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今日头条

狂妄的无印良品,这一次终于栽了!

2018年10月31日10

近日,北京一纸判决,宣告即将“退出”中国。

一向在中国市场狂妄自大的无印良品,终于付出沉重代价。

一、别了,无印良品

狂妄的无印良品,这一次终于栽了!_行业观察_电商报

在天猫搜索“无印良品”,会弹出两家旗舰店:一家名为“无印良品”店;另一家则叫“无印良品(MUJI)官方”店。

无印良品在中国有几千万粉丝,你很可能光顾过他们,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这两家店到底谁真谁假?你有没有买过“假”无印良品?

事情得从十九年前开始说起……

1999年,日本株式会向中国商标局申请注册“无印良品”商标,但在类目上却犯下大错,漏掉了关键的第24类(纺织品、床上用品、毛巾相关)商品的注册。

狂妄的无印良品,这一次终于栽了!_行业观察_电商报

2000年,海南南华实业贸易公司由于业务需要,申请注册了第24类商品“无印良品”的商标,并在2004年将其转让给北京棉田公司。

此时,还没真正进入中国。北京棉田拿到“无印良品”商标后,开始了。

2005年,MUJI正式进入国内,在上海开出第一家店,这时它才发现中国已经有了一个“无印良品”品牌。

狂妄的无印良品,这一次终于栽了!_行业观察_电商报

日本株式会气炸了,老板拍案而起向中国提出抗议,请求商标局复审。

与此同时,它还向法院提出诉讼,要求剥夺北京棉田的“无印良品”。

自己犯了错,漏掉关键类目的,还指望别人给你擦屁股,怎么可能?况且北京棉田合理合法经营这个商标,凭什么要给你用?

很自然,经过一审二审,最后北京最高人民法院做出终极判决:驳回日本株式会要求,北京棉田公司胜诉。具体判决如下:

日本株式会停止使用纺织品、床上用品、毛巾相关等第24类商品的“无印良品”使用权,并赔偿北京棉田公司62万元人民币。

这意味着,从此以后日本MUJI不能再用“无印良品”作为纺织品、床上用品等重要品类的标识了。

日本无印良品名字本意就是“没有商标的优质品”,它在世界各地都申请了全类目商标注册,唯独漏掉了中国。

更离谱的是,它在中国除了申请“muji.com.cn”的域名外,没做过任何相关域名保护,连基本的“muji.cn”也没申请。

懂行的人都知道,作为一家全球化企业,日本无印良品实在是疏忽至极。

这一次,它终于为自己的大意和狂妄付出了代价。

二、世界商标大战

我们翻开世界商标史,能看到多如牛毛的纠纷案例。

狂妄的无印良品,这一次终于栽了!_行业观察_电商报

上世纪90年代,美国运动品牌New Balance进入中国,最后因为代理商私自扩大产量,生产劣质产品而退出中国。

2003年,New Balance重返中国市场,取名“新百伦”。谁知中国市场已经有了“百伦”和“新百伦”的品牌,主营服装、鞋、帽、袜。

New Balance仗着自己是外国品牌,不把中国法律放眼里,坚持用“新百伦”的名字开疆扩土。结果2016年,广东高院一纸判决“终身禁用“新百伦”商标,赔偿中国新百伦500万”,让New Balance付出惨痛代价。

商标问题不仅困扰外国品牌,同样也让很多中国企业在外国处处受挫。

2001年,联想开始全球化发展步伐,却发现自己的英文名“Legend”已经被世界100多家公司注册过商标。

联想试着买了两个商标,但很快发现,要和100多家公司去谈,成本太高了。

狂妄的无印良品,这一次终于栽了!_行业观察_电商报

无奈之下,它只能造一个新词“Lenovo”取代“Legend”,重新申请商标。

海信进军国外市场时,也发现自己英文名“HiSense”被德国博西公司抢注了,并且还是国际注册。

在博西的巨额索赔下,海信被迫暂停了全球战略,直到2004年启用一个新商标“HSense”才开始重新发展。

博西眼见煮熟的鸭子就要飞走,于是回到谈判桌上,最终以一个双方都接受的价格将“HiSense”商标转让给了海信。

狂妄的无印良品,这一次终于栽了!_行业观察_电商报

三、无印良品的启示

每个企业在其他国家进行市场开发时,都会遇到商标问题。商标的重视程度,反映出它们在国际化过程中的综合能力。

表面上看,忽视商标会让一国企业在进军另一国企业时吃亏。但实际上,这是在市场经济中应当付出的代价。

日本无印良品就是典型的教训。

它不尊重中国法律,在没有取得商标的情况下就冒用相关产品的“无印良品”使用权,就必须接受处罚和后果。

21世纪是知识经济的时代,知识产权已经成为经济全球化背景下的至高点。

商标作为最重要的知识产权,在一个国家得到承认和保护,并不意味着在全球能通行。

无论是中国品牌还是外国品牌,企业要走向全球,必须要按照知识产权的国际规则做好商标的整体布局,提前注册商标,再拓展市场。

所谓三军未动,粮草先行。