显示,网易公司持有惠人贷20.98%的股份。

立马理财的股东背景则更加强大,该公司隶属于光大易创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由光大证券、海航旅游及网易合资成立,其中,网易优佳有限公司持股30%。但今年4月,立马理财平台发布公告宣布暂停新增理财业务。

无论彼时网易到底是出于财务投资的考虑,还是有形成业务协同的计划,亦或者只是品牌加持,这两家平台的倒下对于网易金融而言多多少少都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

当然,在“踩雷”这件事上,网易也并不孤独。

过去一整年,在P2P投资方面栽了跟头的上市公司和行业巨头不胜枚举。曾经不少企业希望通过投资新金融平台提升股价、跨界转型或者产生协同效应拉动增长的愿望,最终大都没有实现。

6

终于,网易调转船头。

如今,在网易金融的官网上只留下了四项业务介绍:网易支付、消费分期业务——“网易白条”,无抵押现金借贷业务——“网易来钱”,以及区块链平台——“网易星球”。

放弃了独立发展金融板块的思路,网易转而将金融板块拆分至具体的业务线,与具体的场景相结合。

以消费分期为例,相比于其他互联网巨头通过电商场景撬动消费金融业务,网易的电商业务本身起步较晚,2015年初网易考拉上线,2016年中网易严选才进入市场,且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并没有将自己的金融服务嵌入。

一直到2017年初,网易的无抵押现金贷产品“来钱”正式上线;2017年8月,网易白条才切入网易考拉场景,开始为用户提供消费分期服务。此次金融事业部拆分后,网易小贷划归网易考拉,金融嵌入交易场景,终于成为服务的一部分。

至此,网易与曾经大而全的“金融梦”挥别,但似乎也为金融业务找到了一个更合适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