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客起诉自如 称不希望事情不了了之

11月29日,客维权群一片沸腾,一位北京自如客刚刚拿到起诉自如的一审判决书,法院判决自如退还所有租金、服务费和空气质量检测费用。然而,面对结果,当事租客仍然出言谨慎,“现在只告赢了一半”,他担心自如会再次上诉。

对于自如客姚云来说,自己起诉自如的官司,离“赢了一半”还相去甚远。早在甲醛风波爆发之前,姚云就因租住地甲醛问题起诉自如,然而,未到开庭,她和室友反而成了被告,她们““违约”,索要房租和违约金。

作为自如甲醛门事件爆发后,北京地区首个开庭审理的案子,租客王骁起诉自如的官司也不顺利。尽管作为“第一案”引来众多媒体,但首次开庭仅30分钟后,便休庭延期。

更多诉诸法律的自如客还在等待着开庭的消息,相比自如房里浓重的甲醛异味,由此引发的诉讼同样恼人。

以身试毒

从租房自如,到以身试毒,继而起诉,已经过去了四个多月。这四个月里,王骁的生活和工作彻底“乱了”。

两个月前,王骁突然发现自己的脚背上起了红疹,还伴随着阵阵瘙痒。开始她以为是蚊子咬的,但想到前些天同租的室友也有类似的症状,而且比自己更严重,又想到9月1日网络上曝出的患白血病去世的阿里员工,生前曾住在自如的甲醛房里,恐惧骤然而至,“不会我也得了白血病吧”。

王骁所租的自如房,正是备受关注的“首租房”(即,通过自如APP首次对外出租的房源)。6月底看房时,装修用的人字梯还摆在房间里,工人们正忙着组装家具。王骁称,房间里当时也有异味,但她并未在意。这间小屋的朝向、户型以及价格她都很满意,隔天便入住了这里。

身体出现异样后,王骁把症状和可能的甲醛威胁联系在一起,她连夜打车去医院挂了皮肤科急诊。医生告诉她并无大碍,但病因无法确定,可能是过敏,也可能是蚊虫叮咬,还可能是住所空气质量问题引起的。

但接下来的几天,王骁身体的状况并未好转,原定的工作无法照常进行,父母还特意赶过来照顾她。

王骁和室友向自如申请了免费空气检测,因甲醛房事件的持续发酵,不信任与日俱增,她又和室友自行委托了另一家机构做检测。 先是这家机构检测显示,房屋空气质量“不合格”,甲醛浓度超标。8天后,自如管家也在电话里告知王骁,两间房均“甲醛超标”。

拿到检测报告后,她和室友开始与自如协商赔偿问题。王骁提出,需要安排全身体检,并由自如承担三倍租金赔偿,但当场被贺姓经理一口拒绝。而自如公开承诺的退租、换房、空气治理等措施,王骁觉得并不合理,也拒绝接受该方案。

王骁加入了自如客的维权群,群中几百人与她遭遇大多相同,租住的自如房甲醛超标,身体出现过各种异常,并且没有从自如方面得到满意的处理。

9月底,26名自如客选择北京振邦律师事务所提供的公益诉讼服务,委托该所对北京自如生活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提起民事诉讼,王骁也在其中。她第一个签下委托书,前后跑了三次法院,终于立案成功。

被自如反诉

甲醛风波爆发后,王骁成为首批用法律手段维权的自如客之一,但实际上在事态加剧之前,就已有自如客诉诸公堂。

在“阿里去世员工生前租住自如房”的消息爆出前,8月16日,自如客姚云就已经向法院递交了与自如公司房屋租赁合同纠纷的诉讼材料。

作为北京高校的大学毕业生,姚云与王骁的经历相似。她在入住自如房一个月后,出现头晕症状,皮肤也像王骁一样开始起红疹。姚云向自如申请了室内空气治理,治理人员均表示“没问题了”,但情况并没有改观。

姚云和室友又请具有CMA资质的检测机构对室内空气进行检测,结果显示,两个房间甲醛浓度均超标。姚云拿到结果后,第二天就搬离了住处。

姚云和自如就赔偿的协商同样不顺利,她无法接受自如除了退还剩余租金再补偿一个月房租,同时需要签“封口协议”的方案。8月16日,她向北京朝阳区法院提起诉讼。

让姚云意想不到的是,起诉两个月后,她和室友没等到正式开庭,却先收到了自如公司10月25日的反诉状。

实际上在一个多月前,法院希望能够庭前调解沟通此事。姚云记得,9月12日那天,在朝阳区法院酒仙桥法庭,前来沟通的是自如的法务部门律师。对方提出自如法务部门与销售部门分属不同部门,所以不承认之前自如经理、总监与她沟通的所有成果,并且要求重新提出赔偿方案。方案即“退剩余租金,并撤诉“。

双方未就此方案达成共识,庭前调解未果。姚云觉得,这个方案还不如未起诉之前的方案。

但不久之后的一份反诉状,让姚云目瞪口呆,用她自己的话说,这是“进入社会的第一课”。姚云和朋友都遭到了自如方面的反诉。

根据姚元提供的法律文件,反诉请求要求他们2018年8月21日至11月20日期间的房屋租金一万余元及相关的违约金,同时承担反诉的费用。

姚云告诉深一度记者,自己与自如签约的租期为一年,租金按季度支付。在8月21日以前,已缴纳第一个季度房屋租金、押金、服务费。而自己从7月28日起便搬离该自如房,且在8月18日已将解除合同告知函以微信和EMS两种方式通知自如公司。

姚云向记者提供的《告知函》显示,姚云认为自如将甲醛超标的房屋出租给消费者的行为,系严重违约行为。本人现依法解除合同。

对于自如的反诉状,姚云并不认可,“明显是他们违约了,还好意思告我们违约。”

对簿公堂

11月6日,在维权群里,姚云将她和室友收到的反诉状发了出来。王骁看后评论道:“太无耻了”。

也是在这一天,王骁在北京东城区法院等来了自己案子的开庭。这是甲醛门后北京自如开庭审理的首案,包括央视在内的多家媒体现场旁听。

王骁开庭前特意写了一篇文章《庭前十问左晖》。在准备官司的过程中,她查看自如的企业资料时,注意到了关于链家董事长左晖的文章,以及自如CEO熊林的微博。

一个细节让她觉得讽刺,熊林的微博在2012年就声称:自当年6月10日起,所有自如友家原创产品将在装修完成后,请第三方专业机构进行空气质量检测,并出具正式的空气质量合格报告后,方可出租给自如客。在这条微博下面,一个月后便有租客反映,自己签约后住了一星期便感觉身体异常,随即请第三方检测,结果甲醛与TVOC都超标。

王骁人生中第一次坐在了法庭的原告席位上,身旁坐着两位代理律师,被告席上坐着自如公司的律师及代理人。但开庭仅30分钟,审判员决定今日休庭。

庭上,原告代理律师当庭陈述的诉讼请求与立案时提交的诉讼请求条款数量与内容均有相应的变更。审判员决定以当庭陈述的诉讼请求为准。而后进入被告答辩环节,被告方代理律师称,原告变更了诉讼请求,所以(自如)公司的意见需要延期答辩,并向法庭请求庭审延期15天以上。审判员同意了被告的请求。

拒绝沉默

王骁的代理律师付明林也早有预判,她知道这场对自如的官司并不好打,并存在许多法律难点。其中,本案最大的难点在于,侵权责任赔偿的问题,也就是甲醛致人身体损害的因果关系认定,目前鉴定机构很难出具对被侵权人有利的鉴定结果。

此外,相比以往租客因甲醛超标起诉自如的案件,租客通常的诉讼请求集中于金额的赔偿。而本次诉自如案中,诉讼请求中增加了三条,其中包括:请求判令被告在签订房屋租赁的格式合同中,将室内空气质量状况在合同中予以明确标准。并希望法院能够依据消法,确认被告对众多不特定消费者构成的“欺诈行为”,并支付3倍赔偿金。

由此组建起来的公益律师团队,希望借此案推动国家在此类诉讼中的突破,以推动行业内的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